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歧黄论坛

马艳东论气机气化辨证

时间:2019-07-2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4版 作者:赵龙辉 陈文军

  中医学的发展源远流长,其中,辨证论治体系是中医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随着中医学理论的不断发展,对疾病辨证认识的不断深入,形成了多种辨证方法,如:八纲辨证、六经辨证、脏腑辨证、经络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三焦辨证、气血津液辨证和病因辨证等。这些辨证方法是在不同时代、不同条件下,对不同疾病在临床诊疗中总结形成的。

  河北省名中医马艳东,为全国第六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在其40余年的临床实践中,非常重视人体气机、气化与疾病之间的关系,探索并总结出气机、气化辨证的规律,进而明确提出气机病、气化病的概念。现将马艳东气机、气化辨证理论学术观点简要介绍如下。

  气、气机、气化

  𝄂气𝄂

  中医学认为人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其基本构成就是“气”。如《素问·宝命全形论》曰:“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素问·阴阳离合论》曰:“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择医方考》曰:“气为万物之资始,非此气则万物不足以长养,非此气则人类不足以生息,人禀气而生,含气而长,人之一生,一气而已。”

  马艳东认为人体之“气”可以分为四个层次。

  第一层:先天之气(元始之气)——亦称元气、真气。先天之气来自父母,“母为基,父为楯”。马艳东认为先天之气(元气、真气)不能称为肾气或肾中之精气。原因是人由父母双方精气两合成形以后,先天之气的功能就完成了。后面就是个人的肾气发挥作用。男子按男性的生长方式完成生命过程,女子按女性的生长方式完成生命过程。马艳东强调,先天之气(父母之精气)中含有人体出生后所有气的功能密码(五脏之气,经络之气等)。就肾气而言,和其他脏腑之气一样,虽也是来源于先天之气,但是它已不是先天之气。所以,把肾气称为先天之气,把肾阴称为元阴、真阴,把肾阳称为元阳、真阳,并不确切。

  第二层:后天之气。包括水谷之气(由口而入)和自然界的清气、精气(由肺和其它渠道而入)。马艳东认为后天之气包括所有自然精气的总和。对自然界精气的全面认识非常重要,其中涉及环境因素、社会因素、自然因素、心理因素等诸多方面,这些因素对人体气机、气化的影响、对养生、治病非常重要,万勿小视。

  第三层:脏腑之气。奇恒之腑之气、经络之气、形体之气、五官九窍之气等。因为它们分别同五脏六腑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反映着不同脏腑的功能状态,故归纳为脏腑之气。

  第四层:宗气、营气、卫气。是由多个脏腑之气共同作用所化生,而非一脏一腑之能事,故可独立于脏腑之气以外。

  𝄂气机𝄂

  《素问·六微旨大论》云:“故非出入,则无以生长壮老已;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读医随笔》亦言:“升降出入者,天地之体用,万物之橐龠,百病之纲领,生死之枢机。”

  马艳东认为“气机是指人体各脏腑组织之间运输的通道,它包括升、降、出、入、聚、散等方式。”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将营养物质(清气、精气、水谷等)和外界信息(包括视觉、听觉、味觉、皮肤感觉等)按照相关的路径,输送到各脏腑器官以供气化的过程。

  第二,五脏六腑所化生的精微物质(精、气、血、津、液等)也按照各自的路径,输送到全身各脏腑组织(以供营养)的过程。

  第三,将人体所化生的糟粕物质(汗、涕、唾、尿、粪便等)按照特定的路径输送(排解)到体外的过程。

  以上气机功能也包括人体对药物的输送和排泄以及对中医按摩、熨灸等物理疗法产生刺激后的信息传递等。

  就五脏而言,心主行血,输送营养物质,以供养全身。肺主呼吸,主宣发与肃降,主行水,朝百脉,主治节。脾主运送水谷,主升清(转输精微物质),主统血。肝主疏泄(调节、疏泄、宣散人的情志,促进消化吸收,维持气血运行),调节水液代谢,调节生殖功能。肝还有藏血和调节血量的作用。肾藏精,促进生长发育和生殖繁衍,摄纳肺气。这些都是五脏正常的气机功能。

