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本经》:蒲黄——祛瘀止痛 利水通淋 凉血止血

时间:2017-03-2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石恩骏

  蒲黄,“味甘,平。主心腹、膀胱寒热,利小便,止血,消瘀血。”(《本经》)

  蒲黄微甘微辛,性微寒,入手足厥阴经血分。生蒲黄揉碎结块,除净杂质即得。蒲黄粉置锅内武火炒至黑褐色存性,其性涩。《经》云蒲黄止血,消瘀血,其为具化瘀作用之止血药可知,化瘀而止血,清源而澄流,是为良药,适用于一般衄血、咯血、吐血、便血、尿血、妇科崩漏及创伤出血。虽古来强调止血之用蒲黄须炒至黑褐色,余疑若炒至炭样物,仅能取其收涩止血之效果,难存蒲黄凉血止血之本性也。

  《简便单方》治肺热衄血:蒲黄、青黛各1钱,新汲水服之,或用生地汁调下。

  《简要济众方》治吐血、唾血:蒲黄1两,捣为散,每服3钱,温酒或冷水调下。

  《圣惠方》治鼻衄经久不止:蒲黄2、3两,石榴花1两(末),和研为散,新汲水调下。

  《僧深集方》治卒下血:蒲黄、甘草、干姜等分,酒服方寸匕,日3次。

  《圣济总录》治妇人月候过多,血伤漏下不止:蒲黄(微炒)、龙骨、艾叶,蜜丸如梧桐子大,每服20丸,米饮下。

  众多止血良方,未将蒲黄炒至炭也。浙江王氏老医重用生蒲黄治疗眼科多种出血证甚有体会,以为眼内出血,不同其他部位,血止后若遗留瘀血样物,仍严重影响视力,生蒲黄不仅止眼内出血,更可促进残留物之吸收,所谓止血又善行瘀,用于眼科诸种出血远胜他药。一般20克左右,气滞夹瘀者,蒲黄与理气药同用,而瘀血所致眼底出血最为常见,重用生蒲黄50~60克化瘀止血,目睛得气血濡养,视力逐渐恢复也。若眼内出血不甚大亦不甚急者,生蒲黄10~20克开水泡服代茶饮,亦可控制出血。此经验甚可取也。

  蒲黄祛瘀止痛,具推陈致新之功。《局方》失笑散(蒲黄炒香、五灵脂酒研,各等份)治心腹剧痛或产后恶露不行,或月经失调,少腹急痛等证。

  血府逐瘀汤加蒲黄,其活血化瘀、顺气通滞之力甚强,可用于冠心病心前区剧痛,痛处固定不移,胸闷心悸,短气喘息,面色青紫,舌有瘀斑,六脉实牢之心脉瘀阻者。余常用蒲黄于清利痰热方中,治疗冠心病因肺部感染而诱发加重者,其证咳嗽频频,痰多或稠,胸闷气促,心悸烦热,舌脉有瘀,此为临床常见证型。

  王清任少腹逐瘀汤主治少腹瘀血积块疼痛,或痛而无积块,或少腹胀满,或月经一月见三、五次,连接不断,或崩漏又兼少腹疼痛等证,也有用于宫外孕等急腹症者。

  蒲黄可以利水通淋、凉血止血。《济生方》小蓟饮子治下焦瘀热血淋,尿中带血,小便频数,赤涩热痛,或尿血鲜红,舌红脉数,知蒲黄性凉能清利小肠、膀胱之结热也。蒲黄加于八正散、五淋散中亦可治一般湿热下注热淋,小便浑赤涩痛、淋漓不畅、小腹急满、往来寒热,凡尿道炎、急性前列腺炎、尿结石、肾盂肾炎等下焦湿热者重用蒲黄,其通淋之力甚宏也。

  今人有以蒲黄、黄芪、仙灵脾、三七、鹿衔草、生甘草治肉眼血尿;以蒲黄、当归、鹿茸、生地、冬葵子治疗肾虚血尿;以蒲黄、冬葵子、黄芪、生地、麦冬、当归、车前子治疗气血不足之血尿,或取蒲黄止血尿之专功也。

  蒲黄活血散瘀、收敛消肿,胃、十二指肠溃疡若为瘀血停滞者,必然胃脘疼痛胀满,痛有定处,如椎如刺,久痛难止,食后痛甚,脉弦紧涩,贵州王锡章氏以失笑散合乌贝散治之有常效,若脾胃气虚,加四君子汤;脾胃寒气重加黄芪建中汤。

  慢性胃炎病久而屡发,余家有扶正养胃汤(黄芪、党参、炒白芍、炒枳壳、炒白术、茯苓、石菖蒲、白及、乌贼骨、蒲黄、炙甘草、炒地榆)治之恒有效验。一般慢性胃炎未必可见瘀血见证,或因蒲黄可清胃中湿热而愈胃粘膜充血糜烂水肿,自有生肌敛疮之力。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