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视频中心

视频访谈 | 张伯礼代表:探索符合中医药规律的教育模式

时间:2016-03-10 来源:中国中医药网 

  2016年全国两会正在进行中,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会聚北京共商国是,中国中医药网特别开辟“两会e中医”视频访谈专题报道。

  主持人:中国中医药网执行总编 高新军

  受访嘉宾: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 张伯礼

  【以下为访谈内容摘编】

  主持人:院士您好。您在天津中医药大学从事教育工作已经有几十年了,对于中医药教育非常了解。您觉得院校教育在中医药人才培养方面发挥着怎样的作用?

  张伯礼:中医学几千年的历史中始终贯穿着人才培养。以往的教育模式是师徒相传,这种传承教育是有成效的。新中国成立以后,政府开始设立中医院校,院校教育逐渐成为主体。应该说,半个世纪以来,院校教育在整个中医传承和人才培养中起到重要作用,是人才培养的基础性平台,不可或缺。当然院校教育也有些问题,特别是在教学初期,往往书本知识多一点,临床训练少一些,学生的中医临床思维有些弱化。我们发现这问题以后,要积极纠正,强化临床思维和临床动手能力的培训,把院校教育和师承教育紧密结合起来。

  主持人:国务院近日发布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中也提出强化中医药师承教育,建立中医药师承教育培养体系,将师承教育全面融入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和继续教育。您认为应该如何把师承教育融入院校教育?

  张伯礼:师承教育有多种方式可以探索。例如我们的研究生教育,实际上就是师承,尤其是临床专业学位的研究生,基本上都是师承教育。中国中医科学院搞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也是师承教育。现在很多中医院校开设了一些传承班,都强调一入学就跟师,我想这都是师承教育。院校教育与师承教育的结合有多种模式等待探索,但实质上就是要多临床,早临床。同时要拜师,这个“师”可以是大专家,也可以是普通老师,只要有自己的独特经验,都值得去学习。

  主持人:在院校教育之外,还有当归中医学堂、厚朴中医学堂、正安聚友会等一批社会机构对大众进行中医类培训教育,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张伯礼:这些中医机构都是在弘扬中医药文化,传播中医药知识,起到非常好的作用。我提个醒,不要误导观众、听众,要把真正的、准确的中医药知识传授给老百姓。如很多媒体跟中国中医科学院联手,办讲堂办讲座,我都会提出要求,规规矩矩讲中医。本身不是学医的就不要去讲,而且要讲共识,不要讲所谓的偏门独道,更不能带有功利性目的。要让大家真正了解中医是怎么回事,了解怎么养生、怎么保健。我想,这些社会教育培训机构越多越好,能让更多人了解中医药,能发挥中医药养生保健的作用,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有网友提问,医学生的学习时间本来就长,毕业后还要经过漫长的成长过程。您觉得作为一名中医学子,应该怎样坚定信念,把中医学习之路坚持到底?

  张伯礼: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我们做老师的也能理解。但是,医疗职业是特殊职业,人命关天。在全球范围内,医学教育都是精英教育,培训周期都很长,因为医生不允许经常出现重大错误或失误。只是目前在我国,学医的投入和产出还不太相符,医学生的待遇还有待提高。国内现在正在走上这条道路,比如毕业规培以后可享受研究生待遇。另外我想说,学医本身要有奉献的精神。医生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我到了这个岁数还要每天学习,去浏览最新的知识,去掌握最新的知识。医生就得不断学习,要比别人付出更多。

  主持人:还有网友说,作为中医专业的学生,他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要去学习西医知识和英语等等,他认为中医内容的课程比例偏少。他想问您,以后的教育改革会不会对这个问题有所解决?

  张伯礼:会有所解决,但我还是想告诉这位网友,中医是看家本领,必须要学好。但西医的东西也必须要知道,掌握了方法可以慢慢领悟。至于英语,现在中医出国交流的机会太多了,如果有志于以后出国谋生或者做研究,英语还是不可或缺的。不妨先把英语基础打好,在以后的实践中逐渐学习。(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栗征 整理)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