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开栏的话 古人云:“医不三世,不服其药。”人们对中医疗效的期盼,更倾向于向经验丰富的老中医寻求。然而,受人敬仰的老中医都是从有志青年成长而来的。每一位青年中医,都经历过疑惑、失落与喜悦,每一种经历都是成长。本版特开设“小郎中感悟”栏目,以倾听青年中医的心声,展望中医发展之未来。

初出茅庐的小医生

时间:2018-09-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朱丽冰

  在传统观念中,一个很厉害的中医常常都有岁月在脸上留下的痕迹,比如花白的胡子、花白的头发或者眼角的皱纹。中国老百姓习惯看病去找老中医,因为老中医更有经验,而小医生们都是这些老中医教出来的,因此不少年轻中医在刚出道的时候常常要坐上一段时间的冷板凳。我也不例外,中医专业博士毕业后到厦门大学医学院就职,除教学、科研外,还要在大学的附属医院出诊。一方面为患者治病,一方面承担临床带教任务。

  第一次出诊

  还记得第一次出门诊,我既兴奋又忐忑。当我看到带教名单上写了五六个跟诊学生的名字时,有了沉甸甸的责任感。可是在门诊坐了三个小时也没有一个学生前来跟诊。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坐了一下午,快要下班时来了一个患者,我正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给患者看病时,患者的一句话让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你是刚来的医生吗?麻烦你帮我照着这个处方开下药”,于是我的初次门诊惨淡收场了。

  一连几次的门诊都只有一两个患者,他们大都是来转方的,或者原主治医师出差,临时找我代替。我心里有过沮丧和气馁,觉得自己学了十年的中医,难道无用武之地吗?为什么中医不像IT、科技、运动行业越年轻越吃香,感觉冷板凳都要被我坐穿了。可是即便嘴上抱怨着,每次一到门诊时间我还是莫名其妙地激动,早早就去做准备。

  治好小柯

  出门诊大概半个月的时候,一个哈萨克斯坦的留学生小柯(化名)在我校中医系叶同学的推荐下来医院寻求针灸治疗。小柯是哈萨克斯坦某排球队的运动员,长期高强度的训练使得小柯的球技越来越高,但也让小柯落下了病根——右肩韧带习惯性拉伤。这次小柯在排球训练时旧病复发,拉伤了右肩韧带,导致右手无法抬起,举到一半就已经痛得不敢再把手往上举了,期间也贴过膏药,但毫无起色。

  当天下午针灸门诊只有我一个医生,于是叶同学就把小柯带到我的诊室,据叶同学说,这个哈萨克斯坦的小伙子看到我后超级失望,说:“你们中国的中医一般不都是年纪很大的吗?这个医生这么年轻,看过去跟我姐姐差不多大,她能治好我吗?要不我换一个医生吧,或者我改天再来。”一旁的叶同学耐心地开导小柯,让他先试一试。在叶同学这个“小翻译官”的帮助下,我基本了解了小柯的情况。当时小柯的右手臂只能举到与两乳连线齐平处,再往上举一点就疼痛难忍。

  对于患者身体局部固定的痛处,我常常用缪刺法治疗,屡试不爽。关于缪刺法,《素问·缪刺论》载:“缪刺,以左取右,以右取左。”我让小柯把裤子脱了,并表示我想在他的臀部扎针。小柯一开始是拒绝的,他偷偷地告诉叶同学说:“你这个老师到底行不行啊?我明明是肩膀痛,她要扎我屁股,要不算了吧!待会儿被她扎坏了。”由于语言沟通障碍,我根本听不懂小柯在说什么,还以为他在夸我。于是我信心满满地在他左侧臀大肌附近找到了一个明显的痛点,针扎下去的同时,又让他配合活动右手,大概五分钟的针灸手法操作后,小柯的右手已经可以自如地前举、后伸了,但是侧举时还是非常痛。于是我又在他的右侧后溪穴扎了一针,同时让他配合做肩部活动,大概2分钟左右,他的右肩疼痛全部消失,随后留针半小时。经过30分钟的针灸治疗,小柯右肩疼痛已经完全消失,回去后又继续投入到了排球训练中。几个月过后,我们对小柯进行了随访,小柯表示右肩伤再没复发过。

  治好了小柯后,我的门诊一下子增加了许多拉伤、扭伤的海外留学生患者,原先抱着试试看态度的患者,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有了明显的效果后,也开始“路转粉”。作为医生,最大的快乐莫过于解除患者的疾苦,哪怕只有一个患者,我们也应该打起十二分精神把病看好。在行医的路上,虽然刚出校园的我们太年轻,没有花白的头发,没有岁月在脸上的痕迹,但是我们有满腔的热情,我们有多年跟随名中医出诊的经验。虽然这条行医之路会走得很辛苦,但我相信年轻的中医们一定可以“逆风翻盘,向阳而生”。(朱丽冰 厦门大学医学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