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中医流派

当儿科医生遇见五运六气

龙砂医学

时间:2017-05-2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王静

  清晰记得2015年9月,在我们医院承办的国家继教项目“膏方治未病临床应用培训班暨五运六气理论在膏方中的应用学术研讨会”上,我第一次亲密接触龙砂医学流派,第一次系统听讲五运六气相关知识与临床应用,第一次惊叹三因司天方对沉疴痼疾、危急重症桴鼓相应的神奇疗效,第一次理解天、人、邪三因学说的真正含义……太多个第一次更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学习、从事中医十几年的浅薄与无知,认识到自己竟连中医传统文化殿堂的大门还没窥见。

  2015年12月,我得到本院龙砂医学流派后备传承人唐明副院长和妇科徐慧军主任的引荐,有幸拜师龙砂医学流派代表性传承人顾植山教授学习五运六气。每每听初入门的弟子戏称,参加五运六气培训班就是听“天书”,我也不例外,总感深奥繁杂,不知从何学起,从哪下手。课后相机请益,顾植山教授启发我:“你从事儿科临床工作,不妨从三因司天方入手,先依葫芦画瓢。正如缪问《三因司天方·跋》所言:‘代有哲人,论及司天,皆无所发明致治之理,使学者不欲卒读,使舍是方,何所式宗哉。’”我开始认真揣摩学习顾植山教授和同门师兄姐的医案,在门诊择机试用,竟然屡获奇效。这不仅使我对学习五运六气的兴趣大增,也使很多患者一改对中医“慢郎中”的偏见。

  这些收获反过来督促我开始更加用心去学习有关运气学说的经典著作,以及顾植山教授的临床带教医案和《中国中医药报》五运六气专栏的文章等;更加积极参与龙砂医学流派传承工作室组织的每一次学术活动;更加主动地抓住每一个和同门师兄姐请教的机会;更加大胆地运用五运六气理论指引临床诊疗。同时,不断更新并增长我对中医药学的认知:

  中医中药果能覆杯而愈 我拜师跟师时间不长,临床对三因司天方等运气方的运用,往往也只是机械照搬。尽管如此,三因司天方用于儿科疾病,如鞘膜积液、顽固性湿疹、抽动秽语综合征、癫痫等疑难杂症效堪神奇。自从我有了三因司天方这个“法宝”,对这些中西儿科医生都束手无策的顽疾,我却由原来的惧怕转变为兴奋,既是为解除患儿及家庭的疾苦而兴奋,也是为运气理论指导临床的屡屡神效而兴奋。

  重新思考中医中药 我学习五运六气理论并运用司天方之前,反思自己,本身对中医就缺乏自信,遣方用药往往要从现代西医药理角度,多加一两味中药方觉安妥,甚至有时还非要加上西药来保驾护航。学习五运六气之后方才领会,倘识“天、人、邪”三因,病无余蕴,医事之要无出此也。用药之妙,岂思议可及哉。

  简便廉验才是真正人文关怀与普世精神 三因司天方、经方中往往寥寥数味药,大都没有什么昂贵药材,价格低廉。有些人误解中医中药起效慢,而临床应用三因司天方发现,只要病机抓得准,只需三剂五剂,常常几十块钱就治愈疾病,根本没有因为沉疴痼疾必须大方久服方能奏功,患儿和家长都能欣然接受,真正可谓简便廉验。

  龙砂膏滋方是中医“治未病”的有效抓手 基于运气理论的膏滋方治未病是龙砂医学流派的学术特色之一,临床用于儿科治未病也是效果显著。通过跟师学习,我逐渐认识到,龙砂膏滋方承载了深厚且独特的中医文化内涵:重视培补命门元阳,顺应“冬至一阳生”;注重阴阳互根,阴中求阳;强调结合五运六气抓“先机”,兼顾患者运气体质及当年和来年运气特点组方等。

  在顾植山教授的指导下,我将这种基于运气理论的膏滋方作为五运六气理论的一种载体形式学用于儿科治未病,临床统计发现在反复呼吸道感染、哮喘、腺样体肥大、过敏性鼻炎等患儿体质的增强、发病次数的降低上有着显著效果。

  膏滋方口感良好、服用方便、易于贮存并方便携带,形式更易于患儿及其家长接受,且大大降低了患儿发病次数和家庭年诊治费用支出,也充分彰显了中医“治未病”思想,受到了患儿及家长的欢迎与好评。

  (文中所载处方、治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