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届国医大师列传㉓

许润三:衷中参西不泥古 善用经方愈妇疾

时间:2018-04-2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3版 作者:秦宇龙

  许润三,1926年生,江苏省阜宁县人,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教授,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硕士研究生学位评审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上世纪70年代,许润三因致力于研究妇科疑难杂症的中医临床治疗方法,被人指责为“破坏计划生育”。而1987年,他却凭借“四逆散加味治疗输卵管阻塞性不孕症”的研究成果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并以中医方法换来无数输卵管阻塞性不孕症患者灿烂的笑脸。

  临床60余年,许润三内、妇、儿、外科兼通,尤其对中医内科、妇科病有独到见解,医界恒以“内、妇临床家”相称。

  2017年,许润三获得“第三届国医大师”称号,“这是国家对我的认可,也坚定了我继续从事临床工作和研究的决心。”现年92岁老人语气中充满着自信和决心,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到他对中医药事业的热爱,与对中医药未来发展的憧憬。

  因病学医 侍诊抄方得真传

  说起许润三是如何从医的,或许与一般的国医大师略有不同,但却与他年少时身处的年代和环境有着不小的关系。

  1926年,许润三出生于江苏省阜宁县,母亲40岁时生下了他,身处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恶劣的环境让许润三自小就体弱多病。许润三的老家是当时重要的抗日根据地,据他回忆,当时经常会有日本鬼子来扫荡,每到这时百姓们就要快速转移,不能回家,露宿野外。“不论什么地方,我们跑到哪里,就睡在哪里。”

  就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18岁那年,许润三染上了疥疮,而且还是很严重的脓疱疮,有的疮面甚至还会流血,夜不能寐。因为医疗条件差,家里人只能将牛粪烧成灰洒在身上,以求可以缓解症状。逐渐地疮伤开始愈合,但好景不长,许润三又全身水肿,昏迷了两天两夜。这可把家人都急坏了,他们用尽了各种方法也未能起效,走投无路之际,父母请来了当地名医崔省三为昏迷中的许润三医治。一服中药灌下,10多个小时之后许润三慢慢转醒。在这次治疗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许润三一直用中药进行调理,病再没犯过。也是这一次救命的经历,让许润三与中医、还有他学医路上的启蒙老师崔省三结下了不解之缘。

  许润三上过私塾,熟读四书五经等,有不错的古文根基,是学中医的好苗子,而且学中医不仅可以养生防病、调理身体,还可以济世救人,许润三在父亲的支持下,弃文学医,拜崔省三为师,开始了他的中医生涯。崔省三是当地名医,每日前来寻医问诊的病人不计其数,因此侍诊老师成了许润三的必修课。

  每日清晨大概4点左右,许润三就要起床,为老师清理院子、打扫卫生;7点去买早点,并且为老师备好洗脸水;白天与老师一起出诊,用毛笔一笔一画地记录下每个病人的医案;晚上也要在老师休息之后,才有时间翻阅背诵医书古籍。

  每天去崔省三那里求医的病人络绎不绝,许润三现在回想起来不禁都要感叹一句“人真的是多呀”,这也让崔省三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可以为许润三讲解、授课。

  老师没有时间给自己详细讲解,这可让刚刚开始学习医术的许润三十分苦恼,崔省三曾意味深长地说:“你身边有很多书籍可以学习。”就是这句话让许润三恍然大悟,之后他将精力放在了老师收藏的中医经典古籍上,抓紧每晚的休息时间,借着微弱的烛光背诵中医经典。随着专业知识越来越丰富,许润三领悟到,其实老师的真传就藏在他出诊的过程中。崔省三师承清末江淮名医赵海仙,习得一身精湛医术。许润三侍诊的这段时间里,遇到的病人也是形形色色,但各种疑难杂症,各种类型的疾病都难不倒崔省三,面对不同病证,他总能给出相应的治疗方案。同时,因为当地温热病较多,所以许润三也学习了大量的老师治疗温热病的经验。有心的许润三会将老师每天的医案总结在一个小本子上,之后他初出茅庐出诊看病的时候,会随身带着这个小本子,经过反复临证实践,许润三将老师的真传切实地融会贯通,应用于临床。

  自立诊所 行医活人名远播

  1949年,出师之后,许润三便踏上行医之路,成立了自己的诊所,命名“锄杏斋”,“杏”字表示杏林,代指中医,寓意这里是“耕耘中医的小屋子”。年轻的许润三在这里辛勤“耕耘”,结合自己所学并继续钻研医术,救治了不少危重病人,他的名声也在当地传开。

