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半窗灯影述神农

——纪念尚志钧教授百年诞辰

时间:2018-12-2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陶国水

  今年是我国著名本草文献学家尚志钧教授百年诞辰。在深情缅怀尚志钧的同时,期盼已久的《尚志钧本草全集》即将出版。尚志钧做学问极具“工匠精神”,值得后辈学习。

尚志钧在查阅文献。

  学贵乎博 业贵乎精

  尚志钧生前有一个座右铭——“把工作放在日后做,是空的。一日不死,工作不止。”尚志钧60年来坐拥书城,索隐钩沉,捞经药海,硕果累累,以一己之力不舍昼夜地辑佚、校注,尽最大力量保障了汉唐及至宋明几乎所有主流本草的文献传承,堪称传奇。其中《新修本草》是中国最早的药典,文献价值极高,尚志钧自1948年开始辑复此书,1958年完成初稿后又推倒重来,油印本印行,再修改补充,至1981年正式出版,历时33年,援引各种参考书91种,作详尽校证6319条,诠释了“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治学精神与“学贵乎博,业贵乎精”的治学方法。

  尚志钧一生与本草打交道,他深爱着他的事业,每一味药、每一部本草都融入到他的血脉中,《论语》曰:“智者乐,仁者寿”,先生之乐,乐在本草研究;先生之寿,亦寿于本草研究。尚志钧的两部文集都以“本草人生”冠名,实至名归。有学者引用南朝刘义庆《世说笺本·德行下》“经其户寂若无人,披其帷,其人斯在”句来形容尚志钧对于本草文献研究的醉心,意境甚是恰适。

  由于本草文献研究属于冷门,即便像尚志钧这样一位大学问家,也注定一生清贫,直到晚年甚至还在为出书犯愁。一个人在短期内耐得住寂寞、忍受清贫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甘愿寂寞、淡泊名利、安贫乐道、沉潜专注、孜孜不倦,以求知问学为人生目标,以读书写作为至上快乐……”

  晚年的尚志钧总感觉时间不够,虽然身体和思维很好,但也常常忧心没有完成的事。2004年,尚志钧给我的来信感言是:“衰老是不可抗拒的,我今岁虚度86,头脑不及往日灵光。一切工作也无法干了,人到老可怜无用。希望你们年富力强时,大干一番。”而今再读这些文字,仍然很难体味到他当时的心境。

  梳理脉络 正本清源

  我与尚志钧大都通过书信往来。2008年,尚志钧虽然已经91岁了,但仍心系本草文献研究发展并提出一些建议,很有启发性。今天看来这是尚志钧对自己本草文献研究作了深入总结思考后的一些展望,又像是冥冥之中在作某种交代。他认为未来本草文献研究首先要摸清历代本草文献,弄清楚我国从古到今究竟有多少种本草文献,哪些国内尚存,哪些已经流落到国外,哪些已经残缺不全,哪些已经亡佚,其内容、价值如何。对将来本草研究,尚志钧认为具体从以下方面着手。

  文献整理与专题研究结合。尚志钧认为,对清代以前的本草文献,至今尚存者,进行校勘、标点、注释;对残缺不全的,要把他补辑完整、并校勘、标点、注释;对亡佚的本草文献要尽可能去辑复它,并校勘、标点、注释。对流落海外的本草文献要复制回来。对于外国人以及海外华侨著述的本草文献,亦应加以收罗汇集。在收集的历代本草文献中,对那些已经校勘、标点、注释的版本,适当重印,以广为流传。此外,可以编写单味药丛书;编写各种分类性本草,如食物、动物、矿物等,从尚志钧编撰的《中国矿物药辑纂》来看,这种实践多年前已经开始。此外,还可以编写各种本草史料,如本草发展史、药性发展史等。

  核实文献中的药名与实物。尚志钧认为,由于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等,历代本草文献著作中存在尽管名称相同、但实物却不一定相同。如通草,在明以前本草文献指木通;在明以后则指通脱木。此外,比如白头翁,就有7种不同实物。再如,人参在清代以前产于山西上党,名党参,属于五加科;后人用桔梗科植物冒充,故目前的党参都认为是桔梗科。凡此不胜枚举。因此,只有核实历代本草文献中的药名与实物,正本清源,才能正确指导临床实践用药。

  著书立说 薪火相承

  尚志钧认为,在收齐历代本草文献后要编写两部参考书,一是《历代本草述要》;二是《本草内容索引》即把历代本草文献内容,按药名(包括别名),性味、主治、病名、炮制、采收、种植、驯养、产地、图谱、配伍禁忌、鉴别、形态、药理、化学成分、组方(包括作为主药、配药、辅助药的方剂)等,作出详细索引,并配有电子版索引。对于清末以来,在报刊杂志上发表的有关中药研究资料亦按上述方法处理。此外,在条件成熟时,应编写一部能反映当代本草成就综合性本草专著。

  2008年10月9日,这位在本草文献领域耕耘60余年的老人安详地离开了,留下了公开出版、发表的30部(再版3部)著作和268篇论文;留下了大量本草人物、本草专著及单味本草手稿、卡片资料7000多张;留下了个人珍藏的大量本草文献资料……

  尚志钧走后,他的《神农本草经辑注》《本草图经(辑校本)》《名医别录(辑校本)》陆续出版、再版;由安徽省中医文献所任何编著的《尚志钧本草文献研究学术成就与经验》以及尚志钧子女尚元藕、尚元胜整理的《本草人生——尚志钧本草论文集》相继出版。

  我记得大约10年前看到过邢斌先生写过一篇文章,期盼出版《尚志钧本草研究全集》,这大约代表了一批学人的心声。幸运的是,任何不负尚志钧重托,一诺千金,承担起《尚志钧本草全集》的编撰任务,寒暑移易,迭经九载,而今年逾古稀,仍续写着尚志钧的“半窗灯影述神农”。

  最后引用任何在《尚志钧本草全集》序言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学术观念,一个时代的学者有其处身时代的思想烙印。愿这套全集在寻求本草学术的途中与你相遇。”

  期待在下一个百年时,在各位学人的努力下,尚志钧生前有关本草文献研究所有愿望都能实现。(陶国水 南京中医药大学无锡附属医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