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童年记忆中的荔枝草

时间:2018-09-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邓海祥

  北方的夏季闷热且干燥,像蒸笼一般,天气如此,人自然容易上火。翻开抽屉,里面是母亲寄给我的“下火良药”,拿出来用开水泡上一杯,慢慢喝下,一股苦涩直冲心底,烦躁的心却安静了下来。

  这不知名的野草被称为“蛤蟆皮草”,可以用来下火,后来学了中药才知道这不起眼的野草竟是一味中药,叫荔枝草,有清热解毒、利水消肿的功效,临床常用于治疗扁桃体炎、咽喉肿痛、支气管炎、腹水肿胀、肾炎水肿、痈肿,对于咽喉系疾病,效果非常显著。

  荔枝草为唇形科鼠尾草属一年生或两年生草本,主要生长在河边的潮湿地区,在全国各地均有分布。荔枝草别名雪见草、过冬青、隔冬青、癞蛤蟆草、癞肚皮棵,其凹凸不平疙疙瘩瘩的叶面,在普通人看来用癞蛤蟆皮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的;荔枝草的得名也是由于疙瘩的外表和荔枝的果皮相似而得,我在想,给它命名为荔枝草和雪见草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情调的人,至少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情调的人;关于雪见草、过冬青等名字,《本草纲目拾遗》引《百草镜》云:“荔枝草冬尽发苗,经霜雪不枯。”看来它还是个不畏严寒的家伙。

  小时候,每到春天,妈妈便会去采一些荔枝草留着备用。上火的时候,妈妈总会用它泡上一杯开水,伴随着蒸腾的水汽,水变青绿,慢慢地喝下一大口,夹杂着泥土的气息,一股清香沁入整个身体。一杯茶喝完,病也好了一大半。一般小孩子咳嗽或者嗓子不舒服都会吃用荔枝草为材料做成的煎饼,既治好了疾病,也享用了一种美味,真是一举两得。现在应该没有人再去费力去采来做成煎饼,市面上有那么多种止咳类糖浆,还有雾化等多种治疗手段,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怀念那种美味,只是再也不会有了。

  荔枝草生命力很顽强,我曾经在家里的花盆里种了一棵,不到半年时间就已经长满了整个花盆。四月中旬的时候,枝干已经冒出了唇形的紫色小花,一朵挨着一朵,与凹凸不平的叶面形成了巨大反差。六月的时候,枝头已经长出来种子,由青绿色慢慢变成黄色,抱团围在花梗上。

  后来我去故宫参观的时候,在那一块块石板缝隙中,竟然冒出一株株荔枝草,我的心在那一刻开始融化。那些庄重肃穆的皇家宫殿变得不再遥远,反而有一种亲切感。不管是居于庙堂之高的皇家宫殿,还是偏僻贫瘠的郊区黄土,像那不可改变的基因一样,荔枝草以它独特的方式融入人的生活,守护着人类的健康。

  春天,我从柜子里翻出珍藏了大半年的种子,把它们撒到路边草地上,将我对童年的怀念以及母校的眷恋之情一并埋下,等着他们生根发芽,来年开出更漂亮的花。(邓海祥 河南中医药大学)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