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中医流派

“简验便廉”永嘉医派

浙派中医

时间:2017-09-20  作者:刘时觉

  南宋“永嘉医派”是中国最早的医学学派,以陈无择为首,其弟子王硕、孙志宁、施发、卢祖常、王暐为骨干,以《三因方》为理论基石,围绕编著、增修、校正、评述、批评《易简方》,开展热烈的学术研究和论争。

  陈言,字无择,号鹤溪,南宋青田人,长期生活在温州,著《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创立三因说,主张由博返约、提纲挈要,走出一条方剂学的由博返约路径。弟子王硕,著《易简方》,仅载录30味药物、30首汤方以及10种成药,追求“易简”达于极致,但存在重大的缺陷。孙志宁为之增修,补充内容,增添方剂,以切合临床需要;施发,著《续易简方论》,广泛补充,规其过失,补其不逮;卢檀,著《易简方纠谬》,激烈批评,纠正其谬;王暐,著《续易简方脉论》,其学说形成完整的理法方药和以诊法、治法为主的理论体系。

  永嘉医派的诊疗特色和理论认识

  鲜明的地方色彩:陈无择根据温州地区湿气重的气候和本土医生的用药经验,创制养胃汤,风行一时;其弟子辈在著述中都引用这个方子,王硕扩充其用、孙志宁主张醒脾。现在的温州医生临床仍惯用平胃散、藿香正气散和养胃汤一类芳香化湿、理气和胃的方剂。

  谨慎的使用辛温燥热药:永嘉医派诸医家组方用药并不偏离当时的大环境,仍习惯用《局方》中辛温燥热的药。但从某种程度上认识到其中的缺陷,在讨论伤寒证治时告诫医者需慎用温热药和艾灸法。

  从片面易简到全面周到:王硕求易求简,但缺乏执简驭繁的思想和手段,缺乏辨证沦治的全面认识,故其学说过于粗略;孙志宁补充增修;施发补遗拾佚;卢祖常极力攻讦,有所纠正,却未能从根本解决问题;王暐注重四诊,强调因证立法、虚实补泻,组方用药依据君臣佐使之道,临床思维全面周到。

  永嘉医派对中医学的贡献

  永嘉医派活跃于南宋淳熙至淳祐(1174─1244年)前后,相当于北方刘完素、张子和、张元素、李东垣学术活动进入高潮,河间、易水两大学派形成之时。永嘉医派的学术成就与河间、易水鼎足而三,共同开创了宋金元时期医学学派争鸣、学术繁荣的局面,成为“医之门户分于金元”的标志。

  将复杂的辨证论治归于简约:陈无择提出“浮沉迟数”四脉为纲说;以及“名、体、性、用”四字述药说。陈氏追求简约、切合实用的医学思想,为永嘉医派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永嘉医派追求实用、易简的创新特色,广受医学界欢迎。

  永嘉医派学术活动带来温州医学的繁荣:王执中著《针灸资生经》,屠鹏著《四时治要方》,张声道著《注解胎产大通论》、《经验方》,何偁著《何氏方》,以及谢守灏、夏元鼎、周无所注的道教医学,都极尽一时之盛。

  与《局方》互相影响:《局方》医学是南宋时期的主流医学,深刻地影响永嘉医派诸医家的学术思想;而在方剂相互转引运用上,永嘉医派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局方》。

  对丹溪学说的影响:永嘉医派从气机着眼认识痰、郁诸证的病因病机,这对后来的丹溪学说有深刻影响。此外,陈无择君火说对于丹溪的相火论,王暐谨慎运用温燥用药对《局方发挥》在相关问题的阐述都有一定启发。(刘时觉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