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人物专访

肖承悰:矢志岐黄的妇科大家

时间:2020-12-2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6版 作者:汤玲

  中医妇科名家肖承悰教授于1940年出生于北京,祖父是闻名京城的四大名医之首萧龙友。肖承悰毕生致力于中医妇科事业,勤奋钻研,学贯中西,60年来,经历了无数风雨与坎坷,正如她所言:“从事中医妇科60年,知之愈深,爱之愈深;爱之愈深,愈感到中医之博大精深,非吾辈穷毕生精力所能完全领会。我深知与我祖父一辈的名中医相比,在对中医的理解和贡献上我都还有很大的距离,但先辈筚路蓝缕复兴中医的信念,仁医仁术的博大胸怀,始终在激励我、鞭策我。”她现虽已是耄耋之年,但仍坚持在临床一线致力于中医妇科的研究与探索、传承与发展,永不言息。正所谓“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家学渊源 传承祖训

  1928年,祖父萧龙友于花甲之年放弃高官厚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在北京悬壶济世,素以医术高明而为世人所敬。在诊疗上,他披肝沥胆、见微知著、言行合一,从不虚词。其所诊之病多为疑难重症,如脑炎、子宫瘤、黑热病、糖尿病等,皆精心诊治,且常常单以中药而治愈。在那中医备遭歧视的年代,萧龙友凭借高超的医术博得了西医界同仁的信任和敬重,开创了中医师进入西医院用中医药治病的先河,为中医界争了气,由此他的威望亦与日俱增。萧龙友先生开始仅是业余从医,后竟誉满京城,名振全国,靠自学而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并以医名流芳于世,令人赞叹。

  肖承悰自幼与祖父生活在一起,整整20年。她说自己从小很喜欢收集每味中药的小药签,那时都是一味中药附有一张药签,药签上面印有红色字图,描述的是此味草药的形状和性味归经、功能主治,闲时她就看一看、学一学。祖父心地特别善良,脾气温和,无论是对病人还是家人、外人从未发过脾气,在肖承悰的记忆中仅有一次祖父发脾气的情景:那是祖父下午外出出诊,出门时发现大门外西墙边槐树下有一位中年妇女蹲在那里。祖父因急于出诊看了妇人一眼未说话,谁知等近黄昏时分出诊回来返家时,看到下午大门外槐树下的妇人还在原地。萧老先生走近细观,见其腹泻不止,这时他急促地用文明棍敲打着地面大声质问家人:“为什么对此妇人不闻不问?”接着把妇人引到家中亲自诊治。诸如此类之事不胜枚举。这些幼年的家庭熏染、祖父的一言一行以及兴趣爱好对肖承悰都起着潜移默化、水滴石穿的作用,故而后来肖承悰同祖父一样视病人如亲人。她一惯主张“四诊”合参,并把问诊放在首位。临诊之时,她传承祖父之风,仍按祖父所言,不仅详问病人之主症、兼症,局部变化及全身情况,乃至患者禀赋强弱、习惯性情、籍贯嗜好等,均要问到,以洞察病情之新旧、浅深、隐显变化,再参照望、闻、切诊做出正确诊断;她专心致志,全神贯注,两耳倾听病家主诉,从不分心,开具处方时更是要求诊室所有人员缄口不语,心无旁骛,集中全部精力,故奏效者极多,误诊者少之又少。

  肖承悰遵祖父教导,不但重视医理,还非常重视药学。她非常赞同祖父“知医一定要明药”的观点,医与药不能相分,只有医药并用,知医明药,方为良医。她开出处方,用药精益求精、一箭多雕。对于临证组方用药,她仍按祖父的主张:“辨病立方,辨证施药,而其首要还在立法。法者不定之方,方者一定之法,同一法可从不同方剂中任选应用,或自组成分,但方既组成之后,必有一定之法方可。”对中医的学习、交流、传承与发展,肖承悰与祖父萧龙友一样主张不执著一家之言,消除门户之见,不过分讲究派别,认为医者要博采众家之长,互相取长补短,才能真正传承中医、发展中医、发扬中医。正如萧龙友所言:“有谓余之医学近黄坤载一派,其实余无所谓派,不过于傅青主、陈修园、徐灵胎诸人略为心折而已。”

践理想之路 逐岐黄之梦

  1956年成立第一批4所中医学院,心情激动的萧龙友不顾肖承悰届时才初中毕业,就萌发了让孙女去报考的想法。当时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要求只有高中毕业生才能报考,萧龙友只好作罢。1959年,肖承悰高中毕业后考上北京中医学院,完成了祖父的心愿,让年届89岁高龄的祖父甚感欣慰。

