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诊治心悟

药物从单味到复合,从复合而成为方剂,是一个发展过程。著名中医学家施今墨对药简便、实用、疗效确切,一直以来对学习方药、指导临床起着重要作用——

施今墨对药补遗(上)

时间:2019-05-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陆寿康 施小墨

  施今墨(1881—1969)是北京四大名医之一,精于辨证,善于用药。在处方时,经常双药并书寓意两药的配伍应用,其间有起协同作用者,有相互作用产生特殊效果者,有相抵副作用而制其偏胜者,皆称为“对药”。他说:“对药作用即辩证法中相互依赖、相互制约的实践,非相生相克之谓。”施氏对药大多是二味,少数为三味。施今墨女婿和早年学生、著名中医学家祝谌予教授生前曾积累有百余个施氏对药,经总结整理,讲授于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大师吕景山又予增修整理,撰书而广为流传。今从施今墨医案中选取若干中药,以药物统药对,并将药对和古方放在一起类别比较,再以临证经验为本,予以评按,作前人总结施今墨对药的补遗。若将其与施氏医案相互参阅,尤可深刻体会其用药规律。

  鹿角胶 配伍对药

  鹿角胶味甘,性温。(鹿角:咸,温)功用:益精生血,温补肝肾。

  鹿角胶、阿胶

  补肾益精,养血生血。

  用治肾虚血亏之月经过多、崩漏、习惯性流产、白带、经闭、不孕症,据证可分别掺以胶艾四物汤、左归丸等。且可治疗血虚的头痛、眩晕、健忘,以鹿角胶填精通髓,阿胶养血生血。

  鹿角胶、紫河车

  补肾益精,大补先天。

  1.治肾虚之遗精、阳痿、早泄、男子发育不良症,常合五子衍宗丸等方用。

  2.治虚劳肾虚诸证,用治阿迪森氏病、小儿早老症、一氧化碳后遗症、脱发重症,可合八珍汤、肾气丸等。还曾用治腰推结核、糖尿病等。

  鹿角胶、龟板胶、阿胶

  通补任督,温阳滋阴。龟鹿二仙胶,通补督脉、任脉,填精益髓;阿胶补血生血,润燥复脉,血充则冲脉血海自足。冲、任、督一源而三歧,其源即肾之天一真水。可见三胶之配伍,实为肾经虚损而设。

  二胶合用,可治高血压病(虚证)、动脉硬化症、神经衰弱、贫血、血小板减少症、糖尿病、溃疡病等慢性病,常作善后补虚时用。虚热加白薇、石斛、茯神、生地、麦冬,虚寒加参、芪、桂、附、杜仲、巴戟天,气血不足合八珍汤、十全大补汤、当归补血汤等。

  鹿角片、山甲片

  散结化瘀,消肿止痛。可用于乳房硬块(乳房纤维瘤、乳房小叶增生症)、甲状腺结节、子宫肌瘤等。

  评按:李中梓云:“鹿得天地之阳气最全。善通督脉,足于精者。”“龟得天地之阴气最全,善通任脉,足于气者。”龟板胶、鹿角胶配伍,称为龟鹿二仙胶。“二物气血之属,味最纯厚,又得造化之玄微,异类有情”。韩懋拟异类有情丸,用鹿茸、鹿角霜、龟板、猪脊髓、猪胆汁等,治奇经虚损诸症,即是其例。

  鹿角入药通督脉,鹿茸壮阳气,鹿角胶补精血,鹿角霜又可助阳活血、散瘀消肿。施今墨在临床上,用鹿角胶者居多。鹿茸仅作壮阳之用,若用鹿角(或鹿角霜),则以治疗久疡不敛或各种肿瘤为主。在治疗施今墨神经衰弱丸方中,以鹿茸补阳气虚,鹿角胶治阴血虚,并配以河车、人参、阿胶及八珍汤,气血并调,阴阳分治,缓调补虚,益精养脑。

  鹿角胶益精生血,通督养脑。施今墨用治内分泌疾病及精神症状。如阿迪森氏病、小儿早老症,河车与鹿角胶相配,合附桂八味丸、十全大补汤。治神经症时,则加白薇、龙骨、牡蛎、小麦、甘草等,安神镇静。

  三胶并用,冲、任、督同调,治疗男、妇科虚损病症,如遗精、阳痿、早泄、不育、不孕、经闭、崩漏,或精血亏虚,或精血漏失,用以补养、充填、固摄,常合六味地黄、五子衍宗、胶艾四物诸方。凡血虚、失血引起之眩晕、失眠、健忘重症,断为脑髓空虚者,施今墨常用河车、鹿角胶、阿胶三味,补肾充髓,养脑生血。而久痰、久痹,肝肾亏虚者则参虎潜丸意,鹿角胶、龟板胶、肉苁蓉、巴戟天同用。

