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人物专访

韦绪性:中医疼痛学的探索者

时间:2021-01-2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6版 作者:秦晓 赵光辉

  他痴心研修,学博思精,被誉为“今日‘韦编三绝’”;他躬身临床,佛心仙技,被患者亲切地称为“韦一趟”;他勤于著述,著作等身,是国内公认的中医疼痛学创始人、著名中医疼痛学家……人的一生若能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就已属不易,若在多个领域取得成就更属不易。他学贯古今,取精用宏,集医疗、教学、科研、医院管理诸多成就于一身,获国家、省、市多项荣誉,他就是主任中医师、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师承)、全国知识型职工先进个人、首批河南省名中医韦绪性教授。

名师垂范 厚积薄发

  韦绪性自幼随其父韦献贵学习中医,在父亲的指导下,他勤求古训,博采新知,背诵药性赋、汤头歌、脉诀等必备的中医知识,并逐渐接受临床实践的锻炼。读初中时,他利用寒暑假参加县里的专业培训班,并能独立诊治常见病、多发病,16岁时进入中医临床,开始了他对中医学长达半个世纪的执着追求。

  1972年春季,韦绪性被录取到河南中医学院中医专业学习,他备加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遇,辛勤地从中医学宝库中汲取营养。在校学习的3年半时间里,他受到李振华等著名专家亲自带教指导,并记下了近百万字的学习笔记,以优异成绩毕业。

  1982年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全国中医研究班招生,由全国每个省卫生厅各考核选拔一名中医骨干参加学习,韦绪性有幸被录取。在该班学习的两年多期间,他既系统研读了中医四大经典原著、科研方法等课程,也随师临床研修。在理论学习上,全国著名中医大家任应秋、董建华、刘渡舟、姜春华等应邀授课,韦绪性不但学习了理论知识,也学到了长辈们珍贵的临床经验、治学方法,眼界大开,理论素养、诊疗水平和科研能力日增。其间,他有幸随全国著名中医学家方药中、时振声、王琦、于天星等教授课堂、临床学习,受益匪浅。尤其当今国医大师王琦对其关爱备至,带教指导颇多,韦绪性尽得恩师真传。恩师在繁重的教学、诊疗、科研情况下,常常于周末之夜约韦绪性到其书斋促膝畅谈,谆谆教诲,就修身立志、治学临床、科研创新之道,每每给予点拨,令其茅塞顿开,激情满怀,自然使其受益终生。

  在半个世纪的中医医疗、教学、科研工作实践中,韦绪性以惊人的毅力,持之以恒,顽强拼搏,学验俱丰,所主编、副主编的80余部学术专著和发表的60余篇学术论文,学术理论研究广博,见解独特新颖,较集中地体现了其学术思想。其中《中医痛证诊疗大全》《中西医临床疼痛学》等专著填补国内学术空白,有的用几种文字在国内外发行。此外,他主编全国“十二五”中医高等职业教育规划教材《中医内科学》等4部。韦绪性作为我国中西医结合巨著《现代中西医诊疗丛书》的第一副主编(时任卫生部部长张文康任总主编),为创建和完善我国现代中西医结合诊疗体系做出了积极贡献。

  他先后当选为中华中医药学会疼痛分会名誉主任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民间特色诊疗技术研究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名医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中医药信息研究会儒医文化分会常委、河南省中医学会民间特色诊疗技术研究分会主任委员、河南省中医药学会疼痛分会名誉主任委员、河南省中医学会中医文化与科普学会副主任委员等。

笑痛克难 创建学科

  韦绪性在长期的医疗、教学实践中,深感疼痛是一个广涉临床各科、危害严重的病证。鉴于中医学对其理论研究尚未形成学术体系,临床诊疗亦未形成独立学科,为填补这一重大学科空白,他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高度的历史使命感,从上世纪80年代就踏上了“中医疼痛学”的探索之路。

  为此,韦绪性长期深入临床观察,寒暑不辍,笔耕不止,在系统总结其父诊疗疼痛经验,以及大量临床资料和学术理论积累的基础上,他于上世纪90年代初相继主编了我国首部大型疼痛学专著《中医痛证诊疗大全》和《中西医临床疼痛学》,皆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列入重点书目出版发行,并被评价为中医疼痛学的奠基之作。这标志着我国中医疼痛学新学科的创建,填补了国内中医疼痛学研究的空白。

