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朱良春治疗疕痹经验

时间:2020-10-1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作者:朱婉华

  疕痹,又称银屑病关节炎(PsA)。该病是一种与银屑病相关的炎性关节病,具有银屑病皮疹并导致关节和周围组织炎症,部分患者可有骶髂关节炎和(或)脊柱炎,属血清阴性脊柱关节炎,病程迁延、反复,晚期可出现关节强直,导致残疾。

  朱良春对疕痹的认识

  正虚邪恋为病因,肌肤顽痹多迁延 疕痹(银屑病关节炎)的病因总归于感受风寒湿热邪,或过食辛辣炙煿、鱼虾酒酪,或心绪烦扰,惊恐焦虑,七情内郁,均可导致经络不畅,气郁化火,而致血热、血燥、血瘀,火热瘀毒留注关节皮肤,气、血、津、液耗伤,脏腑阴阳失和,乃为该病的主要病机。正如《灵枢》刺节真邪篇中说:“虚邪之中人也……搏于皮肤之间,其气外发,腠理开,毫毛摇,气往来行, 则为痒,留而不去则痹,卫气不行则为不仁。” 患者多有先天禀赋不足,阳气先虚的因素,病邪乘虚袭踞经隧,气血为邪所阻,深入骨骱,胶着不去,痰瘀交阻,凝涩不通,邪正混淆,如油入面,肿痛发热以作,治颇棘手,不易速成。

  虫草结合能增效,杂合而治疗效显 银屑病关节炎在治疗上遵循 “辨病与辨证相结合” 的原则,治法上立足于益肾壮督治其本、蠲痹通络治其标。其用药特点为益肾壮督与祛风散寒、除湿通络、涤痰化瘀、虫类搜剔诸法合用,标本兼顾,提高机体抗病能力,使正胜邪却,此即所谓 “不治之治,正妙于治也”,用于银屑病关节炎疗效确切。

  中西结合前景好,疕痹治疗待规范 银屑病关节炎是主要累及皮肤和关节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病因不明,发病机制复杂,给治疗带来很大困难。传统西药治疗见效快,但易复发,不良反应大。

  目前生物制剂是治疗该病的热门药物,作用效果显著,能改善关节炎的症状和体征,阻止病变进一步恶化,但该类药品价格昂贵,且远期疗效有待进一步验证,限制了临床全面推广。中医治疗该病有辨证施治、标本兼顾、不良反应小的优点,且治疗方法较为多样化,但有疗效慢、效果不稳定等缺点。虽然中医药治疗该病有很多特色,但是其治疗方法的多样化导致治疗的有效率存在差异,因而有必要优化中医药治疗该病的方案。在临床研究方面,需要进一步规范辨证和辨病相结合治疗,通过规范的临床观察和疗效评价,摸索疗效确切且不良反应小的治疗方案。在实验研究方面,进一步加强有效单味药的药理研究,寻找有效成分。

  典型病例

  周某,男,35岁。初诊: 2007年10月31日。患者4个月前出现颜面、周身白色鳞屑样皮疹,伴腰背部疼痛,于当地医院查HLA-B27:(+),CRP:175mg/L,诊断为银屑病关节炎,予甲泼尼龙、硫酸羟氯喹、白芍总苷等治疗,腰背部疼痛有所缓解,查血常规:WBC:13.7×109/L,HGB:114g/L,PLT:335×109/L;ESR:82mm/h;肝功能:ALT:54.1U/L。

  刻诊: 午后低热,体温37.6℃,神疲乏力,双手指关节肿胀、畸形,颜面、胸背部、四肢泛发鳞屑样皮疹伴脱屑,局部见明显抓痕,有血液及淡黄色液体渗出,皮损呈深红色斑块,大小形态不一,四肢关节处皮疹结成厚痂,鳞屑下有轻度渗出,手指甲处起脓疮,关节红肿、灼热疼痛,两膝关节肿痛明显,并有关节积液,纳呆,便干溲黄,舌质红,苔白腻,脉弦数,此乃风湿热毒、痹阻经脉之候,治予疏风清热、蠲痹通络,方药: 蠲痹汤加金刚骨50g,青风藤30g,生黄芪30g,制南星40g,赤芍20g,白芍20g,制川乌6g,制草乌6g,川桂枝6g,地肤子30g,白鲜皮30g,蕲蛇10g,鹿角片15g,姜半夏10g,陈皮6g,独活20g,生薏仁40g。5剂。

  二诊(2007年11月5日):症状改善不明显,目前双手指关节肿痛仍作,握拳不紧,双膝关节不能伸直,踝关节肿痛,周身银屑样皮疹、深红色斑块满布,局部可见脓头,瘙痒难耐,舌淡衬紫,苔白腻,脉滑数,查血常规:WBC16.8×109/L,RBC: 3.76×1012/L,HGB:113g/L,PLT:190×109/L,ESR:116mm/h。拟方清热化湿、蠲痹通络。方药: 消疹止痒方(院内协定方)合蠲痹汤加青风藤30g,金刚骨50g,拳参30g,地肤子30g,白鲜皮30g,蝉衣6g,蕲蛇10g,生白及10g,羚羊角粉0.6g (分冲),五味子10g,制南星30g,凤凰衣8g。3剂。

  按照这个治疗原则,随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服用中药治疗5年,恢复良好。

  按:根据患者舌苔脉象及症状体征,符合急性期风湿热毒、痹阻经脉之证,治予疏风清热、蠲痹通络之法。方中蠲痹汤及消疹止痒方乃我院协定处方,具有活血通络、蠲痹止痛、清热解毒止痒之效。青风藤、金刚骨、川乌、草乌、桂枝祛风除湿、温经通络,地肤子、白鲜皮清利湿热、消疹止痒,半夏、陈皮、生薏仁燥湿化痰,丹皮、赤芍清热凉血、散瘀止痛,蕲蛇、全蝎、蜈蚣、蛇蜕搜风除湿、活血通络。纵观全局,不难发现,蕲蛇的应用起到了关键作用。蕲蛇乃血肉有情之品,均可外走肌表而祛风止痒,同时蕲蛇有毒,兼可达以毒攻毒之效,诸药相伍,乃获佳效。(朱婉华 江苏省南通良春中医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