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李士懋:中医药善治急危重症

时间:2017-06-0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张再康

  中国历史上有文献记载的瘟疫流行百余次。中医在长期与急危重症做斗争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治疗经验。从《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诸病源候论》《千金方》《医经溯回集》到《温疫论》《广瘟疫论》《伤寒瘟疫条辨》《疫疹一得》,中医经典论著中有大量有关中医治疗流行病、传染病和急危重病的文献记载,是治疗急性病的宝贵财富。新中国成立后,中医治乙脑、外感、流行性出血热乃至非典型肺炎等成功案例,亦再次证实了中医善治急性病的论断。

  但是,由于现代医学的迅速发展和中医本身对急危重症研究的忽视,导致中医在治疗急危重症方面处于不利的劣势,大大逊色于西医。要想把中医治疗急危重症的优势发挥出来,就必须迎头赶上,抓紧将短板补齐。

【诊治急危重症数万例】

  已故国医大师李士懋教授认为,中医不是“慢郎中”,中医在治疗急危重症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有的急症单纯中医就能搞定,有的急症可在西医配合的基础上,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1962年,李士懋从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大庆油田总医院任儿科专职中医大夫。那时的大庆自然环境恶劣,冬天气温很低。因为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所以病人特别多,尤其是儿科患者更多。病种主要为高热、昏迷、休克、麻疹、肺炎合并心衰、流脑、菌痢、中毒性消化不良等,几乎全部是急危重症。由于是急危重症,所以死亡率非常高。在大庆油田总医院儿科工作的8年中,李士懋诊治的急危重症累计数万例。

  当时有一些白胖的麻疹患儿,麻疹合并肺炎、心衰,患儿体温达到41℃以上,疹子出不透,使用中西医常规治法疗效不佳,有没抢救过来而死亡的病例。李士懋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有时间就去查阅资料。他看到《中医杂志》上有篇文章,指出这类病不是火热炽盛证而是真寒假热证,不应该用寒凉法,而当用温阳补托法。不应该用升麻葛根汤、银翘散等辛凉解表方剂,而当选用张仲景《伤寒论》中回阳救逆的经典名方四逆汤、参附汤加减治疗。李士懋很受启发,后来用炮附子、桂枝、干姜、人参、白术、生黄芪、当归、山萸肉等药物加减治疗这类患儿,随后六七例都奇迹般地救活了。

  还有一个重度消化不良的患儿,呕吐、腹泻剧烈,已经手足厥冷、神志昏聩了,家里人抱头痛哭,跪在地上哀求大夫救救孩子。李士懋嘱咐患儿家属浓煎频喂四逆汤,患儿最终阳复而愈。

  还有一个中毒性菌痢的患儿,送来时心跳、呼吸、血压、脉搏皆测不到,全身冰凉,不知是死是活。后用棉花绒放在孩子鼻孔处看到有微动,才知尚有呼吸。那时抢救休克用正肾素,已加至1:100极量仍毫无反应。李士懋嘱其家长用大量艾条灸患儿的肚脐、关元、气海穴,连续3个多小时,患儿竟然复生。灸以回阳,竟有此殊功,令人惊奇。

  在当时那种特殊条件下,李士懋通过学习中医经典著作,用中医治好了许多急危重症的患儿,突显了中医治疗急危重症的优势,也为他重视中医急症研究奠定了基础。

  1979年,李士懋调到河北中医学院,主要在门诊应诊,这其中也不乏一些急危重症,如高热、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再生障碍性贫血、肿瘤、中风等。例如,他用新加升降散加减治疗高热,用清瘟败毒饮加减治疗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再生障碍性贫血,都取得了满意的疗效。

  河北省某医院中医科一位名老中医,也是李士懋的一位老校友,因为天气寒凉而感冒,高烧寒战,进而迅速造成大叶性肺炎、心包积液、呼吸循环衰竭,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他的家属请李士懋到医院会诊。李士懋诊其脉洪大躁数,根据《伤寒论》“脉数急者为传也”和《内经》“热不为汗衰,脉尚躁盛者死”等理论,用清代名医余师愚的名方清瘟败毒饮加减治疗,患者因此而获愈。

【中医治疗急危重症的经验亟待挖掘、整理、发扬】

  中医治疗急危重症的宝贵经验,散落在中医古籍中,需要一大批中医有识之士去挖掘、整理、发扬。例如,临床大家张锡纯对病情危重的脱证有深刻的认识,善用山萸肉敛元气以救脱,并附有医案11则。这11则医案中,患者的症状不同程度地具有遍身冷汗、四肢逆冷、心中怔忡摇摇不支、喘逆气息不续、言语错乱或呼之不应、身躯后挺、不露目睛、脉象无根或若有若无等真气欲脱的危重证候。张锡纯认为山萸肉“大能收敛元气,振作精神,固涩滑脱”,单纯用山萸肉救治了其中4例,以山萸肉为主配伍山药、台党参、龙骨、牡蛎等药物救治了其余7例,疗效显著而迅速。

  李士懋认为,张锡纯所描述的脱证与现代医学中的低血容量性休克和心源性休克的临床表现非常相似。山萸肉的收敛元气、固涩滑脱之功,不仅具有抗休克的功能,而且具有强心、恢复呼吸、改善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李士懋在临床实践中,遵张锡纯用药之旨,对真气外越的脱证,常重用山萸肉浓煎频服,常取得满意疗效。这充分说明了张锡纯的经验具有可重复性,经得起临床实践检验。

  李士懋对急危重症的诊治有着丰富的经验,对中医温病学有着独到的见解,在此基础上撰写了《叶天士温热论求索》《薛生白湿热论求索》和《温病求索》3本温病学专著,为中医急症学的发展提高做出了新的贡献。

【中医急症学的研究要借助现代科学技术手段】

  只有借助现代科技手段,中医急症学才可能有较大突破和迅猛发展。例如,李士懋开展了山萸肉救脱复苏的现代研究,也即肝主疏泄与脱证的研究。他认为,脱证是指正气衰亡而脱越,阴阳势将离决的垂危状态,现代医学的重度休克、心衰、心律失常、心梗等,皆属中医脱证范畴。中医将脱证分为阴、阳、气、血、津液、精等类型,历来皆扶正固本以救脱,从没有人提出从肝论治脱证。

  唯独临床大家张锡纯提出了“肝主脱,凡脱皆脱在肝”的学说,认为肝气虚极,疏泄太过,导致真气不藏而脱越。目前国内多从肝气郁结、肝阳上亢、肝经湿热入手对中医肝脏加以研究,但对肝主脱证的研究极为少见。抗休克治疗也多从具有益气、养阴、温阳作用的人参、附子、麦冬、生脉饮、参附汤等入手加以研究,而从收敛元气之山萸肉入手加以研究者较少。

  李士懋选择心源性休克、感染性休克、失血性休克、心肌梗死、心律失常等多病种开展了“肝主脱和山萸肉敛元气”的全面系统的临床研究。他组织科研团队,将山萸肉有效成分分离提取制成山萸肉注射液,应用家兔失血性休克模型和家犬心源性休克模型开展了山萸肉注射液的实验研究,从神经递质、内分泌、免疫、酶学、细胞因子、C~fos和C~myc基因表达、钾钙离子调节、线粒体、心肌细胞培养、血流动力学等多侧面、多层次进行了广泛深入研究,为张锡纯“肝主脱和山萸肉敛元气”学说提供了现代实验依据,为中医应用山萸肉开展急症工作奠定了现代药理学基础。

  (文中所载处方、治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