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法语著作中的中医药叙事

时间:2020-11-1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3版 作者:毕笑

  19世纪初,针灸这种中国疗法的“风尚”已然在巴黎蔚然成风。1829年,法国大文豪巴尔扎克在小说《婚姻生理学》(Physiologie Du Mariage)中就有相关描述。

中医价值获得关注

  法国最早涉猎中医药的著作却关乎中药学和诊脉学。17世纪,传教士尤其耶稣会士和荷兰东印度公司派往中国的医生,在日记、信件和游记中介绍中国草本学知识。1658年,中医经典西译第一人——波兰籍耶稣会传教士卜弥格,出版了欧洲首部中国植物学专著《中国植物志》。1663年,法国学者Melchisédech Thévenot在《旅行导论》(Relations de Divers VoyagesCurieux)一书收入法文版《中国植物志》。1735年,杜赫德《中华帝国通志》在巴黎出版,其中收有法文《本草纲目》节录;而《本草纲目》全本直至1874年才在巴黎出版。

  1756年出版的狄德罗《百科全书》记录了两本有关中国诊脉学的书:博尔德《与危机有关的诊脉研究》(Recherches sur le pouls par rapport aux crises)和马鲁因《诊脉》(Pouls)。1767年,蒙彼利埃大学医学院教授福克也出版了一部《中国诊脉》(Les pouls chinois)。法国汉学研究体系创始人、近代著名汉学家雷慕沙1813年以论文《论中国人的舌苔诊病》获得博士学位。18世纪末,随着法国人对诊脉热情逐渐减弱,针灸取而代之。

  法国人一般将中医分为5个组成部分:诊脉、中药、针灸、推拿和气功。

  法国皇家医学会常任秘书长达齐尔在1787出版的《系统百科全书》(Encyclopédie méthodique)中把针灸界定为一种“针刺技术,用针刺穿患处以治疗多种疾病”。1816年,路易·柏辽兹医生将针灸付诸实践。他认为针灸是一种复杂的技术:扎针过程(手法、针数、持续时间)决定了其疗效。柏辽兹的论文在19世纪20年代的巴黎医疗界引起很大兴趣,针灸也在巴黎上流社会流行了好几年,巴尔扎克的小说就是当时的写照。

  1863年,法国驻中国汉口领事梯尔桑出版的《中国人的医学》(La médecine chez les Chinois),详细介绍了中国的医学理论、疾病(内科、外科、妇科、儿科)、针灸和兽医技术。勒格诺博士于1902年出版了名为《中国人和安纳米德人的医学和药学》(Médecine et pharmacie chez les Chinois et chez les Annamites)的重要著作。该书概述了中国的医疗机构和中医文献、“阴阳”“经脉”等概念,讨论了中草药、拔罐、催吐、针灸,全身麻醉和眼科治疗等不同的治疗方法。附录中有一份“中医药索引”和“医用法中小词典”。他认为,中医传统具有西方医学不可抹杀的价值,中国人已经积累了数千年的临床观察结果。

针灸的理论和实践传播

  多数历史研究都将莫兰特认定为法国真正的“针灸之父”。中医药进入法国医学界,在理论和实践上均以莫兰特所言“真正的中国针灸”的传播为标志。

  1901~1909年,莫兰特被派往中国,先后在北京、上海、云南府(现为昆明)任领事。北京霍乱流行期间,他对针灸治疗绞痛、腹泻和呕吐的效果感到震惊,于是开始跟随中国医生学习针灸,云南巡抚特地颁给他针灸师的证明。1927年,莫兰特回到法国,结识了3位顺势疗法医生,并在他们的帮助下先后在7家巴黎医院开设针灸门诊服务。其代表作《真正的中国针灸指南》(Le Précis de la vraie acupuncture chinoise)和《中国针灸》(L’acupuncture chinoise)是研习针灸的经典,莫兰特也是第一个将“经”和“气”翻译成“能量流动的线”和“能量”的人,在他之前,这两个概念通常被翻译为“船只”和“呼吸”。在书中他用解剖学和生理学知识解释中国针灸,并开始以师徒传承的方式培养徒弟,成为法国真正的第一代针灸师。

  1945年,莫兰特的学生拉富埃成立了第一批针灸协会(法国针灸学会、法国针灸中心研究所)和法国针灸师工会(SNMAF),着手推动针灸机构化、制度化与合法化。1947年,法国针灸学会(ASFA)创立了第一本针灸杂志《针灸协会档案》。1949年,针灸师工会与医保部门达成协议,针灸门诊可以部分报销。与此同时,法国国防部开始对针灸感兴趣,多所军医院开设针灸门诊。1950年底,法国国家残疾人协会建立了针灸截肢者疼痛治疗中心。为了使针灸成为真正的医学专业,1969年,法国针灸协会几经重组成立了全国医学针灸协会联合会(CNAMA),规范行业标准、维护行业利益,其中最重要的任务是准备所有会员学校通用的基础教育大纲。

艰难的学科合法化历程

  20世纪80年代,针灸成为法国广泛认可的两种非常规疗法之一(另一种是顺势疗法),但是针灸只在不同的私立学校教授,缺乏统一的教学指南和大纲,缺乏国家正式认可的教育文凭。1984年开始,法国卫生部指派蒙彼利埃大学医学院解剖学教授波西(Jean Bossy)组织专家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内筹建针灸大学课程。组委会采取的第一项措施,是统筹各学校以及针灸各流派之间的不同教学建议,并确定教学大纲。1987年,规范的大学针灸教学在法国高校正式实施。1989年,法国设立针灸学院文凭(DIU),该文凭分为普通针灸和产科针灸,学制三年,包括理论课、实践指导课和选修课。

  进入21世纪,随着“中法文化年”的举办和教育合作的推进,中国提出希望法方更好地考虑传统中医尤其是法国医学院校针灸教学的潜在贡献。2007年2月,法国教育部长罗宾(GillesdeRobien)访华期间签署了大学中医药专项合作协议。同年,法国设立针灸国家文凭(lacapacité enacupuncture),针灸技能可以获得国家高等教育学位。这一举措标志着针灸作为医疗手段,经过各方半个多世纪的努力,终于在法国有了合法身份。

  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设立,对于国外更好地了解中医药至关重要。问题在于,多数相关研究人员都是通过其他学科(汉学、人类学、历史学、经济学等)来了解中医。例如,目前在法国医学教学体系中,针灸被视为生物医学研究的扩展课程,课时少、多数教师不懂中文,只能使用法语或翻译文献。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医学界很难培养出真正的中医药专家,而况针灸只是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在中国,针灸仅占中医实践的10%~15%,远远落后于诊脉,后者临床应用更多且更容易进行科学实验。而诊脉、药典、推拿等方法主要在私立培训机构教授,至今尚未有大学机构提供这类教育,也没有相应的文凭和学位。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的效果得到国内外医学界重视,可行性比较高的选择是与生物医学或社会科学领域的专家合作建立跨学科研究中心。中医药西传法兰西取得重要进展,但道路仍然漫长。(毕笑 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法语系)

  (转自中国社会科学网)

(djt)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