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村医老翟的中医心

时间:2019-03-07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赵永生

  翟姓是我们村人数不多的姓氏之一,而最让人敬佩的莫过于已经进入耄耋之年的老翟。

  其实倒数许多年,老翟可没有现在风光,用命运多舛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

  老翟年幼丧父,跟着老娘相依为命。至今我还记得位于村东,他家里的土墙头儿很矬,墙头上长着草。后来老翟娶了媳妇,可是没过多久就因病去了,从此老翟成了孤家寡人。

  老翟的视力极差,对面看不清人的面孔,但他的听力特别好,只要你开口说话,甚至咳嗽一声,就能知道你是谁。视力差的原因,据说是他长年累月在煤油灯下看一本有关中医脉络的书籍造成的。

  这本中医书籍对改变老翟的命运起决定作用。起初,人们不大相信他懂中医,连一个赤脚医生也不是,号脉能有准儿?他能看好病?

  人们鄙夷的目光,老翟看不见,也不想看见。后来,收音机里有一家电台举办中医讲座,老翟一天不落地听,时不时在草纸上记下一些偏方、验方。尤其在脉络方面,老翟常常自己给自己号脉、扎针,体验治疗效果。改革开放后,国家越来越重视中医药工作,老翟几经努力,终于取得了相应的中医执业资格,能够堂堂正正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了。

  每年三月,我们村的田地里、沟坡旁,就会生长出一棵又一棵,像老翟那样不引人注意的茵陈。初春的茵陈,看起来确实不讨人喜欢,灰绿色本来就不怎么显眼,还有一层白毛儿裹着,趴在地上,当地人叫它“香蒿苗”,是一种猪草。

  可老翟不这么认为,动员亲戚朋友去采,回来后晾干,他说:“甭小看这草,是咱百姓的好药哩。”他还说,《本草纲目》对茵陈的描述是这样的:“为蒿类,经冬不死,更因旧苗而生”,所以叫茵陈。 他拿起一把晾干的茵陈,对旁人说,你闻闻,是不是有股香味儿?它能解湿热,是治疗黄疸型肝炎的良药。

  季节过得好快,一晃便进入四月。老翟就不再让采茵陈了,而他的亲戚朋友见茵陈长大了,又好采,就顺手弄来,混到以前采的茵陈里。

  尽管老翟视力不好,他总是一棵一棵地挑出来,边挑边说,三月茵陈四月蒿,这蒿子的药性不行啊。这时就有人问,这差一天,药性还不一样,再说谁知道?老翟沉默良久说“医者父母心啊”。

  这是一件小事,却能看出老翟的为人,上门求医的,无论本村的还是外地的,他总是一视同仁,从不坑蒙。加上他的医术和地道的药材,很快,老翟就成为当地有名的老中医,家境也殷实了许多。病人有骑自行车来的,也有坐轿车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县里把山里的几户移民分配到我村。其中有一户愿意认老翟为义父,经人撮合,一下子老翟儿孙满堂,他打算把自己的医术传给义子,谁知没几年,义子得癌症去了。

  老翟欲哭无泪,沧桑的脸上满是刚毅。他说,一定要想法把孙子培养成一个学中医的大学生,把这份家业传承下去。(赵永生 河北省内丘县中医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