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医史·传说·民俗

求索创新成就河北五大医家

时间:2017-01-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张再康

  燕赵大地,名医辈出。河北历史上大家最为熟悉的五大著名医家刘完素、张元素、李杲、王清任、张锡纯,其共同特点为坎坷立志、求索苦守、继承创新等,他们的精神值得我们思考,富有启迪。

  求索苦守

  刘完素刚学医时曾拜陈师夷先生为师,学成后独立行医。刘完素非常重视内经理论,他从二十五岁开始研究《内经·素问》,直到六十岁从未中断,朝夕研读,从未中辍,把《内经》作为自己“终身诵读”之书。相传有一天刘完素因劳累过度,不知不觉睡着了。突然看见两位道士走进来,递给他一碗美酒,他一气连饮了二三十口,碗中酒还是喝不完。当道士取回碗向外走时,刘完素急忙起身追赶。一时惊醒,才知自己是在做梦。这段记载正说明刘完素研究学问时用心之苦,寤有所思,寐有所梦。经过几十年的刻苦努力,终于成为“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寒凉派”的创始人。

  张元素近三十开始学医,他惜时如金刻苦钻研《黄帝内经》等经典理论。传说他夜梦有人用大斧凿其心开窍,纳书数卷于其中,自是洞彻其术,也反映了他梦寐以求的治学境界。历经二十余年未曾稍懈,终于成为一代名医。张元素虽然仕途之路破灭,但在医学方面大器晚成、颇有建树。

  李杲自母亲病逝后,求医之心非常迫切。当时,河北易水张元素为燕赵名医,李杲不惜远离家乡四百余里,携千金厚礼拜其为师。凭着他扎实深厚的文学功底,经过数年的刻苦学习,李杲尽得其学,名声超出老师,成为一代医家大宗。《元史·李杲传》记载:“李杲,字明之,镇人也,世以赀雄乡里。杲幼岁好医药,时易人张元素以医名燕赵间,杲捐千金从之学,不数年,尽传其业”。

  王清任受祖上行医影响,二十多岁时开始行医。曾游历滦州(今唐山)、奉天(今沈阳)为医。后久居北京行医,开办“知一堂”药铺。他看到古书中人体构造与实际情况不符,故精心观察人体之构造并绘制图形,纠正前人错误。他说:“夫业医诊病,当先明脏腑”“著书不明脏腑,岂非痴人说梦;治病不明脏腑,何异盲子夜行”。于是,他冲破封建礼教束缚,多次亲赴义冢、刑场等地寻找观察尸体脏腑,进行了近三十年的解剖学研究活动。他把观察所得绘制成脏腑图,附以文字说明,载入《医林改错》上卷,对古代脏腑图说中的一些错误的认识作了澄清和纠正,终于成了一代富有革新精神的解剖学家和医学家。

  张锡纯青壮年时代,中国内忧外患频仍,殖民地化迅速加深。他虽伏处草莽,亦渐知仅习旧学考科举,难以经世济民。在教授中西方科学的同时,他致力于岐黄之学。他搜集了包括先秦《黄帝内经》至清朝名医验案在内的百余种医书,无不披览钻研。经过前后十余年的读书、应诊过程,使他的学术思想趋于成熟。1909年在他年近50岁时,他完成了著名的《医学衷中参西录》,终于成为中西医汇通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继承创新

  魏晋以来,很多医家墨守张仲景《伤寒论》用药陈规,偏重于经验方的收集应用,忽视医学理论的创新研究,形成比较保守僵化的医学风气。宋代官方编撰了《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简称《局方》)等流传较广、影响较大的临床方书后,有些医生将其奉为圭臬,不辨寒热虚实滥用《局方》,辨证与用药之间缺乏有机联系,形成了“官府守之以为法,医门传之以为业,病者持之以为立命,世人习之以为俗”的不良局面。刘完素针对当时误用《伤寒论》辛温发汗和滥用《局方》温燥方药所导致的火热疾病,在继承病机十九条基础上,倡导“火热论”病机,创立了火热病机理论,用药力主寒凉,在外感疾病论治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张元素针对当时辨证用药虚虚实实、寒热颠倒,许多内伤杂病得不到正确的治疗的情况,对脏腑辨证和遣药制方理论进行创新性研究。张元素在《黄帝内经》《金匮要略》《中藏经》《千金方》《小儿要证直诀》的基础上,重视研究五脏六腑病证,丰富和发展了脏腑辨证论治理论。他以《黄帝内经》中药气味厚薄作为理论基础,创新中药分类方法,发明药物归经理论和引经报使说等,是对中药学和方剂学理论的重大发展。

  李杲精研《黄帝内经》脾胃理论,提出“内伤脾胃,百病由生”观点,对脾胃的生理、病理、诊断、鉴别诊断、治疗诸方面,提出了个人的一系列看法,形成了独具一格的脾胃内伤学说。该内伤脾胃学说,很好地弥补了刘完素、张从正医学思想的不足之处,为内伤病的辨证治疗开辟了一条广阔的途径。故其弟子罗天益评价曰:“东垣先生之医学,医之王道也”。

  王清任不迷信古人,具有创新精神。他在《医林改错·脏腑记叙》中直言不讳地地批评“古人脏腑论及所绘脏腑图,立言处处自相矛盾”,从而促进了中医解剖学的发展。他在继承前人瘀血理论的基础上,丰富和发展了活血化瘀这一治疗方法,由此奠定了他在活血化瘀研究领域一代宗师的学术地位。

  张锡纯在深研《黄帝内经》《伤寒论》等医籍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认识。如他在继承喻昌胸中大气说的基础上,首次提出了胸中大气下陷说。在伤寒学家和温病学家认识的基础上,他论治温病提出寒温统一论,治疗注重清透,擅用白虎汤加减。他认为伤寒和温病治法,始异而终同。所谓“始异”,即伤寒发表可用温热,温病发表必用辛凉;谓其“终同”,即病传阳明之后,不论伤寒和温病,皆宜治以辛凉,而大忌温热。他对不少药物的功用提出了独特的见解,扩大和丰富了药物的实用范围。他自创了近二百余首方剂,被称为屡试屡验方。

  求索苦守,继承创新,正是这种锲而不舍,开拓进取的精神,成就了河北不同时期的五大名医。(张再康 河北中医学院)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