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国医大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学敏对传统经筋理论及刺法进行梳理,并在整体观 的基础上发展“以痛为腧”取穴法,根据病因、病机、病位局部取穴,灵活运用刺法,临床疗效颇佳——

石学敏经筋刺法及应用

时间:2018-08-0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俞晓旸

  国医大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学敏在临床中重视经筋刺法的运用。他师古而不泥古,梳理经筋理论,总结临床经验,对经筋刺法进行科学、系统的研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经筋刺法学术思想。

  经筋病及经筋刺法

  经筋是经络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十二经脉之气结、聚、散、络于筋肉关节的体系。《灵枢·经筋》曰:“经筋之病,寒则筋急,热则筋弛纵不收,阴痿不用。阳极则反折,阴极则俯不伸。”经筋病的病因可分为外感病因、内伤病因、其他病因。

  外感病因:即外感六淫(风、寒、暑、湿、燥、火)。风为百病之长,善行而数变,其性主动,《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风伤筋。”寒为阴邪,其性凝滞收引,《素问·气穴论》曰:“积寒留舍,荣卫不居,卷肉缩筋,助肘不得伸,内为骨痹。”暑为阳邪,炎热升散,耗气伤津,易挟湿邪,可致经筋为病。湿性黏滞重浊,湿邪结聚其他邪气而致病,《素问·生气通天论》曰:“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灵枢·经筋》将十二经筋病候皆名之曰痹,《素问·痹论》曰:“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又曰:“痹在于筋则屈不伸。”燥邪为干涩之病邪,《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燥胜则干。”燥邪最易损伤津液,而致经筋失养。火为阳邪,易伤阴动血,《灵枢·痛疽》曰:“热气淳淳,下陷肌肤,筋髓枯,内连五藏,血气竭,当其痈下,筋骨良肉皆无余,故名曰疽。”

  内伤病因:《灵枢·百病始生》曰:“风雨寒热,不得虚,邪不能独伤人。”可见六淫邪气伤人是有内因作为基础的。年老体衰,气血衰少,不濡筋脉,经筋失养,《素问·上古天真论》曰:“丈夫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所愿不遂,情志拂郁,《素问·疏五过论》曰“始富后贫,虽不伤邪,皮焦筋屈,痿躄为挛。”饮食失宜,嗜食偏食,《素问·五脏生成论》曰:“多食辛,则筋急而爪枯。”劳逸失度,《素问·宣明五气》曰:“久行伤筋。”

  其他病因:跌仆外伤,损及形骸,气滞血瘀,瘀血停留经筋为病。

  经筋病多表现为经筋循行所过之处的运动障碍或伴有感觉障碍。临床许多运动与神经系统疾病,如周围性面神经麻痹、软组织损伤、脊髓空洞症、脑卒中后痉挛性瘫痪、运动神经元病、吉兰—巴雷综合征等,皆可归结为经筋病。

  治疗经筋病,长期以来,其选穴多崇古训,即“以痛为腧”。“以痛为腧”一词,首见于《灵枢·经筋》篇。该篇在叙述十二经筋的病候后提出“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腧”。隋代杨上善在《太素·经筋》中进一步阐述道:“腧,谓孔穴也,言筋但从筋所痛之处,即为孔穴,不必要须依诸腧也。以筋为阴阳气之所资,中无有空,不得通于阴阳之气上下往来,然邪之入腠袭筋为病,不能移腧,遂以病居痛处为腧。”石学敏总结临床经验,将“以痛为腧”引申为在整体观念基础上,根据病因、病机、病位进行局部取穴,灵活运用循经排刺、多针浅刺、一针多向透刺、常规刺等刺法,辅以刺络、拔罐等疗法,临床收获佳效。

  周围性面神经麻痹

  周围性面神经麻痹,属中医学“面瘫”“卒口僻”“口眼歪斜”等范畴,是因茎乳突孔内面神经非特异性炎症所致的周围性面瘫。石学敏指出,该病责之于经筋病变,病本在经脉,病标在经筋,正气内虚,腠理疏松,经脉空虚,风寒、风热之邪乘虚侵袭手足三阳筋脉,经气阻滞,致使气血失和、经筋失养,筋肉迟缓不收,发为面瘫。正如《灵枢·经筋》篇云:“经筋之病,寒则筋急,热则筋弛纵不收。”筋急、筋纵均可引起该类病变,如口僻、目不合、耳中鸣痛及口角歪斜等。外感寒邪则筋急,外感热邪则筋纵。寒为阴邪,其性收引,经筋受寒则收缩而挛急,以致拘急疼痛,运动不利;热为阳邪,易伤筋耗气,气津不足则经筋失去濡养温润,以致纵缓不收。所以该病关键在于经筋功能的恢复,因此该病的治则是“祛外邪、调气血、通经筋”。

  主穴:阳白四透(分别针向上星、头维、攒竹、丝竹空)、地仓与颊车之间阳明经筋排刺、颧髎、太阳透地仓。

  配穴:闭目露睛加四白两透(分别针向目内眦、目外眦)及睛明;口歪甚者加下关;面瘫初起加风池、翳风、健侧合谷。

  刺法:阳白四透及四白两透为一穴多针多向刺,针尖与表皮成15度;地仓与颊车之间阳明经筋排刺,按照阳明经筋循行,采用多针浅刺、排刺,每隔0.5寸1针,除睛明不做手法、下关用平补平泻法外,余穴用捻转泻法。

