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古典文学作品中的中药诗

时间:2018-01-11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湖南 鲁庸兴

  中医药作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古以来, 在文学艺术上的应用屡见不鲜,读起来妙趣横生。

  中国古典神魔小说《封神演义》中有多首含有中药名的诗。如第五十八回中的“此草生来盖世无,紫芝崖下用功夫。常桑曾说玄中妙,寒门发表是柴胡。” 第六十回中的“扑咚咚陈皮鼓响,血沥沥旗磨朱砂。槟榔马上叫活拿,便把人参捉下。暗里防风鬼箭,乌头便撞飞抓。好杀!只杀得附子染黄沙,都为那地黄天子驾。” 第八十一回中的“紫梗黄根八瓣花,痘疮发表是升麻。常桑曾说玄中妙,传与人间莫浪夸。”

  明代文学家、戏曲家冯梦龙的《桂枝儿》也是由中药名创作而成:“你说我,负了心,无凭枳实,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愿对威灵仙发下盟誓。细辛将奴想,厚朴你自知,莫把我情书也当破故纸。想人参最是离别恨,只为甘草口甜甜的哄到如今,黄连心苦苦嚅为伊耽闷,白芷儿写不尽离情字,嘱咐使君子,切莫做负恩人。你果是半夏当归也,我情愿对着天南星彻夜的等。”

  《中医拾趣》中载有无名氏写的《天南星游记》,独辟蹊径,别具情趣。记曰:“ 何首乌,仙茅人,厚朴有远志,年三七,与友白英、石韦、陈皮、秦艽等,乘地龙遨游天南星。时当半夏,天上遍布红花、紫草、玉竹、艾叶。千里光闻藿香,五人合欢归于萝芙木下读百部书,雌黄古今,言谈如玉屑,时久果然益智不浅。又披穿山甲行猎,舞大戟,发赤箭,斩杀蜈蚣,射死水蛭,活捉蕲蛇,满载鹿茸、犀角、虎骨、熊胆。唯夏天无冰凉花、冰片,难以久留。一日,忽思当归熟地,乃敷轻粉,涂铅丹,骑穿山龙而归。乡人见之皆不相识,原来五人已成白头翁矣。”游记仅以170余字,运用中药名40多个,除交代了时间、地点、人物外,把途中所见、所闻、所观、所想、所得都简洁、透彻的记叙下来,言简意赅、惟妙惟肖,使人身临其境。

  从以上出自古典文学作品的由中药名组合而成的诗词中,可以感受到中医药在我国古代的兴盛,体会到中药知识在我国古代民间的普及程度是非常高的。

  (责任编辑:杨敏)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