  马艳东还认为各脏腑组织之间的气机运行,是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交集的。在人体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纵横交错的、互通的气机网络系统。就像铁路、公路、航空、海洋共同构建的立体、交叉运输网络一样,四通八达,而又相互影响。如肝主升,可促进脾升,肝又主降,又可促使胃降。“肝从左而升,肺从右而降”(《临症指南医案》)。“肾主上升,心火下降,”“脾主升清,胃主降浊”等。

  𝄂气化𝄂

  气化,是中国古代哲学术语,指气的运动所产生的变化。天地万物都是气化的产物。《素问·至真要大论》曰:“本乎天者,天之气也,本乎地者,地之气也,天地合气,六节分而万物化生矣”。《景岳全书》言:“是以天地间,阴阳变迁,运数治乱,凡神神奇奇,作用于杳冥莫测之乡者,无非气化之所为。”

  马艳东认为“气化是指营养物质(空气/清气、水、饮食物等)化生为精微物质(精、气、血、津、液等)、糟粕(汗、尿、粪)的过程和精微物质化生为能量(精、气、神)的过程以及能量之间(或者说精微物质之间)相互转化的过程。尽管该过程也要按照一定的规律和程序来进行(也是气的运动形式之一),但它不具有输送和排泄的功能。所以,将这些过程称为气化过程,简称气化。”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脏腑的气化。如脾的营养物质转化和吸收、心的生血、肺的调节水液、肝的促进消化、肾的水液代谢等。《灵枢·脉度》云:“五藏常内阅于上七窍也。故肺气通于鼻,肺和则鼻能知香臭矣;心气通于舌,心和则舌能知五味矣;肝气通于目,肝和则目能知五色矣;脾气通于口,脾和则口能知五味矣;肾气通于耳,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再如王冰在强调肺、脾、肾三脏在津液代谢中的作用时说:“水土合化,上滋肺气,金气通肾,故通调水道,转注下焦,膀胱禀化,乃为溲矣”。《素问·灵兰秘典论》亦言:“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第二,精、气、血、津液等精微物质的化生和相互转化。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所云:“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化为气”。《灵枢·决气》:“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再如《灵枢·营卫生会》“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此气受气者,泌糟粕,蒸津液,化其精微,上注于肺脉,乃化而为血”。

  第三,在各种致病因素影响下,人体自身的调整修复和防御作用。如寒热的调节,环境的适应,组织器官受损后的自我修复等。

  以上气化功能也包括人体在疾病状态下对药物、针灸、按摩等物理、化学的相关治疗措施所产生的相应效应等。

  就五脏而言,心的生血,“心生于血”《质疑录》。肺,主要参与宗气的生成,调节全身血液代谢;脾,将水谷化为精微,参与体内血液代谢;肝,分泌胆汁,促进精微物质吸收,调节水液代谢,参与生殖繁衍;肾,主生殖繁衍及生长发育,参与血液生成,主持水液代谢;以及神生于五脏。这些都是五脏的正常气化功能。

  𝄂气机与气化的关系𝄂

  马艳东认为气机是运输之机,气化是化生之机。气机与气化两者相互依存,不可分割。气机是气化的前提,气化是气机的保障。脏腑气机的升、降、出、入、聚、散运动,将营养物质送达气化之脏腑,以及糟粕物质排出体外提供了前提条件。气化所产生的精微物质和能量又可保障和助推人体气机的运行。例如《素问·经脉别论》所言:“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说明人体的水液代谢过程中,首先是气机运动,然后是脾、胃、肺和膀胱等脏腑的气化作用。《灵枢·营卫生会》曰:“人受气于谷,谷入于胃,以传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此是饮食物入脾胃,经气机升降转输,脾胃的转化成为营卫之气营养护卫肌体。这就是气机、气化相互为用的典型写照。

  气机气化辨证

  马艳东将气机、气化辨证总结为:“气机、气化辨证是在充分认识各脏腑组织、三焦、经络等生理活动、病理特点的基础上,将疾病所反映的临床症状、体征等进行综合分析,从而推断出疾病是气机失调或是气化异常的一种辨证方法。”并认为“气机、气化辨证与其他辨证方法同样重要,是整个辨证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它能具体的分辨出病变是气机所为、还是气化所致,从而使治疗更有针对性。气机、气化辨证也是在八纲辨证的基础上与其他辨证一样,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交叉。为疾病正确的诊断和治疗起到相互补充的作用。”

