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名人与中医

披肝沥胆谱讴歌 淡泊名利见明心

——追记我国著名中西医结合医学专家欧明教授

时间:2017-07-3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冼绍祥 丁有钦 吴辉 方熙茹 杨铭昊

  我国著名中西医结合医学专家、中医英语翻译家欧明教授,因病于2017年7月19日上午10点18分逝世,享年93岁。

  欧明,原名欧振远,中共党员,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历任广州中医学院内科教研室主任、第一附属医院内科主任、副院长,广州中医学院教务处处长、副院长,兼任广州中医药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所长,《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中药新药与临床药理》主编等职。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芳香、药用植物情报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第一、二、三届会长、名誉会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血管专业委员会顾问等职。1990年获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作为中西医结合事业的奠基人之一,欧明不畏艰难,呕心沥血,开拓进取,为中西医结合事业、中医药现代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是马克思主义的忠实践行者,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引导者,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是架构中西医桥梁的工程师。

辛勤不辍著述颇丰。

  马克思主义的忠实践行者

  欧明原籍广东顺德,分别于香港培正小学、广州佛山华英中学以及广州岭南大学附中接受小学及中学教育。1942年顺利考取岭南大学医学院(现中山大学医学院)。他就读医学院期间,勤奋刻苦,学业优秀。当时抗日烽烟正浓,战火纷飞,欧明一腔热血,加入中共广东省地下学联,积极开展党领导的地下革命工作。大学毕业后,欧明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与大学同学张青结为伉俪,放弃优越的生活,携手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区纵队,到战区为战地伤病员服务。革命战争的锤炼与战火的洗礼,更加坚定了欧明马克思主义人生观、价值观。

  1956年,全国创建首批中医高等医学院校。欧明临急受命,从中山医学院来到广州中医学院筹办工作组。中医药学对于欧明来说是个陌生的学术领域,况且学院创建初期的条件异常简陋,阻力重重。然而欧明不畏艰阻,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毅然投身到广州中医学院的筹建工作中,开始了他为之奉献一生的中西医结合事业,中国共产党党员先锋模范的形象在他身上得到完美的诠释。筹建期间,欧明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的批示,深刻理解“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的含义,遵照党中央关于“系统学习、全面掌握、整体提高”的指示,矢志学习中医,加入首批“西学中”班,身体力行。广州中医学院创建后,他矢志不渝,在工作中坚持学习中医、理解中医、发展中医,同时为办好中医药教育事业而奔波劳累,为我国中医药高等教育的发展披荆斩棘。

  欧明年高衰弱之时,用颤抖的手在一张白纸上,艰难地写着“我已九十多岁,身患多种疾病,难以治愈。如患重病请勿抢救,让我平静地离去。去世后不留骨灰,希家属支持我。”这就是欧老的风骨,他看淡生死、淡泊名利、深明大义并忠于自己的信仰,坚定地践行着自己青年时代就已立下的马克思主义终身信条。1950年入党的欧明一生中无时无刻都以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衡量自己,“重病不予抢救,死后不留骨灰”成为这位有着67年党龄的老党员、老战士践行马克思主义信念的最后绝唱。

  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引导者

  1975年,卫生部(现国家卫生计生委)委托广州中医学院作为主编单位,编写并出版《中医大辞典》,这是一项浩大又系统的工程。面对学校的工作安排,欧明不以西医出身推辞,毫不犹豫地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中医学术基础建设的艰苦工作中,带领学校30多位教师,联手全国11家中医学院通力协作,历经21年,先后完成了《简明中医辞典》(1979年出版)《中医辞典八大学科分册》(1980-1988年)等工具书的汇编出版,直至1995年终于完成了《中医大辞典》的编写出版工作。

  在《中医大辞典》漫长的编写过程中,面对我国中医药学文献英译工作的薄弱状况,欧明以其学者特有的敏锐,深刻地认识到中医药要走向世界,中医药理论要获得国际医药界的理解与认同,不仅要与现代科学技术(包括现代医学)相结合,而且首要任务是必须打破语言的阻碍,加强对外交流与沟通。但是中医翻译谈何容易,这项工作的译者必须对中、西医学有高深的造诣,并有着中西医长期临床实践后的融会贯通,还要有深厚的英语功底以及优秀的文字表达能力等。基于中医药在国际交流推广的迫切需要,本着对中医学的热爱,在没有书籍文献资料参考以及现代编译工具帮助等困局下,欧明没有退缩,大胆探索、勇于开拓,带领广州中医学院的中西医专家、英语教师进行艰苦的编译工作,开辟了一条前无古人的中医英译之路。为了提高中医英译水平,解决疑难问题并使之规范化,欧明对中医基本名词术语词条、基本理论、中药及方剂、针灸及推拿等方面经过深入研究比较后,提出了音译、意译、半音半意译三种方法,并对每种译法的适用范围、规则、表现形式及利弊都做了详细阐述。1982年、1986年,欧老主编的《汉英常用中医词汇》与《汉英中医辞典》分别正式出版,这在中医界引起很大反响。时值改革开放,国门打开,国际上兴起了一股学习和交流中医的热潮,对于语言文字给中医药文化对外传播带来的困难与阻碍,这两本工具书的出现不啻于破冰之锥、冬雪之炭,并且在中医药文化交流史上具有开创性、划时代的意义。

