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医史·传说·民俗

甲骨文中的龟与酒

时间:2018-08-2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单健民

  甲骨文是中国古代的一种文字,因镌刻、书写于龟甲与兽骨上而得名,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载体,其上记载的中医药学内容也值得后人研究。

  龟:除湿痹 补阴虚

  龟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动物之一。龟之长寿,与鹤齐名,在古人的心目中龟是显赫、尊贵的象征。《史记·龟策列传》载:“龟者,天下之宝也。先得龟者为天子,且十言十当,十战十胜。王能宝之,诸侯尽服,王勿遣也,以安社稷。”并将龟和鼎一样视为国家重器,合称为“龟鼎”。

  早在夏代,人们就把龟作为灵物。《左传·哀公十八年》引《夏书》曰:“官占,惟能蔽志,昆命于元龟。”《尚书·禹贡》曰:“九江纳赐大龟。”这些资料表眀夏代已用龟甲占卜了,但从二里头遗址发现的龟甲一般未经整治,有灼无钻。到殷商时期,人们则从龟腹甲整治凿孔,以火灼裂,视其裂纹,占卜吉凶,谓之龟卜。然后在龟甲上契刻卜辞和少量记事文字,这种文字就是甲骨文。在甲骨文中有不少卜辞提及了龟,如:“贞,龟不其南致”“贞,僭不其致龟”“丙午卜,其用龟” “唯龟至,有大雨”“癸亥卜,狄贞,唯龟至,王受佑”(摘自郭沫若《甲骨文合集》,编号分别为8994、8998、17666、30025、30885)

  汉代也视龟为灵物,以龟之形制作兵符用以调兵遣将,并在各级官府官印上雕以龟饰。唐代女皇武则天认为龟是介虫之长,灵而有寿,乃将原来五品以上官员所佩之鱼形袋一律改为龟形,并按不同级别分为金龟袋、银龟袋、铜龟袋三等。到了宋代,对龟更为崇尚,就连苏东坡、陆游等文人学子的帽子上也配上了龟甲。

  龟是长寿的象征,得天地之阴气尤厚,由此,随着文化的进步,认识水平的提高,人们为了延年益寿,龟,便由食品到药食两用了,其补益、抗衰老等作用也逐步载入历代《本草》。《神农本草经》曰:“龟治漏下赤白、破癥瘕、痎疟、五痔、阴蚀、湿痺、四肢重弱、小儿囟门不合,久服轻身不饥。”《名医别录》曰:“治惊圭气、心腹痛、不可久立、骨中寒热、伤寒劳复,或肌体寒热欲死。久服益气、资智、使人能食。”《本草求真》曰:“龟性有神,故能宁心以通肾。凡心虚衰弱而劳热骨蒸、腰腿酸痛、老疟痞块、癥瘤,崩漏、小儿囟门不合等,服之皆能见效。”李时珍在前人应用经验的基础上,对龟能养阴的机理作了进一步阐明。他说:“龟鹿皆灵而有寿,龟首常藏向腹,能通任脉。故取其甲以补心、补肾、补血,皆以养阴也。”

  酒:通血脉 散湿气

  酒的发明和饮酒之风盛行,也能证明粮食生产的发展达到了一定水平。考古资料证明,在龙山文化时期就出现了很多不同类型的盎、高足杯等酒器,表明在夏代造酒技术已经出现了。《世本》中有“杜康造酒”“仪狄造酒”“太康造林酒”。《孟子·离娄篇》:“禹恶酒而好善言。”《战国策·魏策二》:“昔者,尧女令仪狄作酒而葵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饮酒亡其国者。’”

  郭沫若《甲骨文合集》9560卜辞:“甲子卜,宾,贞,毕酒在疾不从王古。”大意是说,一位叫毕的侍从因饮酒过量而患酒疾,不能跟随商王办事了。董作宾《殷墟甲骨文字甲编》中也有类似的内容,如编号2121的卜辞:“甲子卜,宾,贞,酒在疾不从。”这说明殷商和夏朝一样,酒已广泛用于祭祀和日常饮用。

  《说文》曰:“酒,就也。所以就人之性。从水从酒。”酒在卜辞中用于本义,亦借用作祭名、人名、地名。由上述可以推知,自夏仪狄发明酿酒后,就将酒应用到食药中来,借其辛热的挥发作用,将药物有效成分析出,从而发挥其治疗作用。《名医别录》载:“酒,大热,有毒。行药势,杀百邪恶毒气。”《本草拾遗》曰:“(酒)通血脉,厚肠胃,润肌肤,散湿气,消优发怒,宣言畅意。”

  《说文》曰:“醒,酒病也,醉而觉。”言既醉得觉故云酒病也。《晏子春秋·内篇谏上》有“景公饮酒而三日发。晏子见曰:君病酒乎。”罗振玉谓:“古老酒熟而祖庙,然后天子与群臣饮之于朝。商之酒祭,即后世之尝酣酒,酣为酒祭之专名。”

  酒的发明表明我国在三四千年前的经济发展已经到了较高的阶段。酒被用于治疗多种疾病,但它也给人们的健康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尚书·酒诰》曰:“唯殷之诸臣,唯工乃湎于酒。”书中列举了殷人因嗜酒而荒废政事,导致亡国的后果,告诫臣民不可贪图安逸、耽于享乐,并严禁酗酒,如有违者要处以死刑。《素问·上古天真论》:“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凡是酒客,皆容易患精神方面的疾病,古称“痰”。《集韵》曰:“痝,白酒病也”。患者性情荒暴、妒忌、妄想、幻视、幻觉、健忘等精神症状。《诗·小雅·节南山》曰:“忧心如焚。”文中也是指伤酒之人精神多忧郁、狂躁和头胀痛。在中医典籍中早有“酒风”的记载,《素问·病能篇》曰:“有病身热,懈惰,汗出如浴,恶风少气病名酒风。”酒风又名“漏风”。《素问·风论》曰:“饮酒中风,则为漏风。漏风之状,或多汗,常不可单衣,食则汗出,甚则身汗,喘息恶风,衣常濡,口千善渴,不能劳。”其中所描述的症状均是饮酒过量致不同程度酒精中毒的表现。(单健民 江苏省阜宁县中医院)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