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邓铁涛治疗失眠案

时间:2017-11-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徐云生

  失眠是临床比较常见而又难治的病症,长时间的失眠会给患者带来很大的身心损害,甚至诱发或加重其他病症。现将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第一届国医大师邓铁涛治疗失眠的经验介绍如下。

  心脾两虚,当补益心脾

  失眠的病因病机相当复杂,病因有七情所伤、饮食失节、劳倦过度等, 但以情志所伤为最多见,病位则以心、肝、胆、脾、胃为主,总的病机是阳盛阴衰,阴阳失交,临床上可概括为虚、实两大类。虚者以心脾血虚、心胆气虚、心肾不交为主;实者以痰热、内火、瘀血为多,其中以痰阻为最多见。临床表现为患者难以入睡或彻夜难眠,伴胸闷,头晕,大便不爽,或恶心,平素喜酒或肥甘饮食,舌体偏胖、苔厚或腻,脉弦滑。邓铁涛常以温胆汤变通化裁,加补气运脾之品以绝痰源,结合南方气候特点,枳壳、橘红因温燥而减量使用,再根据病情,或加重镇之剂,或合养血之方,或佐甘缓之品。

  病案一

  肖某,男,40岁,1999年4月2日初诊。患者受精神刺激后失眠10余年,长期服用中西药治疗,效果不佳。现症:失眠,不能入睡,伴头晕,胸闷,记忆力差,四肢疲乏,纳食一般,舌淡红、苔黄稍浊,脉弦滑。各项理化检查无异常发现,血压正常,既往有精神分裂症病史。

  辨证:痰湿阻滞,兼肝气郁结。

  治则:理气化痰解郁为主。

  处方:温胆汤加味:竹茹、法半夏、胆南星、素馨花各10克,枳壳、橘红、甘草各6克,茯苓、白术各15克,杜仲12克。14剂。每天1剂,水煎服。

  4月16日二诊:服上方后, 睡眠好转,头晕、胸闷亦减轻,舌淡红、苔薄白,脉弦滑。痰湿渐化,虚像渐除,仍守上方加合欢花、酸枣仁各10克,并在上方基础上加减调治月余,患者睡眠明显改善。

  痰瘀阻络,化痰为先

  失眠患者多为脑力劳动者,或性格内向,喜深思熟虑之人,因思虑过度则伤神,暗耗心血,心脾两虚。或久患失眠之症,大脑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思想负担重,寝食俱减,脾胃虚弱,气机郁滞,气血不足致心脾两虚。所以在临床上,久患失眠的病人,辨证属心脾血虚者亦不少见,其临床特点为:平素性情忧郁,或久患失眠,寐而易醒,伴多梦,心悸气短,面色萎黄,精神疲惫,纳差,舌淡、苔白,脉细弱。邓铁涛喜用归脾汤加减治疗,多合用甘麦大枣汤养心安神,补中缓急。

  病案二

  肖某,男,53 岁。失眠10余年,经多家医院中西医治疗,无明显效果。刻诊见夜间难以入睡,或时寐时醒,伴头昏,疲乏,心悸,纳差,大便干结,5天1次,尿频,平素易感冒,舌胖嫩、苔白,脉细、右关弱。

  辨证:心脾两虚。

  治则:补益心脾,益气养血。

  处方:归脾汤合甘麦大枣汤加味:黄芪15克,党参、酸枣仁各24克,茯苓、当归各12克,白术、肉苁蓉各18克,木香、炙甘草各6克,远志3克,大枣4枚。服上方10余剂后,睡眠明显改善,为巩固疗效,嘱守方再服一些时日,避免停药过早而使病情反复。

