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李佃贵用药经验撷萃

香附 紫苏

时间:2019-11-2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张金丽

  慢性萎缩性胃炎是一种多致病因素性疾病及癌前病变,临床表现缺乏特异性,常见临床表现为胃脘部胀满,或疼痛,烧心及消化不良等症状,可出现胃出血、胃溃疡等并发症。国医大师李佃贵教授认为浊毒之邪壅滞中焦为本病的关键病机,因此常用在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时常用行气药物以畅达气机,调和脾胃。

  国医大师用药经验

  香附、紫苏为香苏散的主要药物,香苏散出自《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方中所用为紫苏叶,但紫苏叶更倾向于发散风寒,常用于治疗外感风寒,气郁不舒证。而紫苏梗能行气和中,宽胸利膈,顺气安胎,更常用于胸腹气滞,痞闷作胀等症。刘华一教授治疗肝胃不和之胃痞证时,常将行气之药紫苏梗与入血分之药香附结合起来,利用紫苏梗散滞,行气宽中,香附散瘀,理气活血,以达到气血双调的效果。

  李佃贵教授认为慢性萎缩性胃炎的关键病机为浊毒之邪壅滞中焦。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常伴有情志不舒,肝气郁滞,肝木乘犯脾(胃)土,脾失健运,胃失和降。脾失健运,则不能运化水谷精微,水反为湿,谷反为滞,胃失和降,则清阳不升,浊阴不降,进一步阻滞气机。气能行血,气滞日久,影响气血运行,因此治疗时应以疏肝理气为主,兼以活血,常用香附、紫苏梗以行气活血止痛,理气宽中和胃。香附,气中之血药,主入肝经气分,芳香辛行,善行肝气之郁结,味苦疏泄以平肝气之横逆。《本草纲目》认为香附“乃气病之总司”,《本草求真》记载:“香附,专属开郁散气,与木香行气,貌同实异,木香气味苦劣,故通气甚捷,此则苦而不甚,故解郁居多,且性和于木香”。香附还具有活血止痛之功,可促进郁结之血消散。香附重在治肝,紫苏梗则重在调胃。《药品化义》:“苏梗,能使郁滞上下宣行,凡顺气诸品惟此纯良”。如此一治肝一调胃,使肝气舒畅,胃气调和,切合慢性萎缩性胃炎的基本病机,在临床治疗中还需与健脾运脾之药合用,以畅气机,运脾胃,收效颇佳。

  经典案例

  陈某,男,42岁,间断胃脘胀满疼痛伴右胁隐痛8年,加重5天,患者于2018年5月26日因情志不畅出现胃脘疼痛,伴右胁隐痛,烧心反酸,于当地某医院查电子胃镜示:胆汁反流性胃炎,慢性非萎缩性胃炎,后间断口服药物(具体不详)治疗,症状时轻时重。5天前患者因情志再次出现胃脘胀痛,自服药物未见缓解,遂来就诊。查电子胃镜:慢性萎缩性胃炎,伴轻度肠上皮化生。刻下症:胃脘胀满疼痛,伴右胁隐痛,烧心反酸,口干,嗳气,无恶心呕吐,纳呆,二便调,舌紫暗,苔薄黄,脉弦细。查体:腹软,胃脘部轻度压痛,肝区无压痛,无叩击痛。

  辨证:胃脘痛(肝胃不和)。

  治法:疏肝理气,和胃止痛。

  处方:香附12g,紫苏梗15g,砂仁10g,枳实12g,白术15g,厚朴10g,半枝莲15g,柴胡10g,黄芩10g,陈皮10g,丹参15g,全蝎9g,蜈蚣3条。7剂,水煎服,分早晚两次温服,日1剂。嘱患者调畅情志,规律饮食。

  2018年6月20日复诊:患者胃脘胀满及嗳气明显减轻。余证稍有缓解,舌质紫暗,脉弦细,前方减厚朴,加当归15g,白芍15g以柔肝活血止痛。

  7月3日三诊:患者右胁隐痛明显减轻,舌质仍略显紫暗,前方加赤芍15g。

  7月28日四诊,患者无右胁隐痛,上方加茯苓15g以健脾渗湿。

  8月6日复查,电子胃镜示:慢性非萎缩性胃炎,未见溃疡。

  继服疏肝和胃中药调理,以巩固疗效。

  个人体悟

  慢性萎缩性胃炎病程较长,给患者带来沉重的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因此长期胃病患者往往伴有情志不畅的表现,在慢性萎缩性胃炎患者的治疗过程中行气药发挥着重要的意义。《素问·举痛论》:百病皆生于气。《类经》解释道:气之在人,和则为正气,不和则为邪气,凡表里虚实,逆顺缓急,无不因气而至,故百病皆生于气。因此凡情志不畅者,均应以行气为要,气能行血,气行则血不瘀滞,气血调和,百病不生。《本草新编》:紫苏为风药,善能平肝……肝木既平,则脾土得养矣。香附可疏肝郁,活血止痛,二者并用,肝脾同治,气血并调,多收良效。(张金丽 河北省中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