  值得注意的是,应用胶类滋补药物时,施今墨常配合理气和血或健脾和胃之品,如鸡内金、陈皮、枳壳、砂仁、山楂、玫瑰花、白芍、当归等,动静相济,以助吸收。

  生地黄 配伍对药

  生地黄味甘,性寒。功用:凉血清热,养阴补肾。

  生地黄、白茅根

  清热凉血,解毒退热。

  1.各种急性传染病,如麻疹、猩红热、白喉、肠伤寒、流行性感冒,见高热,烦渴,或见斑、疹、痘,舌红脉数者。

  2.各种原因引起之衄血、咳血、紫癜、便血、尿血,见血热妄行之证者。

  3.风湿热,发热,关节红肿,口渴,舌红者。上述各证若热甚不退时,可加鲜生地、鲜茅根大剂同用。

  生地、石斛、麦冬

  养阴生津,清热除烦。

  1.治糖尿病口渴思饮,消谷善饥,配大剂参、芪用。如渴甚则以鲜石斛、金石斛、生熟地、麦冬同用,其清热养阴作用更佳。亦可加绿豆衣、山药、五味子、天花粉等。

  2.神经官能症,烦躁不安,情绪易激动,口苦,口干,脉数。是景岳服蛮煎法,可合千金温胆汤去生姜用。

  3.热病后期,口干舌燥,烦渴欲饮,纳呆津少,或有低热不退者用鲜生地、鲜石斛。

  生地黄、细辛

  生地甘寒,养阴清热;细辛辛温,通络止痛,为少阴引经药。两味配对,寒温相须,无燥热滋腻之弊。施今墨处方两药同捣,寓有此理。治各种口腔炎、牙龈炎、咽炎、腮腺炎,有清热消炎作用。治头痛、偏头痛、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腰痛、睾丸肿痛,且又用治关节痛非热证者。

  评按:地黄用法有三,即鲜地黄、干地黄、熟地黄。施今墨用以清热凉血,常鲜生地、干地黄同用;若用以补肾养阴,则生、熟地黄同用;除生地、细辛相配之外,尚有熟地、砂仁同炒,以免甘寒滋腻。

  丹参 配伍对药

  丹参味苦,性微寒。功用:活血化瘀,和血通脉。

  丹参、丹皮

  丹参活血化瘀,祛瘀生新;丹皮清热凉血,透邪泄热。

  1.急性风湿热、风心病发作期、低热心悸合青蒿鳖甲散,关节红肿热痛加防己、秦艽、忍冬藤、生地、紫草等。

  2.糖尿病阴虚血热,见消渴烦热,口渴喜饮,舌红,加生地、石斛、麦冬、玄参。

  3.妇女经闭,经期发热、痛经、月经不通,产后小腹痛有血热瘀滞者,合四物汤、泽兰叶汤、失笑散等。

  4.皮下出血、吐血、鼻出血等,加生地、茅根、仙鹤草、阿胶、芥穗炭等。

  5.慢性炎症,腹部包块,发热者。腹膜炎合青囊丸、小柴胡汤等,阑尾炎合千金苇茎汤、大黄牡丹皮汤等。

  6.疟疾,肝脾肿大,寒热往来,合小柴胡汤、达原饮。

  丹参、檀香、砂仁

  即丹参饮,理气活血止痛。

  1.治冠心病、风心病,合瓜蒌薤白半夏汤用。

  2.食道病(炎症、肿瘤),合旋覆花汤、枳实瓜蒌薤白半夏汤等。

  3.急慢性胃炎、溃疡病,见胃痛、黑便有气滞血瘀者。

  丹参、三七

  丹参活血通脉、祛瘀生血,三七散瘀定痛,为治心绞痛主药。痰湿合菖蒲、远志,气滞加木香、香附、苏梗,胸闷合瓜蒌、薤白,心悸怔忡气阴虚亏者可合生脉散用之。

  丹参、乳香、没药

  各种疼痛,如胃痛、痛经、胁痛等,以瘀血阻滞者效。出张锡纯活络效灵丹。

  评按:李时珍曰:“丹参能破宿血,补新血,安生胎,落死胎,止崩中带下,调经脉,其功大类当归、地黄、芎藭、芍药。”故有“丹参一味,功同四物”之说。

  香附 配伍对药

  香附味辛、微苦,性平。功用:行气活血。

  香附、乌药

  出《韩氏医通》青囊丸。行气除胀,凡气滞所致之脘腹胀满、少腹胀痛均可用之。合平胃、二陈、金铃子散等方,治脘腹胀满疼痛。合胶艾四物汤等则可用治,痛经、子宫附件炎、经闭等。

