当前位置: 首页 > 观点

以“四剂药方”践行“四种形态”

时间:2017-08-04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刘毅

  “四种形态”的提出,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具体举措,是纪严于法、纪在法前的具体体现,从第一种形态到第四种形态的运用,体现出由轻到重、由量变到质变的救人梯度轨迹,这和中医分级诊治的思想不谋而合。在《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中,扁鹊提出了四种病态的不同治疗方法即“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可见,践行“四种形态”,关键是用好第一种形态,防病在腠理之时,止病变在骨髓之前,才能避免重蹈齐桓公病入膏肓的覆辙。成都中医药大学在实践运用“四种形态”过程中,对症总结出了 “四剂药方”,以期达到未病先治的功效。

  责任落实是“古方”

  所谓古方,是指以古籍医药书籍记载的处方和药方开发出来的制药和诊断疾病的方法。古方是治疗疾病的根基。高校管理者多为在学术上有所造诣的业务精英,往往容易在工作中出现“重业务,轻党建”的现象。信念根基不稳,思想认识不到位,对于下属和同事的轻微错误不管不问,甚至有个别党组织和领导干部认为,践行“四种形态”是纪委的事,与党委无关,把主次责任颠倒了,从严管党治党就会失之于宽、失之于软。成都中医药大学认真落实各级党组织的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做到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调整学校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学校党委把党风廉政建设与学校改革建设发展“一起部署,一起落实,一起检查,一起考核”。党委书记认真落实“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切实做到了“重要工作亲自部署、重大问题亲自过问、重点环节亲自协调、重要案件亲自督办”。党委书记定期专门安排时间听取纪委工作专题汇报,指导工作开展。

  实施主体责任“大约谈”。紧密结合新颁布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谈组织领导、制度建设、宣传教育、管理监督、表率示范等“五项责任”和发生在师生身边的生冷硬推、吃拿卡要、师生争利“四风”问题等“六项重点”,近期,在全校开展为期3个月的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工作大约谈活动,约谈活动要求纵到底、横到边、全覆盖,将主体责任层层压紧压实、落地生根。

  重点运用第一种形态。学校党委制定出《综合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实施办法》,根据谈话要求,建立了学校学习谈话室,谈话开展前,让约谈人与被约谈人一起共同学习与约谈内容有关的党规、党纪,让被约谈人明白为什么要被约谈。在共同学习结束后,约谈人便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指出被约谈人存在的问题,最后提出具体的要求和希望。

  纪律教育是“验方”

  所谓验方,意为经过使用证明确有疗效的现成药方。教育可以达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成效。落实第一种形态,往往面对的都是一些“小事小节”,咬耳扯袖红脸出汗的提醒,可能让个别高校知识分子认为是小题大做,上纲上线,从而放松对自己的约束和要求。成都中医药大学从“五类教育”入手,抓早抓小。除常规的媒体宣传教育和专题活动教育外,还开展了滴灌式教育,如发动学生学习、收集廉洁自律名言警句;特色式教育,如校党委与温江区委签署协议,共建廉洁教育基地,发挥中医药传统文化优势,重点建设中医药廉政文化“防微馆”;覆盖式教育,如通过“听、看、写”3种方式,确保受教育对象参与面达100%,保证了反腐倡廉学习教育“一个都不少”。

  监督执纪是“秘方”

  所谓秘方,就是奇秘或巧妙的方法。我校纪委以“三转”为依托,创新监督执纪的方式方法,变被动为主动、后置为前置、单一为综合。

  强化监督的“再监督”。纪检部门深化“三转”后,将工作重心放在对监督的再监督上,制定《关于对应纳入监督的工作实行提前报告和备案制度》,明确所有依纪依规应纳入监督的工作都要主动接受监督,如招投标、采购供应、招生录取、选人用人、工程建设修缮、各类经费管理和相关经济活动等,都应纳入监督,并按要求提前向校纪委报告和备案。以此,变被动监督为主动监督;建立纪委、纪检监察、组织人事、审计等部门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就干部、人事等工作沟通协调,整体联动推进监督工作,变“单兵作战”为“多兵种作战”;制定《党风廉政建设特邀监督员工作制度》《关于加强基层党组织纪检委员队伍的意见》,明确特邀监督员、纪检委员列席议事决策会议,检查督促议事决策公开公平公正,变“面面俱到”为“重点监控”。

  率先推进高校巡察工作。2016年,学校党委制定了《成都中医药大学党风廉政建设巡察工作实施办法(试行)》和《成都中医药大学党风廉政建设巡察工作方案》,在全省省属高校中率先开展巡察工作。组建巡察人员库和巡察工作小组,通过广泛征求意见,选配出党性好、作风正、能力强、威信高的干部担任巡察工作组组长、副组长和组员。

  采用“5+1”模式出具党员廉政鉴定。2014年,为层层落实党风廉政主体责任,学校党委决定改变过去党风廉政意见由纪委单一渠道出具的局限性,创新性地推行党风廉政意见“5+1”模式,即在党员领导干部自我鉴定、党支部鉴定、学院/部门鉴定、分党委/党总支鉴定、分管/联系校领导鉴定的基础上,再由校纪委根据掌握的情况,重点审查其遵守“六项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省委省政府“十项规定”及作风建设情况,综合出具其党风廉政意见。以此,明确各级党组织、单位部门的责任,全方位了解掌握领导干部廉洁自律情况,扩大选人用人的知晓面、参与面。

  队伍建设是“偏方”

  所谓偏方,是指常流传于民间,易于就地取材,对某些疾病具有特殊疗效的方剂。从监督执纪实践来看,如果仅依靠纪检监察部门的专职纪检人员,就会存在监督队伍力量薄弱,监督效果力不从心的问题,就形成不了上下发力、整体联动的监督格局,就会影响“四种形态”的广泛运用。为此,学校组建了五支监督队伍,由校纪委委员、党风廉政建设特邀监督员、基层纪检工作队伍、纪检委员和巡察工作队伍组成,就地取材,就地监督。每学期根据学校党风廉政建设重点工作,由校纪委委员带队到全校所有学院、部门开展调研检查督促工作。在学校各分党委、党总支建立纪委或纪律检查工作组,纪委书记由党委副书记或同级行政副职担任,纪检工作组组长由党总支纪检委员或同级行政副职担任。对全校纪检委员开展业务工作培训,制定了《加强基层党的组织纪检委员队伍建设实施意见》,给每一名纪检委员编印工作手册,基层纪检委员列席学院党政联席会,并对会议内容实行“同步记录”“同步监督”。

  此外,在专职队伍建设上,加强纪检监察机构设置,单独设立校纪委办公室,配备副处级干部担任校纪委办公室主任。加强纪检干部使用培养,选派专职纪检干部到上级纪检部门工作锻炼,在执纪审查办案中提升工作能力。

  医圣孙思邈在《备急千金要方》中说:“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医国、医人、医病方法虽异,但道理相同。高校党委要想用好“四种形态”,就得成为上医,找准病症,防止病变,抓好“四剂药方”。(成都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 刘毅)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