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中医流派

浙派中医(7)

钱塘医派

浙派中医

时间:2017-11-0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张卓文

  钱塘医派者,乃明末清初医学人才之总称,其以钱塘医家卢复、卢之颐、张卿子为开山祖,以张志聪、张锡驹为中坚人物,并有高士宗、仲学辂为衣钵传人,其后,陈修园等受钱塘医学思想影响尤甚,是我国历史上重要的地区医学流派。其有书院侣山堂,构建于浙江钱塘胥山(今杭州吴山)脚下,乃当时钱塘医家主要医学活动之场所。

  侣山堂者,又名侣山堂书院,为钱塘医派核心人物张志聪创立。钱塘医派医家们在侣山堂研经讲学、著书立说、辩道论医、诊疗疾病。张志聪除召集医学友人及门弟子在侣山堂著述、讲学之外,还以侣山堂为诊所,救民疾苦。因此,侣山堂书院名盛一时,成为当时钱塘医家的主要医学活动场所。《清史稿·列传二百八十九·艺术一》中载:“(志聪)构侣山堂,召同志讲论其中,参考经论,辨其是非。自顺治中至康熙之初,四十年间,谈轩、岐之学者咸归之。” 钱塘医派在当时特殊的时代背景与地域环境中,顺势而为,发展壮大,前后延绵200余年直至清朝末期光绪年间。

  钱塘医派在医学教育方面,集思广益,涌现出大量中医学著作,培养了大批中医人才。侣山堂书院的讲学理念由卢之颐首创于明朝末年。卢之颐在钱塘医派的形成和发展中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可谓钱塘医派的先驱。后来张志聪效仿卢氏,在侣山堂构书院论医讲学,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中医人才,并开集体创作之先河。张志聪一生注重中医经典著作的研究,以集注的形式著书,对后世研究医学经典古籍影响甚大。《黄帝内经素问集注》《黄帝内经灵枢集注》《伤寒论集注》《本草崇原》《本草崇原集说》等,都是书院师生集体研究探讨的结晶。

  高士宗是钱塘医派的重要中坚力量,也是钱塘医派学术思想的重要传承者。他一生追随其师张志聪,秉承恩师的医学主张并将之发扬于后世。高士宗不注重自己的著述,却全心协助老师张志聪编撰《黄帝内经素问集注》《本草崇原》《伤寒论集注》等书,张志聪逝后,继续主持完成其遗著《本草崇原》《伤寒论集注》。高士宗不重个人名利,惟以尊师力学传道为先,以传承发扬中医为旨,敦德励学,堪称可贵。

  在钱塘医派众多医家中,仲学辂在侣山堂思想的传承中功不可没。仲学辂者,字昴庭,钱塘瓶窑人,生卒年不详。学辂秉承钱塘学风,倾心钻研医学经典,对本草学研究尤深。虽与志聪、世栻及其门人弟子无直接师承关系,但对他们尊经崇古的思想极为赞同,并身体力行,自觉传承。学辂生于清末,经历清末动乱,为保护珍贵医书免受战争之害,他竭尽全力组织同道与弟子,抢救钱塘医派医书,如《黄帝内经素问集注》《黄帝内经素问直解》,并付诸浙江官医局重刻,钱塘医派各种医学著作因此而得以继续传承至今日。所以,今天能研习钱塘医派学术思想,当感谢钟学辂先师。

  陈修园继承了钱塘医派学术思想,并在自己所处的时代背景中,衍变为自己独特的医学学术思想。陈修园研学《神农本草经》《伤寒论》等书,对张志聪、高士宗等钱塘医家学术观点最为钦佩,并多引钱塘医家之说阐发己旨。如其在《伤寒论浅注·凡例》中云:“惟张隐庵、张令韶二家,……恰与仲景自序撰用《素问》《九卷》《阴阳大论》之旨吻合,余最佩服。今照二家分其章节,原文中衬以小注,俱以二家之说为主。”陈修园精研钱塘医家诸种医书,尤其是将《伤寒论集注》《本草崇原》等书中内容融会贯通于自己撰述过程中,很好地传承了钱塘医家学术思想。

  钱塘医派医家们,同参共析,集注经典传四海,精通岐黄,善疗疑难济苍生,论医讲学,力学笃行传医道。时至今日,钱塘医派之经典医著为后学者所研习,钱塘医派之讲学理念为后学者所遵循,钱塘医派聚众论道之治学方法为世人所推崇。今人有云学习中医当读经典,跟名师,多临床,读经集众崇古当效钱塘医派“前人咳唾概所勿袭,昼夜悟思岐黄精义”,跟师当仿钱塘医派“勤以日夜研求正道,颖悟变通共同参论”,临证诊病当循钱塘医派“救民疾苦医术为本,医者仁术真道为根”。(张卓文 浙江中医药大学)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