  香附、苏梗

  即香苏散,和胃止呕,宽胸理气。急性胃炎,呕吐恶心,脘腹痞痛,合藿朴夏苓汤、左金丸、平胃散。治胸痹气滞者,合瓜蒌薤白汤、丹参饮。治妊娠胎动不安,肚腹微痛,加黄芩、白术、砂仁、阿胶等。

  香附、五灵脂

  香附理气,五灵脂活血,用时可加二丑消水化痰。如研细末,米醋泛丸用,原出《赤水玄珠》。施今墨用治哮喘等麻疹等过敏性病症。

  评按:王好古云:“香附,阳中之阴,血中之气药,凡气郁、血气必用之。”李时珍称本品“乃气病之总司,女科之帅。”在临床上,常用于胸、胁、脘、腹各部疼痛,见气滞血瘀者。

  知母 配伍对药

  知母味苦,性寒。功用:清热降火。泻肺滋肾。

  知母、黄柏

  清下焦湿热,泻龙雷相火。

  1.男子梦遗,女于梦交,属相火妄动者,合丹皮、五倍子、金樱子、桑螵蛸、龙骨、牡蛎、生地、龟板等,泻火涩精。

  2.男子强中,阳举不到,用大补阴丸合增液汤。

  3.肾炎、肾盂肾炎、肾结核的血尿,用大补阴丸、猪苓汤、二草丹(旱莲草、车前草)等合方。

  4.糖尿病烦渴尿多,知母、黄柏参增液汤、党参、黄芪等。

  5.癃闭,小便不利,用黄柏、知母、肉桂,即滋肾丸。

  知母、贝母

  清热化痰,即二母丸。治支气管扩张、肺炎、支气管哮喘发作期,痰多色黄质稠,胸闷,脉数,可选用于黛蛤散、泻白散、麻杏石甘、三子养亲汤等方中,据证而定。

  知母、石膏

  清泻阳明实火。治热病,高热烦躁汗出,用于伤寒、副伤寒、肺炎、疟疾等病。若用于糖尿病烦渴引饮,可取三黄石膏汤、白虎加人参汤之义。

  评按:李时珍曰:“知母之辛苦寒凉,下则润肾燥而滋阴,上则清肺金而泻火,乃二经气分药。”临床用治肺、肾病多,而以火热者为宜。

  诃子 配伍对药

  诃子味苦,酸,性温。功用:涩肠止泻,敛肺下气。

  诃子、血余炭

  涩肠止血。用治急性菌痢、慢性阿米巴痢及肠结核,大便脓血者。湿热证加银花炭、赤白芍、薏苡仁、左金丸等。脾虚证加参苓白术散、附子理中丸用。

  诃子、桔梗、甘草

  名诃子亮音丸,治声音嘶哑。治急性咽炎,合僵蚕、天花粉、金果榄、锦灯笼:治肺结核之失音,加凤凰衣、沙参、麦冬。声带结节、息肉也可用之。

  评按:诃子对各种痢疾杆菌有抑制作用,施今墨于20世纪30年代时即用于急性痢疾,未必以“涩”字为拘泥。

  紫草 配伍对药

  紫草味苦,性寒。功用:活血化瘀,凉血解毒。

  紫草、浮萍

  凉血透疹,用于风疹、麻疹、猩红热、水痘初起,可合荆芥、蝉衣退热。

  紫草、仙鹤草

  凉血止血,治血热所致的月经过多、子宫出血,紫癜等。

  紫草、紫花地丁

  凉血清热解毒,用于热痹、皮肤血毒,也有用于血友病的。

  紫草、苏木、木蝴蝶、威灵仙

  解毒攻瘀,散结化瘤,可用于妇女肿瘤(包括子宫颈癌、子宫肌瘤)。

  评按:李时珍曰:本品入心包络及肝经血分,其功长于凉血活血,利小肠。故痘疹欲出不出,血热毒盛,大便闭涩者宜用之。

  仙鹤草 配伍对药

  仙鹤草味苦、涩,性平。功用:收敛止血,强心。

  仙鹤草、阿胶

  广泛应用于各种出血,如紫癜、尿血、便血、久痢脓血、咳血、子宫出血等。月经淋漓不净,用仙鹤草、鸡冠花、伏龙肝、荷叶,大剂量煎汤代水,用此水煎煮辨证方药,其止血作用较好。且能用于各种心脏病,补血强心,可调整心律,治疗心律不齐,以心阴(血)不足者为宜。