  当时的北京中医学院集中了一批中医名家,如秦伯未、任应秋、刘渡舟、颜正华、董建华、王绵之、程士德、印会河、陈慎吾、赵绍琴、李介鸣、祝谌予、施汉章、孔光一、周信有、王慎轩、马龙伯等,名师们的循循教导,使得肖承悰走进了博大精深的中医殿堂。此外,当时的中医学院校教学体系已相对完备,开设了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中药学、方剂学、中医临床等多门课程以及较为完整的西医课程,肖承悰在大学期间系统全面地学习了学校设置的所有中西医课程,特别是西医课程的学习,拓展了她的视野,这些都为以后她在临证时辨证与辨病结合、综合运用中西医手段诊断疾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北京中医学院读书的第六学期,肖承悰到北京市西城区护国寺中医门诊部实习。当时她跟诊的老师名叫刘涵九,是《老残游记》一书作者刘鹗的儿子,为人特别谦和厚道。患者以妇科为多,当时还有傅博恕、江鹤清两位名老中医也在同一诊室出诊。肖承悰曾多次感叹:“当年跟着他们3位前辈学习是我的幸运。”她跟诊刘涵九一个学期,目睹了老师很多妙手回春的医案。刘涵九一边诊病一边给肖承悰讲治则,子宫肌瘤、闭经、崩漏、不孕等妇科疾病在其诊治下慢慢好转甚至痊愈,使得肖承悰得到很多启发和收获。直到现在,她还保留着当时的跟师笔记,老师的经验至今仍然被她在临床上应使用。短短一学期的实习,刘涵九的博古通今、言传身教,使得肖承悰对中医有了新的认识,许多问题有豁然开朗的感觉,看到经老师诊治过的病人大多临床效果极佳,肖承悰慢慢对中医妇科产生了浓厚兴趣,萌发了要从事中医妇科事业的想法。

  6年大学学习结束后,肖承悰进入临床,坚定地选择了中医妇科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并且用毕生心血学之、爱之、扬之。

淡泊名利 无私奉献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妇科工作至今,60年来,肖承悰始终坚持在临床一线,在行医的同时,不断钻研、摸索,业已形成了自身独特的学术思想及行之有效的诊疗特色,妇科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

  她多年致力于研究中医药治疗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症、月经不调、更年期综合征、慢性盆腔炎、卵巢囊肿、多囊卵巢综合征、卵巢早衰、不孕不育症、流产、产后病及多种妇科临床疑难杂症,临床疗效甚佳,在国内外享有了很高的知名度。伴随高知名度而来的是许多社会上的任职和光环,而她总是低调、低调、再低调,总是在不得已时才出任一些学术和社会要职。

  众所周知,祖父萧龙友不仅是儒医巨匠,还是著名的收藏家。先生将精心收藏的《医方类聚》捐献给中医科学院,其子女深受影响,包括肖承悰的父亲萧璋教授,把父亲收藏的150件古代珍贵文物无偿捐献给故宫博物院,把现位于北京金融街价值连城的老宅也无偿捐给了国家。2011年,肖承悰把祖父留传下来历经萧龙友家三代人悉心保护且保存完好的道光、咸丰、民国3个年代的阿胶全部无偿捐献给在山东东阿县的中国阿胶博物馆,其中年代最为久远的道光二十六年的阿胶,距今已有近200年历史,极有可能是现存可考证年份最老的阿胶。肖承悰如是说:“在肖家存放,这些阿胶还只是个人私物,我们希望它能发挥更大的价值,这是它们最好的归宿。”朴实无华、真挚感人的话语表现了肖承悰及家人高风亮节、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高贵品质。

一身正气 勤学不倦

  肖承悰常常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作为党员,就要有正确的方向,要有正确的价值取向,要弘扬正气,要发扬正能量。”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她常以“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为训导,诊病不问贵贱贫富,极为认真详细。她曾口服止痛片、拖着有病的身躯也要把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一一认真诊治,真正做到一人一方、个体化治疗。她虽医术高明,经验丰富,但尊重同道,谦虚诚恳。若遇有病家治病,中途更换大夫时,对以往大夫开的药,从不妄加评论、褒贬同行,而是博采众方,扬长避短。每每开具处方时总是再三斟酌,既要疗效好又要药价廉。对于业内弄虚作假之事,肖承悰尤为愤恨,会当面指出,绝不姑息迁就。诸如种种,不胜枚举。虽年事已高,但她仍坚持每天阅读学习,在勤研中医经典的同时,始终关注和跟踪西医妇科理论与实践的最新进展,对西医妇科前沿理论、最新成果、新药与治疗技术进展等方面尽悉了解。每次学术会议她都会带回会议资料慢慢研读,无论是中医学还是西医学,她都求知若渴,还常会抓住点滴时间给学生们讲述中医历史、中医典故、老一辈中医人那些感人至深的故事……

  肖承悰常常教导学生:“作为一名人民的医生就要为人民服务和着想,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方向。”正所谓“俯仰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她性格直爽,胸怀坦荡,她是中医人的楷模,指引着一代代后辈勇往前行。(汤玲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djt)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