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针以治神为首务,效以神应为保证”,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从神的生理、病理、治疗上剖析了针刺调神的内涵

石学敏针刺调神思想

时间:2017-09-0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俞晓旸

  国医大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学敏教授强调调神在针刺治疗中的运用。他勤求古训,师古而不泥古,勇于创新,以“脑神”立论,以科学严谨之态度,总结临床经验,进行科学、系统的研究,逐步形成了其针刺调神的学术思想体系。现将这一思想体系阐述如下。

  脑为元神之府

  《素问·脉要精微论》指出“头者,精明之府”,《三因极一病证方论》也提出“头者……百神所集”,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强调“脑为元神之府”。石学敏指出,脑主神明与心主神志是并存的,但是脑所主之神是广义的神,它包括机体的外在生命活动和内在精神活动,起着决定性作用。心主神志指狭义的神,是广义神的一部分,是在心主血脉的基础上派生出来的。脑是人体耗氧量最多的地方,它对血液的要求非常多,所以脑功能的正常发挥与心把血液推动到脑密切相关。《灵枢·营卫生会》曰:“血者,神气也。”《灵枢·平人绝谷》曰:“血脉和利,精神乃居。”石学敏通过大量的临床观察指出,血是精神活动的重要物质基础,心血虚,常出现惊悸、失眠、多梦等症状,甚至出现烦躁、恍惚、昏迷等神志失常改变,从而说明血与精神、神志、情志活动密切相关。正如《素问·八正神明论篇》所言:“血气者,人之神,不可不谨养。”因此,可以说心通过主血脉来完成其主神志的功能,而人体一切精神、思维、记忆、神志、情绪、意志等心理活动都受脑神的统配,心神功能的发挥,归属于脑主神明的功能之中。

  凡刺之真,必先治神

  《素问·保命全形论》有云:“凡刺之真,必先治神,五脏已定,九候已备,后乃存针,众脉不见,众凶弗闻,外内相得,无以形先,可玩往来,乃施于人。”可见治神是针刺治疗成败的先决条件。具体而言,在针刺治疗前充分掌握患者的病情,做到“五脏已定,九候已备”“外内相得,可玩往来”;施朮时情绪稳定,精神专一,做到“持针之道,欲端以正,安以静”“必一其神,令志在针”;患者也需配合医者提前摆好体位,平静心情,医患配合,达到“病者之精神治,则思虑蠲,气血定,使之信针不疑,信医不惑,则取效必宏,事半功倍”。

  凡刺之法,必先调神

  石学敏积多年临证之心得,提出“神之所在——脑为元神之府;神之所主——人体一切生命活动的表现;神之所病——百病之始,皆本于神;神之所治——凡刺之法,必先调神”。从神的生理、病理、治疗上剖析了神的内涵,形成了其治神的学术体系。他认为神是人体整个生命活动的最高主宰,代表了人体的生命活动力,而一切生命活动的动力是“气”,所以神是气的总概括。气为神之使,神为气之用,神存则机生,神去则机息。神伤不仅可发生神志之疾,更能使脏腑气血、四肢百骸功能失常,而变生诸病,所谓“主不明,则十二官危。”故疾病的治疗必须以病人神气的盛衰为依据,以调理神气为根本,此为治病取效之关键。

  醒神开窍法治疗中风 石学敏认为,中风的发生,多是在内伤积损的基础上,复因劳逸过度、情志不遂、饮酒饱食或外邪侵袭等诱发,引起阳亢风动,挟痰、火、气、血,上蒙清窍,清窍为之壅塞,窍闭神匿,神不导气发为中风;提出“窍闭神匿,神不导气”是中风病机之关键,强调“神”在中风病发病中的主导作用,重视调神,创立“醒脑开窍针刺法”。该法以内关、水沟、三阴交为主穴,辅以极泉、尺泽、委中疏通经络;水沟为督脉、手足阳明经之会,督脉起于胞中,上行入脑,取之可开窍启闭以醒脑、醒神;内关为八脉交会之一,通于阴维,属厥阴心包之络穴,有养心宁神、疏通气血之功;三阴交为足太阴、足厥阴、足少阴三经之会,有益肾生髓之效;肾藏精,精生髓,脑为髓海,髓海有余可促进脑的生理功能的恢复,三穴相配可促进脑组织的代谢和修复,改善大脑的生理功能,起到“醒神开窍”的作用;其余腧穴为疏通经络之用。

