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临床验案

张简斋治杂病验案

时间:2018-09-1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张简斋(1880年~1950年),南京著名中医。诊断正确,组方有序,用药大胆,治病多奇效,有“南张北施(施今墨)”之称。今选张简斋先生典型案例,以供后学学习。

  下元素虚 治饮邪须安冲气

  夏某,风水合病,服疏化之剂,肿势渐消,喘咳未已,不能平卧,口甜,哕呕,涎多,脉沉小。拟用小青龙汤:麻黄、桂枝、淡姜、细辛、五味子、甘草、白芍、姜夏、茯苓、陈皮、白芥子。

  此患者咳喘未已,结合风水病史,当属下焦元气素虚,阴盛阳衰,水液输布失常之饮证。盖水性变动不居,射肺则喘咳不能平卧;蓄胃则哕呕多涎。脉沉小(颇类寸脉沉、尺脉微)为下焦真阳素虚,寒饮上盛之“下虚上实”证。

  “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方中以温肺化饮之小青龙汤平“水寒射肺”之咳逆倚息不得卧,辅以治痰通用之二陈汤。据王祖雄氏介绍,张简斋先生治病,“不论是治外感时病,抑或内伤杂病时,常以二陈汤作为衬方使用,盖取其通和胃气之意”(《中医杂志》1962年11期)。今合桂枝、细辛、干姜等温药,振胃阳以逐寒水,且二陈汤合白芥子乃治“痰留胁下”(《类证治裁?痰饮》)之名方,可见其组方已面面俱到。但须指出,《金匮要略》载下虚上盛之人,服小青龙汤后,易动冲气,出现“气从少腹上冲胸”之变。张氏于方中加茯苓一味,即为苓桂五味甘草汤,以截断服小青龙汤冲气上逆之变,设非上工,何能思虑及此。

  秦伯未氏谓:“一般痰饮证,多兼咳嗽喘息,患者年龄多在50岁以上,……小青龙汤最为常用。”(《金匮要略简释》)该患者未标明年岁,当属“老慢支”之类,此说可供参考。

  病机复杂 复方取胜

  李某,48岁,病久冲任无权,气枯血竭,见红虽少,未止。腹痛时作时止,转侧不利,震触尤甚。近日胃纳稍差,脉弦小且劲。治用柔养舒化,方用:海螵蛸、茜草、当归、白芍、地黄、阿胶珠、鳖甲、牡蛎、合欢皮、二仙胶。另用甘草、小麦、秫米、谷芽合煎。

  月经属冲任所主,冲任隶于肝肾。女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当地道不通而月事不来。患者年近七七,久病不复,肝肾两虚,气枯血竭,致冲任失养而月经量少,因其固摄无权,而月经亦未止。冲脉隶于阳明,阳明虚则胃纳不振。且因气虚失运而血瘀阻络,故腹痛时作时止,转侧不利,震触尤甚。肝失养而性愈张,脉亦弦小且劲。此病机错杂,为肝肾阴亏,奇经失养,精气神皆虚之证。

  张简斋先生治病,擅用复方。据王祖雄氏所辑《张简斋先生验方数则》(解放前抄本),其用药有“清解”“宣达”“疏化”及“祛导”之特点。本案以“柔养舒化”为法,方取《内经》治“气竭肝伤”之乌贼骨丸固冲任以止血;《温病条辨》治“肝肾阴亏”之三甲复脉汤(取二仙膏中之龟板)去麦冬,以合欢易麻仁滋阴潜阳。考二仙膏,《兰台轨范》谓由龟板、鹿角、人参、枸杞组成,功能“大补精髓,益气养神”,王旭高有“气血精神交补益”之歌诀。更以甘草、小麦、秫米、谷芽柔肝养血以和心脾;茜草、合欢和营通络止痛。滋阴药中,参以性温之鹿角,寓“阳中求阴”之义。此乃五方加减组成。

  治病必明升降开合之道

  张某,女,小溲困难,淋漓不畅,病经两月,遍治无效。近日溺中夹红,腹胀且坠,脉小苔白腻。辛劳中虚,开合失利。治以:升麻、柴胡、当归、黄芪、党参、白术、陈皮、五苓散、滋肾丸、金匮肾气丸、怀牛膝、牡蛎、泽泻。

  此系劳淋久治不愈案。方中集多方于一纸,但非杂乱堆砌,通过本案阅读,可了解张简斋先生用药网络之一斑。张氏凭病情舌脉,谓其病系“辛劳中虚,开合失利”。因病久不愈,脾肾交虚,升降失调,开合不利,病机十分复杂。张简斋先生集《医宗金鉴·杂病心法》治“小便不通”之虚证诸方而为此方,以治“内伤劳脾”之补中益气汤合五苓散,与治“阳虚”之《金匮要略》肾气丸及“阴虚”之滋肾(通关)丸为主。另加牡蛎、泽泻、牛膝。全方计药20味,正方4首。可谓张氏治病,善用复方,颇有“韩信将兵,多多益善”之风格。

  方中以补脾益气之补中益气汤以升之,辅以化气利水之五苓散与“直走下焦”之牛膝以降之;以肾气丸补下焦之阳虚,滋肾丸滋下焦阴虚。正与王旭高《医书六种》所云:“无阴则阳无以化,此方(通关丸)独窃轩岐秘。若是阳虚不化阴,又当肾气丸为治”之义完全一致。更以牡蛎“滋填摄纳”以助之。此乃通补兼施,寒温互用之法,虽从补脾肾、理阴阳、培植正气着手,而重在调升降,运气化以复开合之道。久病用此,不失“劳者温之”之旨。 (王祖望)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