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人物专访

孙洽熙:穷毕生之力发扬黄元御医学

时间:2020-12-2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6版 作者:高峰

  孙洽熙,山东省安丘县人,清代名医黄元御第六代传人,中医主任医师,陕西省首届名老中医,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客座研究员,陕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历任陕西省中医药学会文献历史分会副主任,陕西省政协第七、八届委员等。

高考落榜 为继续求学走上中医路

  1940年,孙洽熙出生在山东安丘县一个耕读家庭。曾祖父是清朝举人,祖父是案首秀才。1945年因家庭变故,又遇天灾,日子凄苦难熬,孙洽熙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劳动的重负和难耐的饥饿,迫使12岁的孙洽熙和姐姐跟随同村人去闯关东。

  1953年底,在陕西咸阳西北工学院任教的孙洽熙三叔听说姐弟俩流落到东北,即刻寄路费,让二人来咸阳。1954年春天,孙洽熙插班上了小学五年级,姐姐也在棉纺厂当了工人。在三叔和三婶悉心教养下,1961年孙洽熙高中毕业,报考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却终因家庭成分而高考落榜。

  三叔的岳父麻瑞亭老先生,是当时西安市一位名老中医,在他的建议下,孙洽熙报考了五年制“西安市中医学徒班”,并以高分录取,这在当时这是唯一上大学的机会。在学徒班的5年里,孙洽熙一直和麻瑞亭生活在一起,他拜麻瑞亭为师,跟随其上门诊抄方,学习临床经验,耳濡目染,受益匪浅。经过5年的刻苦学习,孙洽熙打下了坚实的中医基础。

  1967年毕业,孙洽熙被分配陕北榆林县芹河公社卫生院工作,一干就是10年,艰苦的生活、简陋的工作条件,磨炼了他钢铁般的意志,也提高了其诊疗水平,救治了不少危重患者,得到了领导和当地老乡们的好评。

  1977年,孙洽熙被调到榆林县卫校任教。1978年参加榆林县中医业务考试,获得了中医高级组第一名。

  1978年,国家为了挽救名老中医经验,给名老中医选配继承人,陕西省政府下发相关文件,麻瑞亭让孙洽熙做他的继承人。次年年底,经西安市政府批准,孙洽熙调入了西安市中医医院,成为麻瑞亭的学术继承人。自此,他一边跟随麻瑞亭出门诊,一边搜集和整理学术和临床经验。

  1982年,孙洽熙执笔撰写麻瑞亭的临床经验集《医林五十年》,1986年10月由陕西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当年脱销。

俯首精研 与古籍为伍数十载

  麻瑞亭是清代名医黄元御的第五代传人。黄元御是尊经派代表人物,著有11种医籍,历来刻刊较少,中医界仅流传《黄元御医书八种》刊本,《黄元御遗书三种》据说失传已久。麻瑞亭有两大夙愿,一是搜集、整理、出版黄元御医学全书,二是将他的临床经验和医学建树整理成书。

  孙洽熙铭记在心,身体力行,在上学徒班时就通过信函等多次联系全国各大中医院校图书馆及各地大型图书馆,搜集《黄元御遗书三种》的信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得知在南京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有藏。1982年孙洽熙赶赴南京、北京、杭州等地复制了《黄氏遗书三种》《黄氏医书八种》数个版本,《黄氏医书八种》数个单行精刻本、精抄本,并开始了《黄氏医书十一种》的试校工作。

  天遂人愿,1982年党中央发出整理我国古籍的号召。国务院成立了古籍整理领导小组。原卫生部成立了中医古籍整理出版办公室,制定了《1982-1990年中医古籍出版规划》,将海内现存的壹万余部中医古籍中选出的196种列入《规划》,《黄元御医书十一种》也在其中,并向全国征求承担任务者,麻瑞亭申报并中标。当时麻瑞亭已81岁高龄,中医古籍校勘整理工作就落在了孙洽熙的肩上。

  从此,没有上下班,没有节假日,没有空调,没有暖气,从三伏笔耕到三九,又从三九伏案至三伏,经过5年的夜以继日、不辍耕耘,孙洽熙终于高质量地完成了这一国家级中医科研项目。研究成果《黄元御医书十一种》(间刊本,繁体竖排,精装本170万字)1990年由人民卫士出版社出版发行。1991年获原卫生部科技进步奖三等奖,1992年获全国古籍整理图书丛书奖。随后,原卫生部又将《河间医案》等数部中医古籍的校勘任务下达给孙洽熙,均于2000年以前圆满完成。

  此后,孙洽熙又多次接受中国中医药出版社所托,编校出版了《黄元御医学全书》《四圣心源》《黄元御内难解》《黄元御伤寒解》《黄元御药解》等医籍。该系列书籍已售出10余万部(册)。1995年,孙洽熙主编的《麻瑞亭治验集》,由西安出版社出版,同年获西安市政府科技进步二等奖。2011年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再版。2017年,《麻瑞亭治验续集》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

  孙洽熙用了20多年的时间,俯首精研,理古籍、著医案、修丛书、考校、编纂医书,不但将麻瑞亭的临床经验汇集成书,更将散落的黄元御医书考据出版,方使黄氏医书得以重见天日、发扬光大。共计著书14部2000万余字,获科技进步奖、科技成果奖等16项,其中国家级1项、部级1项、市级2项、省厅级6项、市局级6项。

  由于超负荷的工作,孙洽熙相继患上了白内障、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肾衰等疾病,身上的手术刀口有10处之多,备受病痛折磨,但其依旧以乐观的态度与病魔斗争。退休后,他仍在西安市中医医院上专家门诊,并继续校刊、撰著了数本中医专著。在视力相当差的情况下(一只眼睛只有0.3左右的视力),2019年他还主编了40多万字的《西安市中医医院名中医谱》一书。现在,黄氏尊经派、麻瑞亭的临床经验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重视,看到老师的医术经验得到传承发扬,孙洽熙甚感欣慰。

  回顾孙洽熙拜师从医的历程,一晃30多年过去了,除在陕北榆林工作13年外,他一直跟随麻瑞亭度过了22年,他深深地体会到老师对黄元御的学术思想是刻骨铭心的。孙洽熙曾暗自发誓:自己要用毕生的精力去开发和研究黄元御医学,将黄元御学术思想全面开发,让其发光发热、发扬光大,造福社会、造福人类。(高峰 浙江省人民医院中医科)

(djt)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