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蒹葭苍苍

时间:2018-12-0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刘琪瑞

  《诗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其中的“葭”即芦苇。芦苇的花穗是青褐色,及至芦花盛开,如片片洁白的云絮,远远望去又像飘舞的白雪。

  “寒云淡淡天无际,片帆落处沙鸥起。水阔风高日复斜,扁舟独宿芦花里。”(唐代左偃《江上晚泊》)在古代文人的笔下,芦花渲染的意境是清丽优美的,哪怕在漂泊异乡的旅人心头,芦花的一缕温暖也代表家的方向。芦花的美还在于它的画面感,如“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唐代司空曙《江村即事》)诗中描绘了江边宁静优美的野景,表达钓翁闲适超然的心情。

  乡人常用芦花和芦絮做“芦花蒲鞋”,我们老家叫做“毛翁儿”。因为打蒲鞋要用蒲草或者稻草,再把毛茸茸的芦花编进去,看上去就像一个小老头儿,故得名。别看这老土笨拙的毛翁鞋,早年间给乡下孩子带来了冬日融融暖意。小孩子冬天滑雪、打雪仗特别费鞋子,但一双“毛翁儿”就能对付一冬,而且穿着暖和舒服,走起路来轻快。

  每至深秋初冬,乡人开始“打苇子”,大片大片的苇子割倒后,秋日的农家小院里,巧手的村姑、勤快的大嫂开始编苇席了,那情景颇似老作家孙犁《荷花淀》里描绘的样子,“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苇席不仅可编出粗苇席,还可与高粱秸秆划出的篾片一道,编织出纹理细密、滑爽贴身的花凉席,给要结婚的新人用做“合卺席”。芦苇还是天然的东西建筑材料,过去建房都用芦苇扎把盖屋顶,可防雨防水,经久耐用,再苫上稻草和茅草,这样的草房子冬暖夏凉。芦苇中空的芦管里有一层洁白细腻、通透有韧性的薄膜,可以做笛膜,使音色脆亮悦耳。苇子还是造纸的好材料,它纤维长、滤水性好、平滑度高,是制造优质宣纸的首选。

  芦苇的根即芦根,是常用中药,味甘性寒,归肺、胃经,具有清热泻火、生津止渴、除烦止呕、利尿透疹等功效,主治热病烦渴、肺热燥咳、内热消渴、疮疡肿毒等。民间有“春饮芦根水,百病不上身”的说法,乡人常用芦根、葛根、白茅根煮水代茶饮用,可生津止渴、清热除烦。

  芦苇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不仅给我们带来了诗情画意,还为我们祛除疾患、解除痛苦。就像一首诗里咏赞的,“沼泽河沿尔占先,一身是药助延年。最夸净化水空气,甘作篱笆守蓝天。”(山东 刘琪瑞)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