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新安医家吴楚用桂特色

时间:2018-10-2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王瑞 王键

  新安医家吴楚,生活在清代康乾年间,其高祖吴正伦、叔祖吴崑均以医名世,其本人虽以科举为主业,但在医道上颇有天分,屡试不第后始以医为业。由于当时医学界存在着喜用寒凉滋阴而畏桂附如虎的风气,故出现了不少失治误治的病例。吴楚与他医不同,临证常用温法,对于温热类药物的应用有不少心得。笔者对其中的桂枝、肉桂二药在特色的理论认识及用药心得方面进行初步发掘,希望有助于当代中医临床工作。

  吴楚在《宝命真诠》中,对于桂类药的分析参考了明代医家李中梓的《本草通玄》,将其分为三种,以“在下近根为肉桂,在中曰桂心,在上披条为桂枝。”但由于吴楚对于桂心的运用较少,在《医验录》中未见相关医案,故不作细述。

桂枝

  吴楚在《宝命真诠》中引用《本草通玄》的部分内容,认为桂枝“主伤风头痛,调营散邪,去皮肤风湿,主手臂痛”,此外又补充了自己的认识,“横行为手臂之引经,直行为奔豚之向导,无汗能发,有汗能止”。并在其后附上了王好古的医论,即认为桂枝之所以能发汗和止汗,在于“以之调和营卫。”

  在引用方面,吴楚除了遵从张仲景《伤寒论》中关于桂枝的应用以及本草中所提及的主治范围之外,在泄泻、胁痛等方面亦根据辨证以桂枝为主药进行治疗。

  风干肠胃之泄泻

  在《宝命真诠》的泄泻一门中,除常见的飧泻、洞泄、火泄、痰泄等之外,吴楚还提及了肠风泄这个病名,认为是风邪入侵肠胃,导致肠胃无法运化食物,食入即出,如果再“误用补脾温燥之药,助风性之劲,有泄无已”,只有以桂枝为主的药物,“领风而出,可即愈也。”此病较为少见,而《医验录》则收录了相关的案例,一位四十多岁的“休邑女人”,罹患泄泻,他医用补脾药治疗,泄泻更加严重,“渐至完谷不化”,又有认为是虚寒用温补药的,也不见效。吴楚在诊脉后发现其“两关脉浮而有力”,认为是“风干肠胃,非虚寒也。”并解释道“风性最速,食物方入胃,即传而出……用温补则风势益劲。”后用桂枝、防风、苍术、薏苡等药,四剂而愈。或许用桂枝治疗肠风泄, 即是吴楚在长期医疗实践中总结而来。

  惊吓所致之胁痛

  在胁痛的治疗中,对于因惊吓伤肝导致的,《宝命真诠》收录了桂枝散进行治疗,此方出自宋代许叔微的《普济本事方》,方中仅枳壳、桂枝、姜、枣四味药,取桂枝温通理肝温肝之用。叶天士在《类证普济本事方释义》中对此点评为“桂枝气味辛温……故以苦寒、辛温二味护持经络,再以姜枣之辛甘和其荣卫,则受伤之肝得安,而疼痛自然缓矣。”

  吴楚对于桂枝为主药的应用阐述和案例较少,但亦可从这些少量的信息可以看出, 他对于桂枝的运用除了继承前人的智慧和经验之外,亦有着自己的心得体会。

肉桂

  对于肉桂的功效,吴楚除引用《本草通玄》中的部分内容,如“益火消阴,温中…… 破瘀堕胎,坚筋骨”等之外,还加入了自己的心得体会。在“益火消阴”之后补充道“救元阳之痼冷”,在“温中降气”增添“扶脾胃之虚寒”。另外还补充了肉桂的部分功效,如“强阳道”“定惊痫”“通血脉”“宣通百药”等。他对于肉桂的具体应用在《医验录》中较为多见,笔者将其中以肉桂为主要药物进行治疗的病症进行了归纳,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寒中