  𝄂气机病辨证𝄂

  马艳东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认为“气机病是指各脏腑组织因多种致病因素(包括脏腑气化异常)造成机体气机失调而导致的一系列病证”。具体而言,第一,由于脏腑气机运行失常(或亢、或衰、或阻、或滞、或逆、或反、或气化异常),使营养物质(清气、精气、水谷等)、精微物质(精、气、血、津、液)不能正常运送到各脏腑组织器官以供气化和濡养。第二,糟粕物质(包括有害物质)不能及时输送到有关脏腑器官排出体外而蓄积体内。第三,由于本脏腑气机失调导致自身脏腑的气化异常。第四,某脏腑出现气机失调,影响其他脏腑的气机、气化。第五,气机失调导致的神机失常。

  如《伤寒论》少阳病的“心下痞满、干呕、肠鸣下利”的半夏泻心汤证以及阳气郁遏,气机不畅导致的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的四逆散证,再如肝寒犯胃、浊阴上逆之“干呕、吐涎沫、头痛者”“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的吴茱萸汤证。《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的“吐之不出,吞之不下,胸膈满闷”之半夏厚朴汤证。

  气机病的治疗原则为调畅气机。务使气机恢复通畅,则正气布散,气血和调,邪气消弥。

  𝄂气化病辨证𝄂

  马艳东认为“气化病是指各脏腑组织因多种致病因素(包括气机失调)造成气化异常而导致的一系列病证。”具体而言,第一,由于脏腑气化异常,导致营养物质不能正常生成为精微物质(气、血、精、津、液)。第二,由于气化异常,营养物质或精微物质不能完全转化为功能、能量。第三,由于气化异常,化生出一些病理物质(痰、湿、瘀等)。第四,由于某脏腑气化异常而影响他脏的气机、气化功能。第五,由于气化异常导致的神机失调。

  如《素问·阴阳应像大论》中论及:“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盛则濡泻”,指出五气过极,化为疾病后的表现。《素问·脉要精微论》云:“肝气盛则梦怒,肺气盛则梦哭。”指出肝脏气化太过多有梦中发怒,肺气气化太过多有梦中哭泣。此皆为气化过度导致的疾病。《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谓:“妇人之病,因虚、积冷……此皆带下”,指出妇人带下病多与虚、冷导致的阳化不足有关。《诸病源候论·虚劳痰饮候》云:“劳伤之人,脾胃虚弱,不能克消水浆,故为痰也”,指出津液气化不足是形成痰饮的重要因素。此为气化不及导致的疾病。

  再如治疗脾肾阳虚、水湿内停导致的胸腹胀满,身半以下肿甚,手足不温,大便溏薄之证,治以实脾散温阳健脾、化气利水。如治疗痰湿导致的咳嗽痰多,胸膈痞闷,肢体困重,头眩心悸之证,治以二陈汤燥湿化痰,理气和中。这些都是治疗气化病的成熟经验。

  气化病的治疗原则为促进和恢复脏腑正常气化状态。务使脏腑功能恢复生机,气血津液化生正常。

  马艳东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体会到,人体所患不外乎气机病和气化病,或气机气化合病,别者无它。临床上以气机病为主者占十之七八,以气化病为主者占十之二三,而这十之二三也多与气机合病。且气机病致气化病多,气化病致气机病少。所以,马艳东认为,治病先调理脏腑经络之气机,尽管临床上某些疾病以气化病为主,但在治疗中,也要首先考虑脏腑的气机问题。气机调畅后,气化功能也可逐渐得到改善。这与他“首重阳气,以运为机,以通为术,以风为使,以畅为贞”的学术思想是一脉相承的。

  中医认识生命,不仅重视生命的形体结构,更重视形体结构在气(气机、气化)的作用下所产生的一切生命现象。马艳东提出的气机气化辨证体系,是对中医辨证理论的有益补充。这为临床诊治疾病又提供了一个新的辨证方法,该方法让临床辨证变得简单而明晰。马艳东还特别指出“气、气机、气化理论”这个生命大课题,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研究,去揭示。(赵龙辉 衡水市第五人民医院 陈文军 石家庄市中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