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评论专区

我是中医药法的受益者

时间:2017-11-2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赵永生

    我是河北省邢台市桥东区碾子头村卫生所的张会平,也是咱们《中国中医药报》20多年的老订户,我从咱们报纸上学到了许多有益的知识,更重要的是从中把握国家新政策。今年7月1日,中医药法开始实施,给我们这些民间土中医提供了开设中医备案诊所的机会。8月份,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积极落实中医药法,我有幸参加了河北省传统医学确有专长人员考核,取得了合格成绩,我的中医梦终于得以实现。

    我自幼喜爱中医,有一个学中医的梦想。渴望成为一位深受患者认可的民间中医。从1978年开始,我在碾子头村从事乡村医生工作。19岁时,跟着一个有名气的老中医学习,成为他的学徒,开始认识中药。在这个过程中,抓中药,给老中医抄处方,让我进一步熟识了中药。2005年参加河北省乡村医生中专中医学历教育,在河北中医学院(现河北中医药大学)接受系统的中医基础知识学习,取得了中医中专学历,之后参加成人高自考拿到中医学大专学历。

    我对中医中药有浓厚的兴趣,多次到药都安国请教学习中药材栽培技术。在自家自留地种植了红花、菊花、金银花、板蓝根等中药,供临床使用。

    有很多不孕症患者东奔西跑,求医问药,甚至上当受骗,给家庭造成极大的经济负担,甚至家庭破裂。为免去患者奔波和烦忧,我潜心研究中医不孕不育病的治疗,购买相关中医书籍300余本,不断搜集民间验方和经典名方,经过试治,用于患者。记得有一对夫妇婚后5年无子,男女双方经大医院检查西药束手无策,当时我心里也没有底,决定去拜访当地一位民间祖传的老中医,去了几次都没有找到,后来四处打听,才得知他因为没有合法手续被要求停诊。当时,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后来多次登门向他求教,我说:“大爷,不管怎么样,不能让济世活人的本事失传啊!”老人看我真诚,终于将他的经验传授给我。

    现在我经过近四十年的临床实践,已经为许多不孕症患者带来福音。患者除邢台周边各县外,还有邯郸、武安、涉县等地。

    民间类似的乡村中医医生很多,可以说是基层中医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少现代医学难以治愈的疑难杂症,在这些草根医生的手里得到了解决,弥补了现代医学的不足。可是这些民间中医,不少人依然带着无证行医的帽子,随时面临着受处罚和停诊的危险,让我们感到无奈和无助。如果政策不给予扶持,类似我这样经历的,或者怀有民间医药瑰宝的中医技术便有可能失传。所以我认为,中医药法的实施具有必要性和重要意义。中医药法能更多地保障基层民间中医的合法权益。同时中医药行政管理部门要从严监管,对有损于民间中医形象者加大处罚力度,确保患者的生命安全。

    现在,在政策的扶持下,我们这些民间中医有了大展身手的机会和舞台,必将给越来越多的患者带去健康的福音了。(张会平口述 赵永生整理)

(责任编辑 郭昱彤)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