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郭诚杰:临床应用麦芽经验

时间:2017-03-3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张卫华 胡瑶

  国医大师郭诚杰教授从医近70载,临床擅长运用针药治疗各科疾病,尤其是疑难顽疾屡见奇效,深受广大患者的赞誉。临床对麦芽的应用,得心应手。

  麦芽为消食之品,性平味甘,功长行气消食、健脾开胃、退乳消胀。郭诚杰教授临床应用本品,法古而又创新,炮制有考究,用量有法度,煎服多样化,组方配伍,灵活自如,每收良效。

清泄肝胆 利湿退黄

  郭诚杰教授认为,麦芽不仅善于疏肝,又有较好的清泄肝胆、利湿退黄作用,是治疗急、慢性肝胆疾病的良药,如甲型或乙型肝炎、阳黄或阴黄等患者,临床多表现为肝郁挟湿或肝郁湿热相杂(湿被热蒸,热被湿裹,湿热交织,气机郁阻)。

  郭诚杰教授认为,麦芽擅长健脾护胃,脾主湿,胃主燥,脾得麦芽而水湿得运,胃得麦芽湿浊得化。正如张锡纯所云:“盖以麦苗之性,能疏通肝胆,兼能清肝胆之热,犹能消胆管之炎,导胆汁归小肠也。”对于肝胆郁滞、湿热交阻而无黄疸者,郭诚杰教授主张首遣20~30克生麦芽,并处女贞子、旱莲草、板蓝根、北柴胡、炒枳壳、赤、白芍、生白术、生甘草、白花蛇舌草等之类,同煎,饭前同服,1日2~3次,10天1个疗程。对于胆汁外溢之阳黄、阴黄者,取生麦芽30~50克,配伍茵陈、栀子、黄芩、虎杖、蒲公英、土茯苓、车前子、赤芍、丹参、薏苡仁等利湿退黄药,效果良好。对于此肝胆湿热者,麦芽并非苦寒而清泄肝胆湿热,而是味甘入脾,健脾而化湿,性平淡渗,使热邪从下利出。对于无湿邪的肝胆病患者,麦芽可直接发挥疏肝利胆之作用。

  【典型案例】

  患者,男,23岁,2014年12月26日初诊。

  主诉 身目发黄伴发热1周。皮肤及巩膜黄染,发热,尿赤,大便溏,身痛,疲乏,纳呆,脘痞,恶心,口苦口干,舌红,苔白黄而腻,脉弦滑数。

  诊断 黄疸湿热并重型。

  治法 清热利湿解毒。处方 金钱草20克,茵陈20克,土茯苓15克,茯苓10克,虎杖10克,柴胡10克,生麦芽50克,白花蛇舌草15克,白茅根12克,丹参15克,甘草5克。水煎400毫升,分2次口服,日1剂。

  服上药20剂后,除微感疲乏外,余症基本消失。遂于原方基础上加减,易土茯苓、金钱草为郁金10克,旱莲草15克,赤芍15克,黄芪30克,生麦芽量减少至25克。又连服10剂,诸症消失,复查肝功正常而病愈。

炒用消食 醒脾健胃

  郭诚杰认为,脾主运化,胃主收纳,其性宜燥,而麦芽炒后气香味浓,其性甘燥,脾胃之性与炒麦芽之性相同,其同气相求。郭诚杰认为,麦芽炒后能激发、活跃脾胃功能。临床应用炒麦芽既可消食,又可醒脾健脾益胃,即具有消补兼备之效。诚如《本草汇言》所云:“大麦芽,和中消食之药也。补而能利,利而又能补。如腹之胀满,膈之郁结,或饮食之不纳,中气之不利,以此发生之物而开关格之气,则效非常比也。”大凡或因饮食过量,或脾胃虚弱而运化无力,或湿困中土而水谷难行,或年老脾胃运化衰退所致之食后脘腹胀满、食少纳呆、嗳腐吞酸、口臭、大便臭秽、矢气而作、泄泻等,效果均较显著。对于食后昏困、四肢繁重之脾胃气虚、中土不运、清阳不升者,郭诚杰从东垣“补中益气”“升阳益胃”出发,多施以六君子汤,均必加炒麦芽20~30克,补脾又消导胃肠之积滞;对于肉食积滞者,常遣炒麦芽30~40克,配以炒山楂20~30克,槟榔10~15克,鸡内金15~20克,共奏消食化积之力。

  【典型案例】

  患者,女,28岁,2013年12月10日初诊。自述半年前因饮食不洁而致急性腹泻,自行服药后好转,但自觉病后纳少、食后饱闷、大便溏薄。近2月上述症状较前来明显加重,甚至饭未吃完昏昏欲睡,食后脘腹胀满、嗳腐。

  主诉 便溏,1日3~4次,神疲倦怠,形瘦面黄,语声低微,畏寒,舌淡苔白,脉缓弱。

  诊断 谷劳病。

  证型 脾阳虚证。

  治法 温运脾胃,辅以消食、理气。处方 党参20克,炒白术、煨木香、茯苓各15克,炮姜、炙甘草、砂仁(后下)各6克,山药、炒麦芽、神曲、山楂各30克,吴茱萸、益智仁、陈皮各10克。水煎300毫升,分2次温服。连服12剂后,自诉饭后昏困症状较前明显好转,畏寒明显减轻,大便趋于成形。前方去吴茱萸、益智仁,复进7剂后,诸症痊愈,并嘱患者注意饮食调护。1月后随访,患者面色红润,饭量大增,食后不困,大便成形。

  临床对麦芽的使用,郭诚杰潜心习研前贤医家之说,并在自己的临床实践中加以广泛应用,进而大胆创新,经多年的临床探索,对应用麦芽积累了很多独特而丰富的经验。

  郭诚杰在炮制上,或生用,或炒黄用,或炒焦用,或生炒同用,其主治作用不一;剂量上,小则5~10克,中则20~50克,大则200~300克或以上,其适应证迥然有别;组合上,麦芽的作用有时稍显“力薄”,于是在临床应用时,善于抓住其药之专长,再因人、因病、因位、因证遣药配伍组方,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功效,以彰其力,或单用麦芽一味,病症对应,其效亦佳;煎煮上,或单煎,或泡茶,或与它药同煎,其不同的有效成分随其煎煮方法的不同,而释放入液,其果同归。郭诚杰掌握了麦芽“药有个性之专长,方有和群之妙用”而获得较好临床疗效之因。

  (文中所载处方、治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