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枳壳汤出自《苏沈良方·卷二》。原文载“治伤寒痞气,胸满欲死。”国医大师颜德馨家藏手抄珍本《医方囊秘》博采众方,搜集验方388首,其中亦有枳壳汤。

颜德馨枳壳汤经验管窥

时间:2018-11-1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姚鹏宇

  《医方囊秘》言“无论结胸或痞气,皆缘胸中气窒不行所致,故调理气机为第一要着。调理气机之法,不出生(升)降两字”,颜德馨以此方为调理气机的基础方,应用广泛,且颇具心得。遍观颜德馨医案,发现颜德馨于此方之用意有8类,简要概括如下。

  宣郁畅遏,以化湿浊

  湿为阴邪,非阳不化,非通不散,颜德馨以枳壳汤,恢复升降气机,宣化湿浊,以二者多等量4.5g施用。二药皆味辛而苦,辛开苦降,畅郁化滞,理气化湿。暑湿为湿邪特殊类型,暑湿之气外侵,困阻脾胃又称为疰夏,颜德馨治疗疰夏,以枳壳汤配伍东垣清暑益气汤,方中多以枳壳9g、桔梗4.5g。

  宣通胸阳,可疗胸痹

  “胸为清阳之府”是颜德馨治疗心系疾病重要理论之一,胸为清旷之区,最恶郁滞塞阻,胸阳不达,则宗气不行,变生诸症。颜德馨以枳壳汤宣通胸阳,恢复清阳之府,治疗胸痹等疾病。颜德馨强调方药不在奇,贵在投之可中。此方用于胸痹早期用量宜大,可宣畅气机,有既病防变之意;中期理气助行血,参入活血化瘀方中,起臣、佐之功;后期扫除余邪,固本清源,小剂便可。

  调气活血,以铸衡法

  衡法,取平衡、权衡意。衡法是以活血化瘀药为主,配以行气、益气的药组合而成,能够调畅气血,平衡阴阳,发挥扶正祛邪、固本清源作用的一类治法。“调其气血,令其条达而致和平”是衡法的核心。“气为百病之长,血为百病之胎”,诸病以气为先,先病“无形之气”,渐及“有形之血”。王清任血府逐瘀汤中既有枳壳、桔梗配伍,也是基于调气活血治法,二药于全方配伍用量不大,却起到了至关重要作用。

  恢复宣降,以理肺疾

  宣降是肺的主要的生理功能,《医学实在易》说“凡脏腑经络之气,皆肺气所宣”《医门法律》言“一身之气,禀命于肺,肺气清肃,则周身之气莫不服从而顺行”肺主宣发肃降是人体气机正常的基础。肺之宣降,宣中有降,降中有宣,故颜德馨临证针对咳嗽、哮喘等肺系疾病治疗,多宣降并用,枳壳汤是不二选择,“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其用量以4.5g或6g为多。

  升降相济,调治脾胃

  孟河名医颜亦鲁说“人可以参天地之干者,莫贵于眠食正常,能食能眠关键在于脾胃”,颜氏内科十分推崇李东垣脾胃学说,脾属湿土,喜燥恶湿,得阳始运,宜升则健;胃属阳土,喜润恶燥,得阴始安,宜降则和,“脾升胃降”理论是《脾胃论》的重要内容。脾胃居于中焦,为人体气机升降之枢纽。颜德馨常以枳壳汤调理升脾降胃,临证根据脾胃病例侧重不同,其配伍、药量亦有差别,以枳实代替枳壳,枳壳量大于桔梗,前者9g,后者4.5g,此治偏于胃,胃喜为补,通法即是补法;以升麻等品加入,将枳壳炒制,此治偏于脾,以升清健脾。

  防止药壅,而不呆补

  党参、黄芪是临床常用的补气药,然二药虽能补气,却有滞壅气机之弊端。《得配本草》谓党参“补脾,恐其气滞……气滞怒火盛者禁用”,《本草新编》言黄芪“助满而增胀”。颜德馨常以枳壳汤加入参芪为主的补气方中,以疏利气机,防止药壅,制药之弊。

  清利头目,以复清阳

  头为诸阳之会,《医述》“夫六腑清阳之气,五脏精华之血皆会于头,为至清至高之处,故谓人之元首,至尊而不可以犯也”。风伤于上,头面受邪,多以风邪为主,应清利头目,祛风复清,多以枳壳汤配合蔓荆子、白芷等品应用。

  调气行水,可疗痰饮

  水液不得运化输布,停留或渗注于某处而变生诸症,即为痰饮,气机不畅是水液停聚化生痰饮的前提。调理气机是治疗痰饮疾病的前提,颜德馨在痰饮病治疗常佐入枳壳汤,以调气行水,治疗痰饮。

  枳壳汤虽仅枳壳、桔梗两味组成,然其配伍精炼,疗效显著。颜德馨于枳壳汤之应用广泛,观其医案枳、桔配伍,屡见不鲜。概括颜德馨运用枳壳汤经验,以点窥面,冀望发掘颜德馨学术特色。(姚鹏宇 辽宁中医药大学)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