  仙鹤草、卧蛋草

  养血强心,治疗心悸怔忡、心动过速。可与龙眼肉、远志、茯神等同用。

  评按:仙鹤草为常用止血药,且有养血、强心作用,故有补虚作用。民间称为脱力草,用治疲乏无力者。施今墨除用于血证之外,还常用于各种心脏病,仍以心血不足、心阴亏损者为佳。

  茺蔚子 配伍对药

  茺蔚子味甘、辛,性微寒。功用:活血调经,泻肝明目,通脑化瘀。

  茺蔚子、夏枯草

  清泄肝热,平降血压。治头重脚轻,头晕目眩,身痛肢麻,耳鸣,心悸,失眠,脉虚数之虚性高血压,或动脉硬化,或脑供血不足等,是“静通”之要药。

  茺蔚子、泽兰

  活血通经,治疗妇女闭经,常与胶艾四物汤、失笑散同用。

  评按:茺蔚子与石菖蒲活血通窍,茺蔚子与白蒺藜通络止痛,分别见石菖蒲、白蒺藜,于兹不再复述。茺蔚子为益母草的种子,据研究有收缩子宫及降压药理作用。施今墨尚取之治疗偏头痛、癫痫、中毒性脑病,是其发展者。

  海浮石 配伍对药

  海浮石味咸,性平。功用:清肺化痰,软坚散结。

  海浮石、瓦楞子

  软坚散结。与滑石、鱼枕骨、风化硝、海金沙同用,治疗泌尿系结石,有排石作用。与苏木、地榆同用,治疗子宫颈癌;与消瘰丸(玄参、贝母、夏枯草)同用,治颈淋巴结核,有软坚散结作用。配代赭石、乌贼骨等,治溃疡病胃酸过多症,有中和胃酸作用。施今墨还用治肝脾肿大、胁腹包块等。

  海浮石、旋覆花

  清化痰热。用于痰黏稠,色黄,胸闷痛,咳嗽气喘,甚而略血,由肺热所致者。如急性肺炎、肺脓疡、支气管炎、肺结核、结核性胸膜炎、支气管哮喘、百日咳等。

  评按:《丹溪心法》咯血方,用青黛、海浮石、诃子、山栀、瓜蒌仁,治肺热咳嗽痰血,可见其清肺止咳化痰之功,有一定止血作用。海浮石有两种,就是硅酸盐组成的浮石或以碳酸钙为主要成分的石花,具中和胃酸之作用。古方曾用治血淋,施今墨用于泌尿系结石之石淋,或有所宗。

  白蒺藜 配伍对药

  白蒺藜味苦,性温。功用:祛风通络,平肝息风。

  白蒺藜、茺蔚子

  通脑窍,熄肝风。合天麻、钩藤、地龙、僵蚕等,治癫痫抽搐及偏头痛发作,可选加温胆汤、四物汤等。

  白蒺藜、首乌藤

  养血安神,通络息风。治眩晕、头痛、偏瘫、失眠、肢体麻木疼痛等。用于高血压病、中风、贫血、神经衰弱、脑动脉硬化症。属肝肾阴虚者加生熟地、山萸肉,肝血不足用当归、白芍、枣仁,肝阳上亢则参伍天麻,钩藤等。虚证宜用沙苑蒺藜、制首乌,实证用刺蒺藜、首乌藤即可。

  白蒺藜、远志

  收缩子宫,用治子宫出血、月经过多,参入胶艾四物汤等应用。妊娠期忌用之。若男子遗精、漏精、早泄,可用沙苑蒺藜、远志,合五子衔宗丸、知柏地黄丸、三才封髓丹等。

  白蒺藜、白薇

  清肝泄热,养阴息风。用治急性结膜炎、中耳炎,配龙胆草、桑叶、菊花,加强清热药力。治高血压病耳鸣、眩晕,则加平肝潜阳、平降血压之天麻、钩藤、龙齿、牡蛎、石决明、牛膝。

  评按:蒺藜有两种,一为白蒺藜,以治风病为主;一为沙苑蒺藜,以补肾为主。施今墨常以两种相配,治眩晕、视物不清、遗精、早泄、尿频。有人用白蒺藜、合欢皮相配,治肝脾肿大。至于白蒺藜、龙胆草同用,清肝泄热,平肝息风,如龙胆蒺藜汤用白蒺藜、龙胆草、.桑叶、菊花、白薇等,为施今墨常用的经验方。(陆寿康 北京中医药大学 施小墨 北京同仁堂施小墨医馆)

  (未完待续)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