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非遗项目

“张一帖”悬壶济世美名扬

——访新安国医博物馆

时间:2016-04-15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熊益亮 张中

  对于中医人来说,世医家族不仅让人羡慕,更令人感动,感动于百年传承与坚守的不易,感动于代代相传济世救人的情怀,因为这样的中医世家不仅医术高超而且都有高尚的医德修养,正是大医之精诚者。在学医之路上,我是幸运的,我的恩师北京中医药大学张其成教授恰出生于新安医学家族链保存得最为完整的一支——“张一帖”世医家族。

  2016年3月油菜花开的季节,生平第一次踏上了徽州之行。古徽州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缩影,汤显祖诗云:“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里是程朱理学的故乡,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黄山。无论是自然景观还是人文景观,徽州都是令人神往的地方。但是对于学医的我而言,新安医学似乎魅力更大,而“张一帖”更是令我心驰神往久矣!

  “张一帖”世医家族是富有传奇性的,至张其成老师已经第十五代了,历经455年而无间断,这在中国医学史上是不多见的。我的师爷李济仁教授和师太张舜华教授作为“张一帖”第十四代传人更将“张一帖”的金字招牌发扬光大,2009年师爷李济仁教授被评为首届国医大师,2010年“张一帖”世医家族成为第一个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新安医学家族,李济仁、张舜华同为传承人。到了张其成老师这一代,“张一帖”成了第一个兄妹双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张其成、李艳)和兄弟三博导的世医家族(张其成、李标、李梢)。有副对联是这么形容这两代人的,“博士不难,难则兄弟三博导;国医堪奇,更奇夫妻双国医”。《中医辞海》说:“张一帖子孙代传其业,后被擢为新安临床医家之首。”

  大巴绕着蜿蜒崎岖的山路,或许很多人会有晕车的感觉,但对于出生于闽北大山的我并不陌生,反而更添几分亲切感,有种回家的感觉。“张一帖”诞生于定潭,即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深渡镇定潭村。虽然很多人,即使是安徽人对于定潭都是比较陌生,要知道早些时候在皖、浙、赣等周边地区,因为“张一帖”的缘故,“赶定潭”成为当时人们求医治病的代名词,足见“张一帖”的影响力!

  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村落,符合“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写照。村子沿河而建,虽然新农村的建设,改变了村庄的原始面貌,但是还是有很多古代徽式建筑被保留了下来,其中最为突出当然还是“古建三绝”,即古祠堂、古民居和古牌坊。粉墙黛瓦马头墙,格窗照壁美人靠,真是让人心醉!不禁感慨难怪古徽州这么有文化!

  新安国医博物馆是典型的徽式建筑,从对面的公路上可以看到博物馆的全景,看起来十分古朴大气。门上的“新安国医博物馆”出自和李济仁教授同为首届国医大师的邓铁涛教授之手,而两副对联“术著岐黄三世业,心涵雨露万家春”则出自中国近现代著名经学家吴承仕先生之笔,是对“张一帖医学世家”的真实写照。走进博物馆,映入眼帘的是一座三层主楼,东西两边各有一座一层的楼房。值得一提的是整个博物馆的建材绝大部分都是由原汁原味的古徽州建筑材料拼凑而成。为何是拼凑?因为它们或者来自明代,或者来自清代;或者来自某一古民居,或者来自某一古祠堂……这种匠心独运的设计以及对古徽州建筑的坚守凝聚了老师一家人的心血,尤其是我的师叔博物馆的馆长李梃,同时,他也是定潭村“世传张一帖诊所”的所长。

  博物馆的主楼目前只有一层开放,主要是展览一些医疗器具,相较于现代化的药品加工,这些古朴的医疗器更具中医原味,更能显示中医的特色。西边的小楼用作展览“张一帖世医家族”的历史传承,包括一些珍贵的照片、文物、图书等,它们静静地躺在展窗向人们诉说着“张一帖”的故事。东侧的小楼还在建设中,规划作为养生馆,可以让人们真切体验中医药的养生文化。养生馆的门前有条石子路,李梃说:“进门前你看这些石子拼成一个什么图像?”定眼一看,“像一个老头。”“那你再从出门的角度看看?”“像一个小孩!”“对!这就是养生的精髓!”是啊,真正的养生就是让我们褪去疲惫苍老的外壳,拥有一个轻松单纯的身体,正如张其成老师常和我们说老子的养生智慧就是要“复归婴儿”。

  博物馆的西北处是家族的祠堂,同样是古朴的徽州建筑,地处高处更显庄严肃穆。祠堂前是一个八卦图,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个代表性符号。迈进祠堂就是一个天井,它的作用主要用于采光,当然也有老徽州文化中“四水归明堂”的说法。祠堂由肥梁瘦柱支撑,极具徽派建筑特色。祠堂正中是一副“张守仁深山采药遇异人图”,张守仁何许人也?虽然张一帖世医家族最早可以追溯到北宋张扩,但“张一帖”之名实始于明代嘉靖、万历年间的张守仁(1550年-1598年)。

  新安国医博物馆从2013年9月由黄山市文物局批复同意成立,占地2500多平方米,是黄山市第五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基地。目前该馆还在建设中,但已经散发着浓郁的中医世家和徽州文化的味道,处处是景,令人流连忘返。相信等到博物馆全部建成,这里将会成为新安医学文化的传播基地,也是中国地域医学文化上的一颗明珠,点缀于中国医学史的银河中。正如“中国十佳村歌”定潭村村歌《定潭,人间天堂》中唱到的那样:“张一帖,悬壶济世美名扬”。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离开定潭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总想把这种感情记录下来,但又怕我的文字无法表达完全。在我看来,如果褪去所有的光环,“张一帖”留给我们的不仅是一个名字,更是一种精神符号,引领着我们年轻中医人追寻自己的“一帖梦”!(作者单位为北京中医药大学)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