  注意:急性期内面部穴位宜浅刺,轻度刺激;针刺手法应轻柔,以防皮下出血;透穴不宜穿透皮肤;注意缓慢起针,并按压2~3分钟。

  脑卒中后痉挛性瘫痪

  临床上约有80%~90%的患者在脑卒中发生3~4周后出现上肢屈肌肌张力增强,表现为肩关节内收、内旋,肘关节呈折刀状,腕、指关节屈曲僵硬;下肢伸肌痉挛,呈伸直状态,表现为髋、膝、踝关节僵硬,屈曲困难,足内旋及下垂,行走呈偏瘫步态,临床上称为脑卒中后痉挛性瘫痪。脑卒中后偏瘫的恢复趋势是从弛缓状态逐渐发展到痉挛状态,这两种状态的肌张力不同,故临床治疗亦有差异。中医称痉挛状态为“筋病”“痉证”,经筋拘急、肢体屈伸不利,病位在筋,属于经筋病范畴。石学敏认为针刺治疗应在醒脑开窍针刺法基础上,配合经筋刺法。根据经筋循行在关节处有结聚的特点以及临床上经筋病多在关节肌腱附近出现压痛点,故经筋刺法多在患侧关节肌腱附近的压痛点或经筋结点处针刺。

  主穴:内关(双侧)、水沟、三阴交(患侧)。

  辅穴:极泉、尺泽、委中(均患侧)。

  配穴:上肢痉挛性瘫痪取穴肩髃、合谷、上八邪(均患侧);下肢痉挛性瘫痪取穴阳陵泉、丘墟透照海(均患侧)。

  刺法:先刺双侧内关,直刺0.5~1寸,采用捻转提插结合泻法,施手法1分钟;继刺水沟,向鼻中隔方向斜刺0.3~0.5寸,施雀啄手法,以眼球湿润或流泪为度;三阴交,沿胫骨内侧缘与皮肤呈45度斜刺,进针1~1.5寸,用提插补法,以患侧下肢抽动3次为度;极泉穴沿经下移1~2寸,避开腋毛,直刺1~1.5寸,用提插泻法,以上肢抽动3次为度;尺泽,屈肘成120度,直刺1寸,用提插泻法,以患肢手指抽动3次为度;委中,仰卧直腿抬高,直刺0.5~1寸,施提插泻法;肩髃,向下斜刺1.5~2寸,用提插补法,使针感缓慢下传,同时缓慢外展上肢,使痉挛的上肢变软,施手法1分钟;合谷穴于第二掌骨桡侧中点取穴后,先向后溪针刺,以提插泻法待患手四指由拘挛转为弛缓后,再向拇指、示指以提插泻法针刺,以手指抽动为度,然后向三间穴方向进针1寸,留针;八邪穴上1寸为上八邪,针刺进针0.5~1寸,针尖指向指缝,行提插泻法,以与针刺穴位相邻的两指抽动为度;阳陵泉,沿皮肤呈45度向下斜刺2~2.5寸,使针感缓慢传导到足小趾处;丘墟透照海,先使患足被动尽量摆正,直刺入2~2.5寸使针尖达到照海穴皮下,施用捻转泻法30秒,将针撤回1.5寸后留针。诸穴合用,共奏醒神开窍、舒筋解挛之功。

  吉兰—巴雷综合征

  吉兰—巴雷综合征是一种自身免疫介导的周围神经病,主要损害多数脊神经根和周围神经,也常累及脑神经。临床特征为急性起病,临床症状多在2周左右达到高峰,表现为多发神经根及周围神经损伤,常有脑脊液蛋白—细胞分离现象,多呈单时相自限病程。常见临床表现为急性、对称性、弛缓性肢体瘫痪和周围性感觉障碍,重症者可有呼吸肌无力,呼吸衰竭。病情一般在2周左右达到高峰,继而持续数天至数周后开始恢复,少数患者在病情恢复过程中出现波动。本病属于中医痿证范畴,多由湿热之邪浸淫经筋所致。石学敏重视经筋刺法在该病不同时期针刺治疗中的应用。急性期治疗以清利湿热、通经活络为主。

  主穴:华佗夹脊穴。疏通经脉、统理阴阳,起到运行气血、营阴阳、润筋骨的效果。现代医学认为针刺华佗夹脊穴可以直接刺激脊神经根,改善神经代谢,加速神经功能恢复。

  配穴:大椎、阴陵泉、极泉、太溪、肩髃、曲池穴。以清热透邪、利湿运脾、通经活络。

  恢复期治疗:以扶正培本为主,兼以疏络和营。取穴大杼、阳陵泉、绝骨、足三里、血海、大包等,以收益气养血、振颓扶痿之效。对于肌肉萎缩明显者,可针对萎缩肌肉、肌群进行经筋排刺,促进肌肉萎缩的恢复。分期辨证论治,配合西医规范诊治,可加快该病的恢复。

  经筋刺法理论来源于《黄帝内经》,后来历代医家补充完善了此理论。石学敏对经筋刺法进行了系统的整理,融西贯中充实其内涵,发展“以痛为腧”的传统取穴法,强调根据病因、病机、病位进行局部取穴,重视中医整体观念,强调针刺调神,并根据临床需要灵活运用循经排刺、多针浅刺、一针多向透刺、常规刺等刺法为经筋刺法注入了新的内涵。(俞晓旸 天津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