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五月又见木槿花

时间:2019-05-0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赵永生

  五一假日前两天,我去扶贫村值班。漫步于乡风淳朴的大街上,路过一座废弃的古宅,我看到其中有一棵翠绿的木槿树,便情不自禁地驻足观看。

  我对木槿树并不陌生。因为老家院子里也曾有过两棵树。靠近北边窗户的是花椒树,满身是刺,我不太喜欢。偏西南的便是一棵木槿树。母亲说,木槿树的年龄比我大,个头也比我高。

  还记得年少时我每年会拿一把小刀在木槿树上轻轻地刻下身高的印记,期待来年可以对比出自己长高了多少。每次比试时,我的个头儿常常在印记以下。我不解地问母亲,这是为什么?母亲用食指轻轻刮一下我鼻子,笑着说:“傻小子,你长,木槿树就不长啦。”后来,我把身高印记刻在西边的墙上,第二年,果然个头高出了印记许多。

  童年时,乡下几乎没什么玩具,每年夏天,木槿花盛开,我特别开心,满树的花朵在骄阳下怒放,蝴蝶、蜜蜂翩翩而来。我把一个木凳从屋里搬到树下,然后站在凳子上,静静地观察哪一朵花里有蜜蜂。锁定目标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花朵笼住,把蜜蜂封闭在里面,然后拿上自己的战利品,从凳子上跳下来,用一根细线缯住口儿,任小蜜蜂在里面嗡嗡地唱歌,甚至贴在耳朵上细听。

  有一年,我拉肚子,母亲从木槿树上摘几许花朵,洗净、切碎拌到面糊里,摊成咸食让我吃,并告诉我木槿花“补肚子”,吃了保准好。果不其然,吃了不到两天,拉肚子就明显好转。

  1978年秋,我考入县立一中,之后参加工作。老宅的木槿花依然开放,母亲却已经去世了。再后来,木槿树、木槿花也不复存在,但我心里常常放不下它们。无论在什么地方,看到它们总能想起母亲摊的咸食,想起母亲曾经对我的关爱。

  我到县中医院工作后,更是有意研读有关木槿的资料,对它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木槿属锦葵科,又名无穷花,全株都可入药,内服可治反胃、吐血、痢疾、痄腮等。《本草纲目》载:“木槿,种之易生,嫩味可茹,作饮代茶。”《医林篡要》云:“木槿花,肺热咳痰吐血者宜之。”木槿除观赏外,还可净化空气、美化环境。

  站在这棵木槿树前,我又想起了母亲,想起了童年往事。我怀念家里有木槿树的岁月,那曾经盛开的木槿花,是母亲对我满满的爱。(赵永生 河北省内丘县中医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