  醒脑益智法治疗血管性痴呆 血管性痴呆是指由缺血性卒中、出血性脑卒中和造成记忆、认知与行为等脑区低灌注的脑血管疾病所致的严重认知功能障碍综合征,其临床表现为执行功能受损显著,常伴焦虑、抑郁或欣快等精神症状。血管性痴呆属于中医痴呆的范畴。石学敏认为,痴呆属本虚标实之证,病位在脑,以精血亏虚、脑髓失养为本,痰浊血瘀蒙蔽清窍为标;脑髓空虚,痰瘀上蒙,窍闭神匿,神机失用发为痴呆。治以调神益智、平肝通络。针取水沟以醒神开窍,内关安神调神而为君;百会升举阳气,振奋阳气而养神,四神聪健脑益智而为臣;佐以丰隆化痰,太冲、风池息风以治标;诸穴合用使精血充盈,窍开神醒,机灵神明而达醒神益智之功。该针法经临床研究证明能有效地改善患者的智力、记忆水平,改善血液循环,增加脑灌流量,减轻过氧化损伤,使受损的神经细胞活性增强,脑功能得以改善。

  醒神豁痰法治疗癫痫 癫痫多以痰邪作祟为因,风火扰动,痰瘀蒙蔽清窍而发病。而石学敏则主张本病当责之于元气本虚,无以上荣于脑,脑神失养,神失所司,脏腑功能失调,使脏气不平,痰浊内生,上蒙清窍发为癫痫,其中“神失所司,痰浊内阻”是病机的关键。治以益气醒神,豁痰开窍。温补关元以培补元气而治本,雀啄水沟通督镇静而醒神,针泻内关开启清窍之闭,宣发心神之气,配以三阴交健脾化湿以绝生痰之源,如此则神醒闭开,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研究该针法能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脑营养,促进大脑功能的恢复,调节脑内神经突触间神经递质的失衡,抑制病灶的过度放电,从而缓解癫痫发作。

  调神解郁法治疗郁证 郁证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对于狭义之郁证,石学敏认为乃由于肝失疏泄、脾失健运、脏腑阴阳气血失常,使脑失所养而致神无所依、神无所主、神气郁逆、使道闭塞而成,强调“神气郁逆,使道闭塞”是郁证病机之关键。治当理气调神、开窍解郁。针泻内关宣神气之郁,开使道之闭;雀啄水沟宣通任、督之气,开启元神之府之窍;配以百会振奋阳气,而奏“阳气者,精则养神”之效;平补三阴交,三阴共补,滋阴养血而柔神;诸穴相伍共奏调神定志、解郁醒神之功。研究表明,该针法能明显改善郁证患者的临床症状量化指标,增加血浆中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含量。

  调神导气法治疗疼痛 疼痛是许多疾病引起的临床常见症状之一。针刺镇痛为针灸疗法一大优势,已被医学界所公认。然其治法多以循经取穴,通经活络为主。石学敏独具匠心地提出调神导气以止痛,依据是“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痛虽因瘀而生,但不离乎心所主,“所以任物者谓之心”,也就是说疼痛是神的生理病理表现。疼痛虽因气血运行涩滞、脉络闭阻不通而致,但其气血的运行赖乎心神的调节,若神机失用,神不导气,气滞则血瘀,痛症作矣。因此治疗当先调其神,令气易行,以意通经,使气机条达,血脉调和,通则不痛。临床常以水沟、内关作为治疗各种痛证的基本方,重在调神,以神导气,疏理气机,使气行痛止;并根据疼痛部位,辅以循经取穴和局部取穴,以调神为主为先,以通经为辅为用,共奏调神导气、止痛移疼之效,用于治疗各种疼痛。如血管性头痛,治以水沟、内关调神理气,风池、天柱、太阳通经活络;坐骨神经痛治以水沟、内关调神理气,环跳、阳陵泉、委中通经活络等。总之,外感内伤之头痛、肌肉关节痛、内脏绞痛、神经性疼痛以及跌打损伤之痛,皆可以此法治疗。

  针灸脑科学研究

  石学敏重视针灸的现代科学研究。现代研究证实,针灸通过体表刺激将信息传输到人体,在脑内整合处理,进而输出指令,调控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调节整体功能,达到改善机体状态、治疗疾病的目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2016年开展了一项名为“刺激周围神经治疗疾病”的计划,该疗法类似于电针疗法。以针刺疗法为代表的神经刺激疗法正越来越受到神经科学家的关注。“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作为我国“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的4个试点项目之一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实施方案的编制工作。而针灸学科也迎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与挑战。这需要广大针灸工作者,传承以石学敏院士为代表的针灸学界前辈们潜心钻研、勇于创新的精神,进一步发掘并丰富针灸的科学内涵,使之更好地为健康事业服务。

  总之,石学敏认为,针以治神为首务,效以神应为保证;并提出神之所在、所主、所病、所治,从神的生理、病理、治疗上剖析了针刺调神的内涵,为针灸医学的传承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值得同行和后辈学习。(俞晓旸 天津中医药大学)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