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名老中医临证经验

桃花汤出自《伤寒论》少阴篇,为温里收涩、固滑止脱之剂。冉雪峰在《八法效方举隅》中曰:“桃花汤方制秘奥,解人难索,从来多认为是温摄,治滑脱。”结肠炎病发大肠下部,轻者发炎,重者溃烂,是热不是寒,何来寒证须温化,何来虚证须补涩。唯有推陈致新,排脓生肌,方显疗效。

冉雪峰用加减桃花汤治结肠炎

时间:2018-11-0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冉先德

  加减桃花汤方,出自先父冉雪峰《八法效方举隅》,原为经验效方中疗痢疾之方,主治重证痢疾,便脓血不止者。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亦以脓血便为主症,因试以此方治疗,每获良效,现介绍如下:

  加减桃花汤方:赤石脂60g,干姜3g(炮半黑),薏苡仁30g,瓜瓣(冬瓜子)12g。上4味,赤石脂2/3锉,1/3筛末,以水5杯,煮整块石脂、干姜、瓜瓣(冬瓜子)和薏苡仁令熟,取一杯半,去滓,纳石脂末,日2服,夜1服。

  案例一

  张某,女,27岁,北京通县机械厂工人。诉患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3年,大便下脓血,日7~10次,便时里急后重,腹痛不爽,曾在北京第六医院作乙状结肠镜检,结肠部充血水肿,有出血点和溃疡灶,选用多种抗生素、磺胺类药物无效。患者年龄虽轻,但面色白光白,形体消瘦,四肢不温,舌质淡苔薄黄腻,脉沉滑。

  拟方:赤石脂30g(锉,2/3入煎,1/3分2次冲服),干姜6g,生薏苡仁30g,冬瓜子9g,水煎服,日2次。

  服本方5剂,脓血便锐减,大便次数也减少,日2~3次,腹痛、里急后重也随之减轻。原方再进5剂,脓血便消失,大便色量正常,成形,日1次。

  继以四君子汤调理脾胃作为善后,追访一年未复发。

  案例二

  孙某,男,38岁,兰州某部队干部。诉患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7年。曾在兰州军区医院作乙状结肠镜检,发现结肠充血、水肿,有数个大小深浅不同的溃疡,上面覆盖有带血的渗出物,实验室检查无痢疾杆菌和阿米巴原虫发现,诊断为结肠炎。患者形体消瘦,倦怠无力,面色萎黄,大便日七八次,带脓、血和黏液,左下腹痛,拒按,肠鸣,里急后重,每次排便后可暂时缓解,舌质淡红,舌苔白腻,脉沉滑。

  拟方:赤石脂30g(锉),2/3入煎,1/3分2次冲服,干姜9g,生薏苡仁30g,冬瓜子9g,白芷9g,水煎服,日2次。连服5剂,脓血便减为每日5次。停2日,原方继服5剂,脓血便减为每日2次。停2日原方再服5剂,腹痛、里急后重、脓血便都消失,每日大便1次,色黄、成形,大便化验无脓血及黏液发现,前后治疗约20余日痊愈。

  《金匮》条文曰:“热利下重者,白头翁汤主之。”“热利”系大肠发炎。“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此系大肠溃烂。病延至此,多正气大伤,脉搏低微,皮肤冷沁,很容易辨为寒,认为虚。赤石脂排脓血,疗溃伤,生肌,试读《本经》主治便知。干姜既可斡旋已败中气,又可杀灭残余的病源。原方粳米,稼穑作甘,不补之补;本方易以薏苡仁,平养力较厚。薏苡仁配伍瓜瓣(冬瓜子),合千金苇茎方制,可排脓生肌,消肠部已消未排出之臃肿。此关不透,只能疗发炎的轻痢疾,不能疗溃烂的重痢疾。”

  《伤寒论》记载桃花汤的主证条文有二,306条曰:“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

  307条曰:“少阴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

  明指桃花汤是治脓血便的主方,而且治下利脓血不止者,其证属里实里热,下迫现象又甚显著,痢无止法,何能用温化固涩之剂?从来学者,离开桃花汤主治条文,就方论方,释为温涩之剂,是欠妥的。

  正如先父所说,此关不透,只能疗发炎的轻痢疾,不能疗溃烂的重痢疾。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结肠炎,病变在远端结肠,以溃疡为主,主要症状是腹痛、腹泻及粪便中含有大量脓血和黏液,病情迁延,因试以加减桃花汤推陈致新、排脓生肌之法,一般情况,治疗半月至三月,可获痊愈。

  此为先父千虑一得之见,试之临床,效如桴鼓,不忍自秘,因公诸同仁。 (冉先德)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