  在那个医疗条件不十分完善的年代,当地的中医并不分科,每个中医医生都是全科医生,所以会有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危急重症患者来找许润三来看病。在诸多病人中,有一些病人让他记忆深刻。

  比如,在许润三坐诊初期,一个暑温病人前来求诊,当时病人已经昏迷不醒、牙关紧闭,病人家属已经几近放弃,开始着手为其打棺材了。许润三以清营汤配合安宫牛黄丸予以治疗,一服药下去,没多长时间,症状就得到缓解,患者慢慢地醒了过来。把已经准备棺材的病人救活了,这下许润三的名声就传了开来。

  许润三依靠独特治疗方法帮助患者“起死回生”的事情还有不少。回忆起当年的事,许润三也笑着说道,当年有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拼劲儿。精准的诊断、扎实的临床知识、丰富的临证经验再加上这股拼劲儿,许润三成为当地有名的中医。

  钻研妇科 衷中参西克顽疾

  如今,说起许润三的成就,大家都对他的中医妇科临床学术思想体系推崇备至,这一思想体系充实、完善了现代中医妇科学理论。许润三常说,“中医在现有的分科中,与西医相比,妇科优势最大。除了少量必须手术治疗的疾病外,其他大部分妇科疾病,西医的治疗手段和药物都很有限,而中医中药的疗效却有明显优势。”这句话是他近70年中医临床工作经验的总结,同时也源于他对西医学的了解。

  然而,是什么机会让许润三有机会接触并了解西医的?又是什么机缘巧合,让从事中医全科治疗的他投入妇科疾病的中医临床治疗和研究?

  1953年,许润三响应政府号召,与当地4位西医大夫开设阜宁县新沟区联合诊所。与西医共事的过程中,许润三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西医。对于不同的治疗思路、不同的治疗体系等,他并没有丝毫的抵触,反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许润三抓住当时当地组织开展的“中学西”机会,进入了盐城地区中医进修班,开始学习西医知识。

  怀着对知识的渴求以及对更高医学目标的追求,1956年,许润三考入南京中医学院医科师资班。毕业后,因表现突出、成绩优异,许润三被分配到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任教。

  刚到北京中医学院时,学院师资力量不足,临床、教学任务繁重,许润三一个人就承担过基础、诊断、内科等多门课程的教学工作,并且还要肩负内、外、妇、儿各科的临床带教工作。由于当时中医妇科师资人才匮乏,又因为许润三在中医妇科临床工作中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诊疗经验,1961年,他成为妇科教研室主任,从那时起,许润三就将研究领域由内科转向了妇科,一干就是将近60年。

  1984年,许润三调至刚建院的中日友好医院,任中医妇科主任,他带领全科同志,进一步对“四逆散加味治疗输卵管阻塞性不孕症”进行临床研究和实验研究。该项研究成果获1987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时至今日,许润三仍然主持、承担、参与和指导着“四逆散加味(通络煎)治疗输卵管阻塞性不孕症”的系列科研课题研究。

  “我最引以为豪的,就是运用中医成功治疗输卵管阻塞性不孕症。”谈到此,许润三话语中充满着感慨。他最先提出了对输卵管阻塞性不孕症应采用全身辨证与局部辨病相结合的双重诊断方案,运用中医理论系统地论述了输卵管阻塞的病因、病机,并确定了中医病名、诊断要点和特色疗法,形成了一整套衷中参西、行之有效的中医诊疗方案。

  “学医的时候,老先生们讲到中医妇科常提到胞宫、胞脉、胞络,但在那个年代却并没有输卵管阻塞的病名,也没有现在所谓输卵管不通的说法。”这可让许润三在疾病研究之初伤透了脑筋,如何用中医思维去治疗现代医学概念下的疾病呢?是否可以发现现代疾病的中医辨证、辨病思路呢?这是他在临床研究中最先要解决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许润三所学的西医学知识起到了重要作用。参照西医学对输卵管阻塞的病理表现和临床症状、体征的诊断,许润三发现这与中医学体系中“瘀血病证”极为相似。最终,通过将临床研究与中医经典相结合,许润三认为中医所说的胞脉相当于输卵管,而输卵管阻塞的病理机制则是由于瘀血内停,留滞于胞脉,胞脉闭阻不通,两精难以相遇,而致不孕。因此他选用四逆散加味方主治,方中诸药疏肝理气,破血逐瘀,补虚扶正,全身调整与局部治疗相结合,疗效明显。在此基础上,许润三还潜心研究各种妇科疑难疾病,在临证中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多年来,经许润三治愈的不孕患者数以万计。

