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李佃贵治疗萎缩性胃炎病案一则

时间:2019-11-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李燕 贾苏杰

  患者,赵某,女,63岁,于2018年8月30日初诊。

  主诉:间断剑突下隐痛半年余,加重2个月。患者半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剑突下隐痛,食欲不佳,期间未曾进行治疗。患者2个月前因情绪不畅剑突下疼痛加重。于当地查胃镜结果示:萎缩性胃炎。为求系统治疗,故来李佃贵门诊就诊。现剑突下隐痛,反复烧心,口中异味,乏力,纳不佳,寐差,难以入睡,易醒,大便日行1次,排便困难,艰涩难出,肛门下坠感明显,舌红苔黄腻,脉弦细滑。既往曾患反流性食管炎、萎缩性胃炎、胃息肉切除术后以及轻度结直肠炎。姐姐有直肠癌。

  诊断:浊毒内蕴,肝胃不和型胃脘痛。

  治则:化浊解毒,养肝和胃。

  方药:白花蛇舌草15g,半枝莲15g,半边莲15g,茵陈15g,黄连12g,黄芩12g,绞股蓝12g,鸡骨草15g,百合12g,乌药12g,当归9g,白芍30g,川芎9g,白术6g,茯苓15g,鸡内金15g,草豆蔻12g,三七粉2g,香附9g,苏梗9g,川朴9g,枳实12g,砂仁9g,全蝎9g,蜈蚣3条,海螵蛸20g。共14服,水煎服,分别于早餐前半小时,临睡前1小时服用。

  2018年9月13日二诊:患者诉剑突下胀痛、嗳气、口干口苦、口中异味明显减轻,食欲增加,大便日行1~2次,质可。舌红苔黄腻,脉细滑。于上方基础上调整处方为:去香附、苏梗,加滑石15g,元胡9g,甘松9g,半夏9g。共30服,水煎服,分别于早餐前半小时,临睡前1小时服用。

  1月后三诊:患者诉偶有腹胀,无剑突下疼痛,大便日行1~2次,成形,排不尽感,余未诉明显不适,舌红苔薄黄,脉弦滑。治疗有效,根据新发症状,于前方(二诊)基础上调整,去滑石,加香附9g,苏梗9g,葛根12g,荔枝核12g。患者前后共就诊10月余,症状完全消失,行胃镜检查:病理改善,萎缩性胃炎消失,为非萎缩性胃炎(轻度)。

  按语:慢性萎缩性胃炎(简称CAG),是以胃黏膜局部性或广泛性的固有腺体萎缩,腺体数量减少,黏膜层变薄,黏膜肌层变厚为主要病理改变的一种慢性胃炎。由于腺体萎缩或消失,胃黏膜有不同程度的变薄,并常伴有肠上皮化生、炎性反应及不典型增生。临床上可有消化不良、胀满、上腹不适、嗳气、烧心、反酸等,或钝痛、贫血等症状,无特异性。而现代医学对本病病因尚未阐明,很难制定一个成熟的方案,简单的西药治疗对本病很难取得一个满意的疗效,只有当慢性萎缩性胃炎出现重度异型增生病变,或合并反复消化道大出血时,可酌情考虑手术治疗。

  李佃贵教授认为慢性萎缩性胃炎及其癌前病变应从浊毒论治。浊毒多由脾胃运化失司,水液代谢异常,聚湿成浊,迁延日久而成。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而饮食不节,或情志不舒,皆可导致脾胃运化功能失司,水反为湿,谷反为滞,湿滞日久则生浊,叶天士谓“湿久浊凝”,浊邪日久不解而生浊毒,浊毒不唯伤胃阴,更阻胃络,导致胃体失于濡养,胃腺萎缩,并在此基础变生恶病。因此,浊毒既为CAG发生的病理因素,又是CAG发展的病理中介。本例患者应予化浊解毒,养肝和胃之法,以祛浊毒,畅气机,运脾胃,气血得以充足,濡养胃络,使萎缩之腺体得以恢复。方中白花蛇舌草清热解毒利湿,现代药理研究其有抗肿瘤作用,半边莲、半枝莲清热解毒,活血化瘀,茵陈、黄连、黄芩清热燥湿解毒,绞股蓝、鸡骨草清热利湿,散结消肿,香附、苏梗、川朴、枳实、砂仁行气和胃,消积导滞,百合、乌药、当归、白芍行气和血以养肝体,白术、茯苓、鸡内金、草豆蔻健脾利湿开胃,三七粉、川芎活血行气止痛,海螵蛸制酸止痛,蜈蚣、全蝎以毒攻毒,通经活络,诸药合用,肠腹气机通畅,故大便艰涩难出自可解除。李老根据患者病情变化,坚守基础方,灵活加减用药,故能取得较好的疗效。

  本病病机复杂,多虚实夹杂,症状变化多端,临床上既要辨清主证,又要辨清主症;既要以中医理论作为处方的指导理论,又要结合现代对该病的病理生理学的认识,针对性的处理。另本病病程较长,需要给与患者良好的情绪管理,告之本病不是癌症,不是无药可治,加强患者信心,并要加强饮食管理,适当运动,方可提高临床疗效。(李燕 贾苏杰 河北中医学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