  兼瘀血者,参以活血化瘀

  瘀血与失眠的关系,古今中医医籍较少论述,临床上也不常见,但并非没有,女性患者闭经后出现狂躁不寐即是例证,其机理或许是瘀血内阻,气机逆乱所致。在临床上,由瘀血直接导致失眠者少,但失眠患者兼有瘀血则多见。如情志内伤,气机郁滞而致瘀;或气血虚弱,推动无力而留瘀;或外伤而致瘀血内停。瘀血不仅是一种病理产物,其又可作为一种病因,导致气机阻滞,或留瘀日久,新血不生而致血虚。所以治疗这类失眠患者,活血化瘀乃是重要的一环。邓铁涛在临床上喜用补气活血法,重用补气药,配合活血药以消瘀散瘀。

  病案三

  黄某,男,41岁,1999年4月2日初诊。患者于20年前因枪伤受惊吓后失眠,经服中药及针灸治疗,症状无明显改善。刻诊见:形体偏胖,夜间入睡困难,寐而易醒,伴胸闷,头昏,纳差,半身汗出,二便调,舌质黯、苔薄黄,脉沉滑,舌下脉络瘀紫。邓铁涛认为患者失眠因惊而起,惊伤心脾,枪伤致瘀,素体有痰,辨为有瘀有痰有虚,治以补益心脾,化痰祛瘀,方用温胆汤加补气活血药主之。处方:①竹茹、半夏各10克,枳壳、橘络、橘红各6克,五爪龙、生牡蛎(先煎)各30克,茯苓15克,丹参18克;②炙甘草10克,麦芽30克,大枣5枚。白天服①方,晚上服②方,连服2周。

  4月16日二诊:症状明显改善,舌脉同前,将①方中丹参改为24克,加龙眼肉10克,②方照服。治疗月余,患者睡眠明显改善。

  病情复杂,内服外洗同用

  在临床上,有的失眠患者病情极为复杂,尤其是老年患者,久病之人,或长期失眠久治不愈者,往往虚实错杂,多脏同病,或表里同病,治其实则虚者更虚,治其虚则壅滞邪气,多种治法同用,又显药力不专。遇此类病证,邓铁涛多采用中药内服配合中药外洗的方法,内服中药主要治其本,外洗则主要治其标,既能标本同治,又不致药力分散。

  病案四

  池某,男,75岁,头晕、失眠20余年,经检查诊断为:①原发性高血压病Ⅰ期。②颈、腰椎骨质增生。③老年性肺气肿。④慢性咽炎、声带息肉。诊见:头晕头痛,睡眠不宁,一直服用舒乐安定方能入睡,停药则无法入睡,伴四肢麻木,咽喉不利,大便秘结,舌淡黯、舌体胖大、苔白,脉左紧右弦滑。

  辨证:邓铁涛综合其四诊资料,辨为痰瘀互结,风湿痹阻,脾胃虚弱,肝肾不足,同时病情复杂,虚实夹杂。

  治则:中药内服健脾益气,理气化痰;以中药外洗,祛风除湿,活血化瘀。

  处方:①竹茹10克,枳壳、橘红各6克,茯苓、肉苁蓉各15克,党参、草决明各24克,白术、鸡血藤、夜交藤各30克,甘草5克。水煎内服,每天1剂。②川芎、桃仁各12克,艾叶、赤芍、续断各15克,防风、羌活各10克,丹参18克,红花6克,生葱4条,米酒、米醋各20克。煎水浴足,每晚1次。

  1周后二诊:头晕失眠好转,舒乐安定已减量,且血压平稳,下肢麻痹亦好转,舌脉同前,仍便秘难解。①方中白术改50克,肉苁蓉18克,去草决明,加牛膝12克,酸枣仁24克,远志5克 。②方中加桂枝15克,独活10克,当归尾10克。上2方调治月余,诸症减轻,痰瘀风湿渐去,虚象渐现,在原方基础上加益气健脾之品,如黄芪、党参、五爪龙等,浴足方不变。

  8月3日三诊:头晕、失眠明显缓解,下肢麻痹明显减轻,精神转好,鼻准头明亮,好转出院。 (摘自《新中医》)(徐云生 广州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