  许润三治疗妇科病注重调理肝、脾、肾,尤其重视从肾论治。他认为,尽管妇科经带胎产等特有疾病是通过冲、任、督、带,尤其是冲、任二脉直接或间接的损伤表现出来,但冲、任、督、带的功能实质上是肝、脾、肾功能的体现。因此,补肾、调肝、健脾应是妇科病治疗大法。

  经典为本 师古而不泥于古

  许润三重视经典,善用经方,遵循张仲景辨证与辨病相结合,方证对应相结合的学术思想,并以“病证结合、方证对应”为指导,温经活血、调补冲任、以血肉有情之品治疗妇科疑难病症。他师古而不泥于古,敢于创新,认为古方之精髓,应消化为己用,古为今用,才是真正的继承发扬中医学。如他将《伤寒论》方四逆散大胆应用于妇科临床,治疗输卵管阻塞、盆腔炎等病,取得非常好的疗效。

  许润三的学医之路就是由攻读中医经典开始的,他总结自己学医的经历,点出了学习经典的方法。即经典的阅读需要时间和临床实践,采取循环渐进、学用循环(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等不断交替)的模式,才是最切实有效的方法。在熟读的基础上,每日在临床实践中反复揣摩,方能达到真正的融会贯通,才能有自己的见解。许润三自己就经历了几次研修经典与回归临床的循环过程,每次循环都带来较大的收获和提升。

  除了对于经典的传承和创新,许润三对于中、西医学的运用也有自己的独特看法。他主张西为中用,衷中参西,中主西随的配合应用方法,在临床治疗过程中发挥中医学的特色和优势。“中西医两大学科各有所长,应互相取长补短。”许润三认为,西医在解剖、生理、病理、诊断、抢救、判断预后等方面的研究都可以借鉴,以弥补中医学之不足。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进步,许润三感觉到传统的辨病与辨证已越来越不能满足人们认识和治疗疾病的需求,其局限性已渐渐在临床显露。因此,他将原属现代医学的辨病指标转化为具有中医特色的辨证指标,不仅可提高辨证的客观性和准确性,而且还给传统的辨证思维方式以新的思路。

  “许老师经常督促我们要积极了解、利用现代化的诊断手段。”许润三的弟子、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妇科主任医师辛茜庭说,只要国际上有了新的诊疗手段,或者新的研究突破,许润三也都会去了解 。“西医能治的我们要能治,西医不能治的,我们也要想办法治,不能被西医远远地甩在后面。”许润三说。

  人的认知有“先入为主”的特点,所以许润三在校任教期间一直呼吁中医药大学的课程安排应是“先中后西”,而且须强化中医课程,让中医概念深入学生内心,之后再适当开设西医课程。

  许润三的弟子、中日友好医院中医妇科主任医师王清回忆,老师在传承治学方面,注重培养他们“师古不泥古”的精神,要求学生“勤学善悟”,嘱咐他们精熟四大经典,泛读各家学说,翻阅历代名医医案,关注现代研究,精勤于临床实践,敢于创新,形成自己的独特诊疗体系。

  如今,许润三已经培养了多位妇科人才,他们中有的如今已经成为国内中医妇科领域的专家或学科带头人,为中医妇科的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仁心仁德 鲐背之年不离临床

  医乃仁术,许润三始终认为,医者治病要充分理解、尊重、同情患者,这也是临床取得良好疗效的根本。无论贵贱贫富,无论患者恶语相加,还是知书达礼,都不会成为许润三诊治患者时的障碍,他总是一视同仁,循循善诱,倾听患者的心声,耐心回答患者的疑问。对于经济条件不好的患者,他不仅悉心诊治,有时还会慷慨解囊,深得患者称颂。

  从开始学医到成为国医大师,从青年到鲐背之年,许润三始终未曾离开过临床,每周一到周五,他仍每天都在为患者忙碌着,或在普通门诊,或在病房,或在特需门诊。

  在每周三的查房过程中,许润三会走到每一个患者的床前,拉起患者的手,为其把脉问诊,亲自调整用药方案。在这过程中,他还会仔细询问每一位患者的近况,并开导患者,平复每一位患者的情绪。这样的查房经常一站就是一上午,这对于年过90的他来说并不容易。

  “患者找到我,是对我最高的信任,我要对她们的生命负责。”许润三说,医生每天面对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治病救人不是单纯的照方抓药,更是心与心之间的交流,有的时候医生对患者就要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耐心,不求回报。也是这份仁心仁德,让他赢得了所有患者和晚辈医生的尊重,他们所有人都会发自内心地称呼许润三“爷爷”。

  曾有人这样评价诗书典藏以润屋,饱学大度以润身,救人治病以润德。这就是许润三老人。(秦宇龙)

(C)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