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适宜技术

针灸闪罐治疗肠梗阻术后腹胀

时间:2017-07-2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侯献兵

  患者,女,42岁,于2015年10月18日来诊。诉肠梗阻术后20天,反复腹胀、恶心、呕吐10余天。20天前因肠梗阻他院行手术治疗,术后恢复可,饮食二便正常,10天前行上腹CT造影后出现腹胀、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难以进食水,无发热、胸闷、停止排便等症状。现有上腹部胀满,上脘穴区有压痛,排气排便尚可,腹部平坦,未见胃肠型及蠕动波等,腹软,未见明显压痛、反跳痛、墨菲征等;腹部叩鼓音,未见移动性浊音、肝肾叩击痛等;肝脾未触及,肠鸣音正常存在,不亢进。舌红、苔白腻,脉弦滑。

  诊断

  腹胀(肝郁脾虚,阳虚血瘀)。

  治疗

  腹部震颤闪罐 按顺时针方向,以3号玻璃罐由左梁门→左天枢→左水道→关元→右水道→右天枢→右梁门→中脘→左梁门,循环闪拔,并在腧穴留罐时手持玻璃罐底部以掌部带动玻璃罐施以低频震颤手法,频率300~600次/分,操作时间20~60秒,然后起罐,再在下一腧穴如此操作,每穴闪罐10~15次,以患者自感腹部有温热感、放松感、腹部皮肤潮红为度。留罐取穴梁门、天枢、水道、章门,留罐10分钟。

  针刺取穴 曲池、合谷、中脘、梁门、天枢、水道、气海、足三里、阴陵泉、上巨虚、下巨虚、太冲。操作时让患者仰卧取位,穴位局部皮肤常规消毒后,使用0.30毫米×40毫米针灸针,腧穴常规直刺20~35毫米,留针30分钟。

  艾条温和灸上巨虚 以患者感觉耐受为度,每次30分钟。治疗1次/日,每5为一个疗程。首次治疗时排气增加,腹胀、恶心的症状即感减轻;第1次治疗后自述食欲有所增加,早晨有恶心未出现呕吐,体力有所恢复;第3次治疗后腹胀消失,上脘穴区压痛消失,自针灸后未再出现呕吐,偶有恶心,排便每日1次;第6次治疗后病症基本消失,进食后偶恶心,办理出院手续;而后,门诊继续巩固治疗3天,诸症消失,停止治疗。

  讨论

  笔者依据临床观察,提出综合采用腹部震颤闪罐、艾灸、针刺等多种方法“杂合以治”以提高治疗肠梗阻术后腹胀临床疗效的方案。“杂合以治”的思想源自《素问·异法方宜论》:“故圣人杂合以治,各得其所宜。故治所以异而病皆愈者,得病之情,知治之大体也”,笔者认为这是依据病邪的特异性、中病层次、体质特异性及刺灸法的特异性选择不同针灸方法的原则。腹部震颤闪罐直接作用于局部可以改善微循环,扩张血管,促进血液循环,亦有加快镇痛类药物代谢之功效,在腹部闪罐时,同时施以低频震颤手法,类似于推拿中的震法,同样可以起到减轻疼痛、调节胃肠蠕动、调节内分泌和自主神经功能、安定情绪的作用,其直接作用于病变部位,可快速恢复胃肠功能;艾灸大肠之下合穴上巨虚可行气止痛、温阳通络;“大肠手阳明之脉,……络肺,下膈,属大肠”,故针刺取曲池、合谷以宣肺通肠、行气活血;中脘、梁门、天枢、水道、气海为腹部局部取穴,可调畅局部气血,改善胃肠蠕动;足三里、上巨虚、下巨虚,分别为胃、大肠、小肠之下合穴,三穴配合使用可行健胃、降浊、导滞之功;太冲为肝经之原穴,阴陵泉为脾经之合穴,二穴配合使用可疏理肝气、强健脾胃。诸穴合用,总以疏肝健脾、温阳活血,则诸症得以消除。

  (文中所载处方、治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高继明)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