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甘温除热法在肿瘤热中的应用

时间:2018-09-2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徐芸茜

  发热是恶性肿瘤的常见临床表现之一,甚至是某些肿瘤初期的临床表现,原因大体上可分为感染性和非感染性两大类。根据《肿瘤的科学基础》的观点,恶性肿瘤病人发热约40%为非感染性病因所致。而肿瘤热是指患者出现的直接或间接与恶性肿瘤相关的非感染性发热,其发热特点是不伴恶寒与寒战,热型多为弛张型或不规则型。患者体温每日至少1次大于37.5℃,持续时间大于2周且排除感染和其他非肿瘤性疾病引起的发热,并且抗生素使用1周以上不能较好控制。目前肿瘤热机制尚不清楚,一般认为是肿瘤细胞分解产生的内源性致热源和肿瘤引起的组织坏死因子释放等原因所致。目前西医治疗缺乏针对性强且副作用小的药物,治疗后只能暂时缓解症状,发热多有反复。

  李东垣根据前人理论提出“阴火论”和“甘温除热”,治疗气虚发热的理论指导慢性功能性长期发热取得了较好疗效。肿瘤热属于慢性功能性长期发热范畴,那么李东垣的“阴火论”和“甘温除热”法是否可以用于分析和治疗肿瘤热呢?

阴火的概念

  东晋《拾遗记·唐尧》中云: “西海之西,有浮玉山。山下有巨穴,穴中有水,其色若火,昼则通明夜则照耀穴外,虽波涛瀼荡,其光不灭,是谓阴火。” 阴火最初为古人对自然景观的描述。

  李东垣在他所著《脾胃论》《内外伤辨惑论》《兰室秘藏》《医学发明》等著作中,多处提到阴火,并因此创立“甘温除大热”的治疗方法。阴火是与阳火相对应的。阴火指病理之火,而阳火指生理之火。正常情况下,人体之元气与生理之火应该保持一种相对平衡的状态,当各种原因导致机体生理平衡紊乱,不能制约病理之火,阴火因此产生。

  阴火之来源

  为何称其为阴火?阴火的特点不焚草木,遇水湿不仅不灭,反而越发旺盛,这点与阳火能焚烧草木之火,遇水湿即被熄灭的特点相反。李东垣所称的阴火是指在一些病因病机作用下导致下焦肝肾正常之相火转化成病理之相火、亢盛之相火;为何不称之为“病理相火”,而另命之为阴火?原因主要有:①阴火产生于下焦肝肾,属阴;②阴火为病理亢盛之相火,性属实,属阴,故称之为阴火。除此之外,阴火病机复杂,不能简单用“病理相火”命名。

  阴火病机

  脾胃衰弱、元气亏损、情志因素是导致的气血阴阳失调是出现气虚发热的关键因素。

  李东垣生活在政局混乱,社会动荡的金元时期,战乱频发,人民生活困苦。这样的社会环境,是导致人脾胃虚弱、元气亏损、情志刺激的重要外在因素。

  脾胃虚弱 脾胃是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气虚,气血生化无源,不能滋养下焦肝肾之阴。肝肾之阴不足,则相火不能蓄藏与内,导致相火亢盛,则阴火产生,阴火炽盛于内,出现发热症状。

  元气亏损 李东垣《脾胃论·饮食劳倦所伤始为》曰:“既脾胃气衰,元气不足,而心火独盛。”此处心火对应的是阴火。这句提示脾胃气衰、元气不足在阴火产生中的重要作用,脾胃气虚导致元气失养,而元气亏虚能进一步导致脾胃衰弱,阴火炽盛,日渐煎熬,最易耗伤气阴,从而出现气虚发热。

  情志刺激 除了脾胃、元气亏损外,情志忧劳也是重要的致病因素。李东垣在《脾胃论·饮食劳倦所伤始为》中提出:“喜怒忧恐,劳役过度,而损耗元气……相火下焦胞络之火,元气之贼也。”“凡怒、忿、悲、思、恐、惧,皆损元气。夫阴火之炽盛,由心生凝滞,七情不安故也。”上述情志因素长期存在则损耗元气与脾胃之气,且气郁日久则化热,使病理之火亢盛于内。

  甘温除热法

  李东垣根据《内经》中“劳者温之,损者益之”的原则,提出“惟当以辛甘温之剂补其中而升其阳,甘寒以泻其火”的治疗方法。治疗气虚发热的代表方剂有补中益气汤、升阳散火汤。而李东垣学术思想的代表方不是补中益气汤,而是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李东垣既用黄芪、人参,又用黄芩、黄连、黄柏,明确表示补气药和泻火药可以同时使用。甘温益气药虽为治疗气虚发热的基本药物,但该用清热药时还是应及时应用。

  以补中益气汤为例,方中黄芪为君药;人参、甘草、白术健脾补脾胃之气,甘温升阳以泻阴火为臣药;陈皮理气、当归养血和血,使补而不滞为佐药;甘草补脾胃中元气又能泻火热,升麻、柴胡提举下陷之清阳为佐使。全方益气升阳,甘温泻热,综合调理气虚发热病证。