  吴楚认为肉桂有温中降气的功效,故而对于寒邪客于脾胃中焦的疾病,多以肉桂为主药进行治疗,仅在医验录就有两例。其一是治潜口一老妪发热口干、呕吐头痛, 前医以发散、滋阴之药治疗,服后反烦躁异常。吴楚诊断后发现其脉“重按两关弦细”,认为是“寒中”之证,予干姜、肉桂、肉豆蔻加二陈汤等治疗痊愈。其二是治一青年男子,因发热服发散药后,出现前额痛,上身汗出、下身发冷的症状,吴楚诊脉发现其“寸口滑大有力,两尺滞涩,关脉亦软”,认为是“冷食填塞太阴,又兼外寒侵入”,遂以肉桂、吴茱萸、炮姜等药治疗,患者服药后吐宿食痰涎而愈。

  反胃

  在《本草通玄》中,李中梓提及肉桂有“定吐止泻”的作用。吴楚虽然没有将此观点收录在自己书中,但临床中却常应用。如他在治疗黄村一五旬女子时,发现其“脉沉迟,左关弦细,右关短涩”,症状是呕吐不能食下肢冰冷,无力行走。吴楚即“用肉桂为君”,佐以六君机补阴之品,服一剂而足温,次日食粥不吐,共服十剂而愈。

  奔豚

  在桂类药中,不光桂枝可以治疗奔豚,肉桂同样有此功效。吴楚亦有这方面的认识。如他治“休邑”一男子奔豚证,察其“两脉俱沉弦”,认为是下焦阴寒之病,遂以肉桂为君,佐以葫芦巴、茯苓、熟地、丹皮等药。患者服一剂后症状明显减轻,吴楚又“加重肉桂”,数剂而愈。

  喘证

  当时吴楚所生活的江南徽州地区,医生喜用甘寒滋阴之品治疗喘证,然而并非所有人均是符合这类治法的,结果导致了很多失治误治的发生。在吴楚的《医验录》即记载了几则他救治此类情况的医案,而多数均以肉桂为主药。

  如他治疗一位朋友家中的仆妇,本来只有咳喘、不能平卧的症状,经他医以杏仁、麦冬、贝母之类治疗,愈服愈剧。吴楚诊脉发现其脉数乱无力,诊断为肺气虚寒,以温肺汤治疗,此方以炮姜、肉桂、人参、黄芪加二陈汤加减而成,《医学发明》《重订严氏济生方》等均有以此命名的方剂,但加减有所区别。患者服用之后,当夜就能平卧入睡,两剂而愈。

  腰痛

  吴楚对于以肉桂治疗腰痛十分有心得,不仅在《宝命真诠》强调了朱丹溪所言的“腰痛必以官桂开之方止”,在《医验录》中亦多有相关治验。

  吴楚治疗五家塘一位二旬男子,因发热服发散药后,“汗出不止,大热不退,浑身痛极……腰更痛甚”。吴楚取附子理中之义,方中重用附子、肉桂,四剂而热退汗止,但腰仍痛,加用熟地、山茱萸、当归而愈。

  再如他治疗一位族叔发热畏寒,浑身疼痛,胸闷腰痛,头晕汗出,吴楚诊脉后发现其“脉大虚数,按之如丝”,舌色如墨水,遂定为寒中之证。予大量桂、附,加香砂六君等,十剂而愈。

  吴楚虽然推崇肉桂治疗腰痛的效果,但并不拘泥,而是灵活辨证,随证选药,如他治疗一位官员的家属,“年未四十”,车马劳顿后,“渐觉浑身筋骨及肩背腰膝处处皆痛”,午后寒热交作,到次日又觉口干舌涩,他医或作疟疾或当风证施治,未见好转,且“日渐疲倦,不能举步”。吴楚诊脉后发现其“脉迟涩软缓”,认为是阴阳不和,气血衰败,属于劳倦内伤,而非风寒侵袭。所以用十全大补汤加五加皮,并强调“去肉桂,换作附子”,因为他认为“肉桂伐肝,肝主筋”,而患者筋脉疼痛,属于“肝衰”之象,不宜再用。

  本文仅对吴楚以桂枝和肉桂为主药的医案和证治方药进行了分析,未能尽述其运用二药在辅助作用下的妙义,希望以后能进行更进一步的挖掘。(王瑞 王键 安徽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