  欧明编著的《汉英中医词汇》《汉英中医辞典》《汉英常用中医手册》等辞书,不仅成为中医英译最权威的参考书,也形成了自己的英译学派,被誉为“北谢南欧”。欧明的中医英译工作打破了中医走向世界的语言文字障碍之桎梏,积极推动中医走出国门,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同时也使得中医英译工作不断受到重视,日渐臻善。

  传道授业解惑的师者

  欧明毕生教书育人,他治学严谨、孜孜不倦、甘为人梯,培养了一大批中医、中西医结合优秀人才,桃李遍布海内外,为我国中医药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欧明常说:“中医、西医好比两只手,我们不能只强调用某一只手医治病人的作用,而忽略了另一只手去抢救病人的作用。”他鼓励学生不但中医要过硬,也要有足够的现代医学知识为病人服务,视病人为亲人,多与西医同行沟通交流。他热爱中医药教育事业,为人谦和且平易近人,身居要职仍亲自修改英文讲稿并为学生上临床研究课程,即使八十高龄腰疾缠身仍对学生不吝施教,亲自带研究生在实验室学习研究,为学校的杂志编撰工作批阅校审。

  欧明视学生如子女,对学生的培养倾注了满腔的热情和深切关爱。在教的过程中,他着重于导,导以科学的思维方法,导以正确的切合实际的设计与方法,激励学生的主动性,启发学生的创造性。他教导学生搞学术要脚踏实地,对研究生的研究课题,从选题立论到实验动物模型的制作,一点一滴,精心指导;对研究生基于科学实验结果大胆质疑国际公认标准的行为极为赞赏,认为如果不敢对前人的研究提出质疑,医学创新便会落为一句空话。欧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大胆引入新课程,主办第一期全国DME讲习班,推动中医临床研究规范化。

  欧明对中医药教育事业的大爱情怀,朴实严谨、传道授业解惑的大师风范,鞭策激励着后辈们刻苦学习,不断进步。

  中西医桥梁的工程师

  本着团结广大中西医结合医学科学技术工作者,促进中西医结合医学科学繁荣发展的宗旨,欧明与国内一批德高望重的中西医结合专家一起投身于中国中西医结合事业。立足广东,欧老倡导并建立了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并担任了第一、二、三届会长。在他的领导下,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不断发展充实,专业委员会不断完善,会员队伍不断壮大。

  欧明认为,发展中医学,继承是基础,创新是关键,利用现代科学技术是战略措施,实现中医药现代化是最终目标。数十年来,他倾尽心血致力于中西医结合防治心血管疾病等的临床与研究,在国内率先开展中医证候实质、病因病机及辨证规律的现代化研究。他曾主持国家“七五”科技攻关项目“毛冬青甲素治疗充血性心力衰竭的临床与实验研究”等多项国家及省部级研究课题。他率先在国内引DME入中医院校,并创建广州中医药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开展中药临床药理学研究,为建立中药临床药理学新学科奠定了基础。同时,他除担任《广州中医学院学报》主编外,还与赖世隆教授、王宁生教授共同创办了《中药新药与临床药理》杂志,为中医药的现代研究提供了肥沃的土地,为中医药现代化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欧明学识渊博,著述辉弘;一生忠于信仰,对党、国家和人民无限忠诚。在教书育人、学术发扬以及国际交流方面功业卓著。他虚怀若谷、力求臻善,只顾铺道搭桥,从未以“权威”自居,对于成就名利淡然处之,唯以中西医结合事业为重,希冀中西医结合事业后继有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我们深情缅怀一位早年从军的老战士,一位有坚定信仰的老共产党员,一位学贯中西的医学大家。他以“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状态,忠实践行了一个优秀党员的标准;用“功高谦和,平实致远”的生命照亮众多中医药人的心扉,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催人奋进的忠诚之歌。

  欧明走了,离开了他挚爱一生的中医药事业和中西医结合事业,离开了众多敬爱他的同道同行们。但他对中医药事业、中西医结合事业的发展所做的贡献,他的学术人品、精神风范将永刻我们心中,永远激励后辈在中西医结合领域刻苦钻研、努力工作,使中西医结合事业不断发展壮大,更加辉煌。

  欧明一路走好!(冼绍祥 丁有钦 吴辉 方熙茹 杨铭昊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责任编辑:刘茜)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