  肿瘤患者容易忧思其病,导致肝气郁遏。补中益气汤除了能通过甘温除热法治疗肿瘤热外,还能通过疏肝、养肝治疗患者因气郁所导致的发热。如清代经方大家余听鸿曾指出:“此方(补中益气汤)之升麻、柴胡,即是疏肝之品,当归是养肝之品,东垣先生曰:治脾不若治肝。木气调达,土气自舒……所以补中益气汤,人皆云升清,不知东垣先生方中有舒肝扶土之妙。”

阴火论与肿瘤热

  探讨“阴火论”和“甘温除热”法在肿瘤热中的运用,首先应辨明发热是否为气虚型。符合气虚所致肿瘤热的证候特点是发热伴有气虚,症见:发热、气短乏力、舌淡苔白、脉无力。若因感染、气道阻塞致痰浊不能排出而致阻塞性发热,或因放疗后致放射性炎症而致发热,均不是肿瘤热。其症状多表现为发热病程较短,高热无畏寒,咳嗽,咳吐黄色痰块,难咯,舌苔黄厚,脉滑数,且有感染病史,分泌物病菌培养呈阳性。这些发热有别于气虚证型的肿瘤热,不适用于甘温除热法治疗。

  肿瘤热病机

  脾胃衰弱、元气亏损、情志因素是阴火产生的主要病理因素,也是重要的辨证要点,在肿瘤病人的疾病发展中也有重要意义。

  气虚与肿瘤和肿瘤热密切相关 李士材在《医宗必读》日:“积之成也,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 积”的产生,与元气不足密切相关。现代医学认为,肿瘤是在基因调控下,局部组织细胞异常增生所致的新生物。这与“积”的含义具有一致性,其中基因可以理解为中医理论所述的元气,后邪气距之可理解为肿瘤细胞的异常复制。在肿瘤各个阶段中,患者可因肿瘤本身、营养不良、环境、放化疗等因素降低机体抵抗力,导致元气亏损,体温调节功能紊乱,出现发热症状。

  脾胃失调与肿瘤热密切相关 元气靠脾胃化生的水谷之气充养。肿瘤的各个阶段均可致脾胃虚运化失司,气血生化乏源而元气不足。放化疗后病人出现恶心、呕吐、厌食、消瘦等表现会进一步损伤脾胃之气,均可致阴火的产生,出现发热的临床表现。

  情志失调肿瘤热密切相关 肿瘤病人长期受社会、家庭、个人压力束缚,情志不畅,失于疏泄,肝郁伤脾,脾失健运,湿浊之气随三焦侵犯肝肾,肝肾不足,水不制火而发热。

  甘温除热法治疗肿瘤热

  当肿瘤热辨证属阴火致病表现特点时,可运用甘温除热法治疗肿瘤热。甘温除热法为治阴火的根本大法,阴火的发生源于脾胃气衰,元气不足,故治疗肿瘤热时应用甘温药从根本上补益脾胃之气,顾护元气。恶性肿瘤属于慢性、恶性、消耗性疾病,整个病程始终伴随着气血不断损耗的过程,扶正培本的治疗理念对肿瘤热的干预治疗有着重要的临床意义。

  李自全等在《甘温除热法治疗肿瘤发热25例析》运用甘温除热法治疗肿瘤热25例,在25例临床治疗,显效15例有效6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达84 %。

  徐晓东等在《降温汤治疗晚期恶性肿瘤发热》中以党参、黄芪、白术、柴胡、半夏、黄芩、白花蛇舌草等自拟降温汤治疗60例晚期癌性发热患者,40例患者服药1周后体温恢复正常,总有效率为 95%。

  李敏等在《补中益气汤与新癀片联合治疗癌性发热115例临床观察》中以补中益气汤与新癀片联合治疗癌性发热115例,补中益气汤加新癀片组的肿瘤热复发率(5.5%)远小于吲哚美辛肠溶片组(50%)的肿瘤热复发率(P<0.05)。

  根据以上实验结果提示,甘温除热法在治疗辨证属于气虚发热证的肿瘤热中有一定的临床效果,并且在探寻肿瘤热的病因以及探索肿瘤热的治疗上有启发和指导作用。

  肿瘤热是恶性肿瘤临床常见并发症,应用“阴火论”和“甘温除热”法分析和治疗肿瘤热要以元气不足、脾胃亏耗、情致郁结作为辨证关键,以甘温益气为治疗中心。其他因素引起的发热不以脾气虚弱为基础,就不应按阴火治疗。故治疗肿瘤热时,我们当具体分析患者病情,判断是否属于肿瘤热,辨明是否属于气虚发热证型,并适当选用“甘温除热”法治疗肿瘤热。临床上肿瘤热的情况复杂多变,医生应注意出现各的种变证及危重证候。目前西医治疗缺乏针对性强且副作用小的药物,故中医阴火论在治疗肿瘤热方面有突出的优势,值得深入研究。(徐芸茜 西南医科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