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视频中心

视频访谈 | 唐祖宣、温建民:保障服务价格,别用西医标准衡量中医

时间:2016-03-11 来源:中国中医药网 

  2016年全国两会正在进行中,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会聚北京共商国是,中国中医药网特别开辟“两会e中医”视频访谈专题报道。

  主持人:欢迎唐老和温主任。二位都是常年从事临床工作的一线中医人,温主任是在一线大城市的三甲医院,而唐老一直在基层中医院工作。首先请唐老介绍一下,您所了解的基层中医环境如何?

  唐祖宣:河南省邓州市是医圣张仲景的故乡。邓州中医也比较兴盛。现在邓州180万人口中,有2000多名中医。1956年开始建设中医院,1965年成立县中医院,现在邓州市中医院有1200张床位。在我们那里,中医的学习和生存环境都比较好。

  主持人:我们再请温主任谈谈三甲医院的情况。有网友提出三甲中医院西化比较严重,是这样吗?

  温建民:我觉得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三甲中医院基本不存在西化的问题。不管中医还是西医,首先都是要治病救人,完成这个功能之后再去讨论中医还是西医。在大型三甲医院,病人比较复杂,中医西医各有特色、各有优势,中医院有时也要用到西医的办法,比如麻醉、输血、用抗生素等等。并不是说中医就不能用现代医学的这些方法,中医历来是与时俱进的,往往会吸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来发展自己。我是搞骨科的,如果不懂解剖、不会做手术,我还怎么当大夫呢?再者,手术也不是西医的专利。早在2000多年前,我们就有手术了,马王堆的出土文物可以证实这一点。现在中医院用的方法比较多,中西结合,但实际上我们还是用中医的理念治病,我们中医还是一直坚持以中医治疗为主。

  主持人:三甲医院和基层医院在分级诊疗体系中分别承担着怎样的责任?

  温建民:今年我有一个提案就是关于分级诊疗。我认为,大型的三级甲等医院有这么几个任务。以我们望京医院为例,第一要立足本地,首先把望京地区几十万人口的医疗保健和卫生服务做好。第二要面向北京市,要服务于北京市民的医疗保健。第三要放眼全国,为整个中医药行业和学科的发展出谋献策,做一些科研、教育方面的工作。最后要面向世界,服务国际。必须有这么几个功能才符合国家对我们的要求。

  那么基层呢?我也下基层,现在每周有一个半天在朝阳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带学生,把我的一些经验和一些好的治疗方法传授给基层。有些手术只能在三甲医院做,但是一些小手术,还有推拿、按摩、针灸等等完全可以在基层完成。这样就有相当一部分病人留在基层,不往大医院跑了。如果病人在基层治不好,没关系,转到我们这来进一步治疗,比如说做手术,做完手术还回到社区医院进行康复。通过这样的双向转诊制度解决问题。

  主持人:3月4日,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出席医药卫生界委员联组会,您当时提到医务人员整体收入偏低、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的问题。以三甲医院博士学位八年制的主治医师为例,基本工资只有2100元。这个数字出来之后,很多人都表示不太相信。为什么会这么低?是否与中医服务价格低廉有关?

  温建民:这个我是有准备的,当时我拿了一沓工资单来的,基本工资就这么多。我们的工资结构不合理,科室收成好,奖金就高,收成不好,奖金就少,没病人就2000多块钱,工资单都可以亮出来。当时俞主席说,不会吧,我说主席你看看工资单在这。我们是没有节假休息的,没有双倍工资三倍工资,夜班才50块钱,平均一个小时才3块钱。所以我对薪酬制度改革提出了几条建议,不改革可能要影响到整个医改的进行。 唐祖宣:邓州180万人,30个乡镇的卫生员,没有一个本科生,工资非常低,2000多都是高的。 温建民:2000多是博士毕业的主治医师,刚毕业的就1000多,我去调研过,乡村卫生院那些大夫也就1000多块钱,非常低,他怎么能够安心,还不如当个木工。

  主持人:唐老,邓州中医院的医生收入跟人民医院比是不是还低一些?

  唐祖宣:基本都是那样。 温建民:全国都这样,北京的三甲医院,中医院医生的收入和西医院比,差至少1倍。中医的东西便宜,西医手术多,挣钱就多,国家对西医的投入比中医要大,有个委员说这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一条腿粗一条腿细。

  主持人:近些年两会上有好多代表委员提出要提高医疗服务价格,尤其中医医疗服务价格,应该怎样提高?

  唐祖宣:举个例子,基层的医生一天看20个病,一个中药处方的一剂药就10来块钱,一个病开两剂药,一天也就挣400块,这是药的钱,还得再去掉加成。

  主持人:有个网友说他在综合医院针灸科当大夫,被医院边缘化。针灸很便宜,开个针灸处方,一周几十块,医院觉得科室效益很差。

  温建民:全国有10个省市没有调整服务价格,北京还是1999年的标准。现在针灸价格才4块,打肌肉针5块,护士肌肉注射一次5毛,酒精、纱布钱都不够。再举个例,一级护理忙一天才9块钱,我们医院的护工1小时就30块,这合理吗?现在剃个头至少20块,大街上老大爷剃头都得5块。医疗服务价格已经不合理到没法接受的程度了。假如逼到医生不看病了,以后有病都找不到医生,现在的“儿科医生荒”已经敲起警钟,要我们尊重医务人员,假如一味降价,没人来干这个行业,它就消亡了,以后看病真得进口医生了。

  唐祖宣:国家应该在制度上保障,既能让老百姓承担得起,又能提高医生服务价格,让付出得到比较平等的回报。

  主持人:十三五规划草案中提到要健全中医医疗保健服务体系,创新服务模式,提升基层服务能力,您二位都是从业者,怎么理解这句话?

  温建民:今年出台了很多对中医有利的法规、行动纲领,中医药事业发展迎来天时地利人和的大好时机,但好多政策没有落地。还有对中医药发展不利的政策法规要松绑,不能参照西医标准来衡量中医,不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的体制性的东西要打破。比如一些老方子和丸散膏丹可以放开,院内制剂室也不用那么高大上,中医可以自己在家里就开业,让周围百姓时时刻刻体会到中医的存在,得到中医服务。 唐祖宣:中医院制剂问题应该松绑,而不是以西医的标准要求。 温建民:关键还是药监局没有放开。另外我觉得在十三五规划纲要里,一定要有中西医结合,中西医结合是我国在特定环境下出来的新医学,为人民健康做出很大贡献,包括屠呦呦研究员获得诺贝尔奖,就是中西医结合的结果。中西医结合队伍很好,如果十三五没把这支队伍纳进去,就等于说中西医结合在我们这儿断档了,以后会影响我国中医药的创新能力。 唐祖宣:温教授说的非常好,我的观点是中医好,西医好,中西医结合更好。西医不能毁掉中医,中医也不能毁掉西医,目的都是为人民治病,不应该抱着一个观点来,不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进步就可以。(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栗征 朱蕗鋆 姜洁冰整理)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