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学术临床 > 国医大师学术思想

国医大师周仲瑛辨治外感热病经验

周仲瑛对流行性出血热病因病机的认识与命名

时间:2021-01-1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5版 

  开栏的话:首届国医大师周仲瑛家世业医,幼承庭训,随父周筱斋教授学习中医。临床方面始终坚持以提高疗效为首要目标,注重病机辨证,强调以脏腑病机为临床辨证的核心,力主审证求机、知常达变、辨证五性、复合施治诸论,首创“第二病因”“瘀热论”“癌毒论”“伏毒论”“复合病机”等多种学说,擅长从“风痰瘀热毒虚”入手,采用“复法大方”治疗急难重症,特别是在急难病症方面的学术观点和辨治经验,得到国内外中医界的认同和广泛应用。本版今起开始介绍周仲瑛辨治外感热病的经验,供大家借鉴。

  周仲瑛教授在中医典籍基础上,结合流行性出血热发病特点,将本病命名为“疫斑热”。并且认为其病理表现为卫气营血传变过程,病理中心在气营,重点为营血。病变涉及肺、胃(肠)、心、肾等脏。病理表现极其复杂,每易出现三焦俱热、虚实夹杂的局面。因此,在本病各期的传变中,应按卫气营血,结合三焦和六经辨证进行治疗。

  将流行性出血热命名为“疫斑热”

  流行性出血热(又称“肾综合征出血热”),一般认为属于中医学“温疫”“疫疹”“疫斑”“温毒发斑”等范畴。周仲瑛在研读历代中医典籍相关记载基础上,根据其发病来势凶猛、传变迅速、病情复杂多变,并具有出血、发斑、发热等特点,将本病命名为“疫斑热”。

  其实早在《黄帝内经》中就有对疫病的记载,如《素问·刺法论》云:“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并认为发病与否和人体免疫力相关。

  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对疫斑热之类的症状、病机和治法有这样的描述:“病者如热状,烦满,口干燥而渴,其脉反无热,此为阴伏,是瘀血也,当下之。”认为此类的瘀血发热,并见出血的病症,可用“下法”治疗。

  宋陈无言《三因方》言:“肺腑脏温病阴阳毒,脏实,为阳毒所伤,体热,肌肤发斑,气喘,引饮,色昏白……”,其描述与疫斑热的临床表现较为相似。

  清代沈金鳌《杂病源流犀烛》对疫病的鉴别和治法都有较为详细的论述:“疫与伤寒异同处,更有当辨者……伤寒从毛窍入,疫邪从口鼻入。伤寒不易发斑,疫多发斑……而亦有其同焉者,皆能传胃,故比皆用承气导邪而出,故始异而终同也”,“疫邪贵早下,但见舌黄,心腹胀满,乘气血未乱,津液未枯,即当下之,宜承气汤。”认为疫病临床多见发热、发斑之症,治疗上主张“宜早下”。

  后世医家对疫斑热之类的疫病也各有论述,如《医宗金鉴》言:“火伤阳络血上溢,热侵阴络血下流”。这对从疫斑热认识流行性出血热提供了依据。

  疫斑热病因病机

  周仲瑛教授认为,流行性出血热(疫斑热)主要是外感瘟疫热毒所致,属新感温病范畴。这与本病来势凶猛、传变迅速、病情险恶、具有明显的流行性和传染性是符合的。由于本病的发病高峰为5~7月和11月~来年1月,且以后者为多见,故有人称之“冬温时疫”。或认为受寒致病而称为“伤寒型出血热”。另因常发于低洼、潮湿、杂草丛生、水位较高、降雨量多的地区,临床可见到湿热偏盛的表现,因此,亦有认为病因为“湿热疫毒”。周老认为本病全过程的临床表现,均呈现一派温热病证特点,即使初伤于寒,但伏寒化温,从表入里,仍具有热病证候。因此有必要统寒温于一体,针对病情,辨证论治。同时由于极度劳倦、受凉,卫外功能一时性低下,每为疫毒乘虚入侵致病的基础,故内因正虚当是发病的关键,而尤与肾精不足密切相关。

  根据流行性出血热的临床过程,其基本病机为温邪疫毒入侵,由表及里,表现为卫气营血的传变经过,并见三焦六经辨证。病变涉及肺、胃(肠)、心、肾等脏,每易虚实夹杂,呈现顺传、逆传、变证、险证丛生与复杂多变的特点。在卫气营血传变过程中,常可两证相互重叠出现,表现卫气同病、气营或气血两燔等兼夹情况。据临床表现,邪热入气即已波及到营,故认为本病的病理中心在气营,重点为营血。论其病理因素,在疫毒致病的基础上,可进而酿生热毒、瘀毒、水毒,“三毒”几乎贯穿病变的整个过程。发热、低血压休克期以热毒、瘀毒为主;少尿期以瘀毒、水毒为主;多尿期、恢复期则为正气虚,余毒不净。

  各期的基本病机:本病可分为发热期、 低血压期、少尿期、少尿期、恢复期。

  发热期:为温邪初感,邪犯卫表,迅即传入气分,而致里热偏盛,温热化燥,燥热内结,则见腑实之候;或因温邪夹湿,内蕴脾胃,而见湿热证候;若疫毒内传营血,可致气营,气血两燔,耗伤营阴,甚则热毒炽盛,传入营分,而致热扰心神;或热入心包、内陷厥阴;如热盛动血,损伤血络,迫血妄行,则表现为血分证。

  低血压期:多为正不胜邪,热深厥深,形成厥闭证候,若进一步发展,正虚邪陷,阴伤气耗,可见内闭外脱,甚则由闭转脱,阴伤及阳,发展为阴竭阳脱。

  少尿期:为热与血搏,血瘀水停,瘀热水毒蕴结下焦,灼伤肾阴,或湿热蕴结,而致肾的气化不利,热伤阴络,则尿血或夹血性尿膜,甚则水毒犯肺,侮脾逆胃,凌心伤肝。

  多尿期:由于瘀热水毒伤身,肾气不能司化,固摄无权,或因阴虚热郁,关门开多合少,而见尿多。

  恢复期:为邪去正虚,由于病情轻重不同,体质强弱有别,临床表现不一,而有气阴两伤、脾虚湿蕴、肾阴亏虚等不同表现。(本文摘自《周仲瑛辨治流行性出血热实录》)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