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我的中医秘方情节

时间:2017-06-1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李峰

  每一个钟情于中医的人,大约都有自己的故事。我与中医结缘,缘于对中医秘方的钟爱。

  2000年春,那时我还在延安的部队服役。由于工作需要,曾有一段时间租住在王家坪一带一间民用窑洞里。房东老太太姓朱,闲聊之中,老太太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她弟弟五六岁的时候得了羊角风(癫痫),每次发病,全家人除了心疼害怕哭天抢地之外,束手无策。上世纪60年代的陕北农村,缺医少药,家里人都已不抱希望。正在这个时候,村里一名老中医告诉他们一个既能治好病又不花钱的秘方。老中医让他们在当地找老鸡窝,将鸡粪扫除干净,铲去浮浅半寸腥土,取下面半寸土,要干干净净,不杂余物,晒干碾面,装罐备用。每次取约半斤,文火三煎三凉,沉淀后取汤30毫升,让患者服下,早晚各1次,7岁以下的儿童,1个月可愈。家人听了,欣喜若狂,深信不疑,如获至宝。回家后,每次想尽办法让弟弟喝一大碗,恨不得马上就好。不料到第5天,其弟弟全身浮肿,突然晕倒,久唤不醒,且不像是发病。不知所措的家人,急忙去找那个老中医。老中医问明情况,大声呵斥他们用药过量,说是没有办法了,回家等着吧,活过来病就好了,不用再喝药了,活不过来,也就只能算了。一家人懊悔不已,只能回家等待。3天以后,她弟弟浮肿消退,竟然醒过来,喊着要水喝。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过病。

  这件事情令我非常感慨。许多秘方世人不知,多少人长年被疾病折磨,遭受莫须有的痛苦,又有多少人被夺去生命,枉死于所谓的“不治之症”。那年探亲回到老家,我就将此事告诉父亲。父亲听了,感慨一番,他又告诉我另一个真实的故事,说来更加令人称奇。

  在我农村老家的对门,住着一位同族的老者,是我父亲的忘年交。这老者由于生性十分剽悍,作战勇猛异常,新中国成立前在当地党的地方武装里当队长,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相当于县公安局长的职务。可是他干了几年,就辞职不干,回家做起了杀猪的行当。原来他患有羊角风,担心在众人面前丢丑,因而辞职不干了。后来村里来了一名河南的游医,只用三剂药,连服带熏,便治好了他的病。游医用四个砂锅同时煎药,一锅用于内服,三锅用于熏蒸。先服后熏,将三锅药同时倒入脸盆,加满开水,用被子将患者的头蒙在脸盆上,如此熏蒸直至药凉。谁也没有想到,就这样三剂药连服带熏,就真的治好了这他的羊角风,直至前些年70多岁去世,再也没有复发过。只是当时的人都没有那个意识,既没有记下那名河南游医的姓名住址,也没有留下那个神秘的药方。

  我听了以后,大呼可惜。这样一个好方子,怎么就没有留下来呢。如果能够流传下来,那该有多好呢。工作当中我发现,许许多多疗效确切,价格低廉,深受人民群众欢迎,具有极大研发价值的民间秘方,正遭遇着十分尴尬的境地。这些秘方的持有人,不一定具有执业医师证书,面临着非法行医的法律风险,以膏弹丸散的形式出现的秘方药,面临着非法制剂的法律风险。如果不能有效地保护挖掘,无疑濒临失传的危险。(李峰 陕西省渭南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中医药管理科)

  (文中秘方未经验证,请勿盲目使用。)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