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从五运六气分析 今年尚无大疫情迹象

时间:2018-01-1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顾植山

  编者按:自2017年12月份以来,各地相继进入流感季节性高峰,2017~2018年冬季报告病例数明显高于往年同期水平。在2017年2月23日本报4版刊发的《五运六气疫病预测的回顾分析——兼对2017丁酉年疫病预测》中,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顾植山教授曾对此次疫情有过准确预测。本期特邀顾植山从五运六气角度,对当前流感疫情及其发展趋势进行分析预测并提供治法建议,供读者参考。

  用五运六气分析当前疫情

  我们在2017年初曾作丁酉年五运六气的分析预测:“丁酉岁,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中见少角木运。……天气以燥热为主,‘寒毒不生’……对疫情的预测:总的意见会出现一些疫情,但规模不会很大。”

  对出现疫情的时段认为主要警惕二之气和终之气。

  对于二之气(自春分至小满)的疫情,《黄帝内经》有“凡此阳明司天之政……二之气……厉大至,民善暴死”的论述,但我们根据2017年初的交运较正常,并综合分析了各个运气因子后,作了较为乐观的估计;又动态观察二之气的实际气象情况,虽客气少阳相火加临主气少阴君火,但实际气温应高不高,两火迭加的运气致疫条件得到化解,故二之气的疫情基本未发生。

  但二之气被压抑的火气形成“郁火”,易在下半年“郁发”,后来夏季和秋季的气候也不是很正常,故从年中开始,我们多次向有关各方呼吁要警惕年末可能出现的疫情。

  对终之气的疫情,年初的预测报告认为:“终之气(自小雪至大寒),主位少羽水,客气少阴火,‘阳气布,候反温,蛰虫反见,流水不冰’,气温会偏高;《内经》讲‘其病温’,会出现流感等疫情。”

  2017年入冬以来,气候一直偏于燥热,有些应在春天开的花提前开了,这是“冬行春令”,阳气失藏,是产生疫病的运气因素。

  现在出现的流感疫情,基本符合上述分析预测,也符合运气规律。

  今年流感的主要相关因素

  2018戊年一之气,客气少阳相火加临厥阴风木,中见太徵火运,《内经》云“气乃大温,草乃早荣,民乃疠,温病乃作。”是产生疫情的运气时段。

  最近出现的大范围雨雪降温对前一阶段过盛的燥火是一个遏制,可能促使疫情趋稳,(类似情况:2016年末的暖冬和伏火郁发引发了禽流感疫情,但从该年大寒交运以后的气象情况看,丙申年的伏火逐渐消退,丁酉的司天阳明燥金和一之气的客气太阴湿土基本到位,运气趋势向好。故我们在2017年初曾预测 “估计发生于2016年底的禽流感等疫情将趋缓和。”见《中国中医药报》2017年2月23日,实际情况得到验证。)但今年的趋稳估计只是短暂的,后面还会有反复。

  “冬不藏精,春必病温”,由于2017丁酉冬行春令,精气失藏,影响到2018年春天疫情的继续和反复。

  向前推3年的2015年的运气和气象都较平稳,对2018年的疫情是利好。2015年冬我们按运气常位预测是寒冬,当年气象界宣传“受超强厄尔尼诺影响将出现非常暖冬”,若果如气象界所言,就会形成上下半年运气相反“刚柔失守”的局面,对2017年末和2018年产生“三年化大疫”的严重影响。但实际气候是出现了“霸王级”寒潮,说明仍按正常运气运行。

  丁酉年与戊戌年的运气交接情况,一般要到大寒后才能看得比较清楚。若立春以后出现较强春寒,运气上叫“寒淫水胜”,易出现“血变於中。发为痈疡。民病厥心痛。呕血血泄。鼽衄善悲。时眩仆”等病症;这时一之气的客气少阳相火降而不下,“火发待时”,后面可能出现火气的“郁发”而加重疫情。若出现的是气候持续干燥,属丁酉年司天的“阳明不退位”“阳明复布,太阳不迁正,不迁正则复塞其气”;燥金太强,还会造成“木运升天,金乃抑之,升而不前”的升降失常格局,增加疫病的发生。

  综上分析,2018年春疫情反复和延续的可能较大,但运气方面还未看到有大疫情的迹象。

  流感证候特点和治疗建议

  目前的流感属于冬温,可按冬温进行辨机论治。因为目前气候偏燥,可参考朱肱《活人书》所用葳蕤汤(不是方剂教科书所载的《通俗伤寒论》的加减葳蕤汤)治疗。《活人书》:“……冬温,此属春时阳气发于冬时,则伏寒变为温病,宜葳蕤汤。”我们临床已试用较多病例,高烧当天可降,一般2~3天可痊愈。方中青木香可不用,白薇量大时可能致吐,需注意。

  少阴君火加临太阳寒水,往往初起可出现表寒里热症状,若身痛明显者,可考虑用九味羌活汤寒热表里同治。若只是治表寒或单纯清里热,有可能热退了病没有好,留下咳嗽等后遗症状。(2012年的“北京咳”就是教训。2012年春寒明显,一之气的少阳相火被郁,外感内热,一般医生偏重于单方面治寒或治热而产生了较普遍的“北京咳”,而用九味羌活等表里同治者基本不会出现后遗症状。从2012到2018是六年小周期,运气格局相似,应加注意!现在网上已经见到有 “发热退了咳嗽治不好”的反映。)

  戊戌岁初之气的主气是厥阴风木,客气是少阳火,故若无明显的外寒里热或燥伤津的情况,“宜调少阳之客”,可选用柴胡类方,或柳宝诒推重之黄芩汤加豆豉、玄参施治;若风气较强时,常用治风温的银翘散、桑菊饮等也在可选之列。

  若以干咳为主,陈无择《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中针对戊戌年岁火太过的麦冬汤可以选用。若年初余燥未清和二之气的客气阳明太过时,也可活用丁酉年针对阳明燥金的审平汤。

  《内经》还记载了“若运火炎烈。易出现“雨暴乃雹”“时雨乃涯”的气象和“胸腹满,手热肘挛,腋肿,心澹澹大动,胸胁胃脘不安,面赤目黄,善噫嗌乾,甚则色炲,渴而欲饮”等病症,以及二之气“阳明客之,燥热相遇,大凉反至……火气遂抑,民病气郁中满,寒乃始。”出现这样的异常情况,可试用戊戌年针对寒水司天的运气方“静顺汤”。

  总的看来,当前运气燥热与寒湿相争,风气又将主令,堪谓五气杂陈,又处运气交接时段,复杂多变;临床流行的疾病和证候表现也是各不相同。对于流感这样的流行性疾病来说,每年每时的运气都可能不同,需遵《黄帝内经》的教导:“审察病机,无失气宜”,前人的经验和近年来的临床均反复显示:抓六气病机比固定的辨证分型更为合理有效!(顾植山)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