  有行业报对此予以高度评价:“中医学对此(疼痛)尚无明确的学科划分。为弥补这一空白,韦绪性相继主编出版了《中医痛证诊疗大全》《中西医临床疼痛学》,构建了中医疼痛学的理论框架和诊疗规律,突破中医‘见痛休止痛’等传统观点,率先提出‘辨主症,务在止痛’的诊疗观,创‘论治步骤’新格局,充分代表了当今中医痛证研究的较高水平。”中国工程院院士、全国人大常委董建华教授盛赞此书“实从古未有之奇编”。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医大师陈可冀教授高度评价:“该书对疼痛临床的150余种疾病,从基础理论到临床诊疗,做了很系统的阐述,融汇了中医、西医及中西医结合对疼痛的诊疗经验,不仅实用性强,且颇多创建,弥足珍贵。”国医大师李振华教授称该书:“顺应了临床之急需,填补了国内空白……其从整体上构建了疼痛学理论框架和诊疗规律,见解独到,观点新颖,颇多新见。”依据其创建疼痛新学科的优势,在省级疼痛学会尚未建立的情况下,韦绪性于2000年在安阳市率先发起创建了河南省首家疼痛学会,并当选为主任委员。同时他不遗余力,还创建了疼痛分院和疼痛诊疗中心。尽管其对于中医疼痛学的研究成绩斐然,他总是谦虚地说:“我不过是站在前人肩膀上,做了一点开头工作而已。”

  随着韦绪性对疼痛临床研究的日益深入,其学术继承人将他有关学术见解和临床经验整理编写成《全国名老中医韦绪性辨治疼痛病精要》一书,书中主题部分被出版社确立为“韦氏中医疼痛学”。该书完善了中医疼痛学的理论框架,以《黄帝内经》等历代中医典籍为据,结合临床实际,将痛证的病机系统总结为“痛证病机五论”,即“不通则痛论”“不荣则痛论”“不通不荣相关论”“诸痛属心论”“久痛入络论”,分别予以深入阐发,从而为疼痛的辨证论治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书中针对卒痛、久痛的病机和临床特点,创立了抓主症、从标止痛,辨病性、从本治痛,防复发、杂合以治的“痛证论治步骤”新格局。韦绪性首创的“中医疼痛靶向疗法”,包括非药物靶向治疗、药物靶向治疗、针灸靶向治疗,被广泛运用,具有定向精确、治疗针对性强等特点,可以多环节、多靶点治疗各种疼痛,提高疗效。疼痛类病-主证-主方诊疗模式系韦绪性诊疗疼痛的经验总结,具有类病同证同治、辨病辨证结合、诊断准确、有利于提高疗效等特点。

  他所创制的笑痛系列方剂,系治疗疼痛的专方,由笑痛主方和笑痛类方组成,包括通天笑痛方、通脉笑痛方、蠲痹笑痛方、强督笑痛方、月舒笑痛方五大系列,广泛用治诸多痛证,且病证结合,具有类病同治、异病同治等优势。如针对关节顽固疼痛“正虚邪伏,痹阻脉络”的病机特点,他率先提出“伏邪痹病”学术主张,总结出“蠲痹笑痛”系列方,屡用屡验。

躬身临床 一心为公

  韦绪性认为,做人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关注的核心问题,即所谓“未做事,先做人”。因此,无论医疗、教学、科研和医院管理工作多么繁忙,他始终坚持“医生不离病人,理论研究不离临床实践”的信念,以满足患者需要为准则,认真、热情、诚恳地对待每一位患者,常年坚持按时出专家门诊和查房,中午12点前很少下班,往往在下午1点左右才能诊治完患者,门诊量总是位居医院前茅。由于疗效显著,他被患者亲切地称为“韦一趟”,以致于闹出许多患者慕名到医院挂“韦一趟”专家号的笑话。

  多年来,韦绪性坚持义诊和公益讲学,到危重患者家中出诊,不计任何报酬,并坚持免收挂号费、诊察费,每年为患者减免费用达40余万元。同时,他编写了《养生小顾问》科普著作,免费向社会各界发放3万余册。

  随着就诊患者的日益增多,他在退休多年的情况下,诚邀几位朋友的支持,在其创办的安阳市笑痛中医研究所附属门诊部基础上,扩建成高起点、高标准的安阳笑痛中医医院,以缓解患者看病难的局面。该院系以治疗疼痛病、疑难病为特色的综合医院,以“笑痛孝老,医养合一”为院训,开诊不到半年即患者盈门,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赞誉。《中国医院院长杂志》以“笑痛中医院:以特色发展赢取市场”为题,报道了该院的办院经验。韦绪性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老而弥坚的执着追求,因此可见一斑。(秦晓 赵光辉)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