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2019年国际护士节主题为“护士:引领之声——人人享有健康。”护理工作关乎患者的性命与健康,需要精湛的护理技术,更需备至的人文关怀。

忘不了,那位白衣天使

时间:2019-05-1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王璐

  时间的齿轮缓缓作响,岁月的刻度依旧历历在目,把我带到11年前。

  病床前,护士阿姨扶着姥姥坐起,摇高床头近90度,支起床尾的小桌板,再在上面摞上厚厚的一层被子,帮助姥姥把双臂架在被子上,紧握姥姥双手,告诉她别害怕别紧张,这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姥姥难受的状态似乎能比之前缓解一些。此时,被嘱咐过不能掉眼泪的我和表哥强颜微笑,都努力让自己平静,不时地给姥姥安慰。那个时候,我们都好像瞬间长大,像个懂事的大人一样,学着父母的样子,挥手告别,转身之后便泪如泉涌。然后,站在病房门口,不断地祈祷,不断地哭泣,因为知道即将面对永久的别离。

  医院,作为见证生命轮回的修道场,它不作声的矗立,静观无数的爱恨生死、人情冷暖。攥紧双拳,一声啼哭,呱呱坠地,一方欢天喜地;摊开双掌,一抹微笑,溘然离去,一方呼天喊地。

  有人说,机场比婚礼的殿堂见证了更多真诚的吻,医院的墙比教堂听到了更多的祈祷。如果你认真地爱着生活,你就知道,事实上,确如它所言。

  但无论祈祷有多么虔诚,泪水饱含的情感多么真挚,终究还是无法与命运抗衡。2008年,姥姥与世长辞,默默付出的一生落下帷幕。

  如果说青春是追梦的过程,那这就是我梦开始的地方。我很感谢那位护士阿姨,从一而终,无比周到细致的照顾和安慰,她的举动,在青春的起点成了我的引路光芒。

  2009年,我走过了人生路的第一个岔路口——高考。高考结束那天,海滨小城夏日的朗朗晴天,明净无瑕,回家的高速路,不短不长,恰好经过姥姥的墓地,路两旁郁郁葱葱的绿色向上生长,仿佛长在心里,皆能生出看不尽的希望。我记不清第几次和母亲说,我想姥姥了。回家后,估算了成绩,毫不犹豫地要选择护理专业。母亲自是知道我的想法,在她的角度也认为这个专业好就业、相对稳定。因此,报考专业这种头等大事儿,就这么没再犹豫也没再商量。

  漫漫时光,无以言说。治疗、抢救、拔罐、贴敷、耳穴压丸……除了留下日复一日匆忙的身影,还有来不及吃的午饭、整理不完的病程记录和那些熬过的夜班,无休止、不停歇,别人思维所能触及的和印象里播放的电影片段式的生活,都是我临床一线的日常。

  然而,虽整日奔波于病室之间,我仍倍感幸运,对中医护理的选择和临床实践的付出,不仅练就了我一身白服的干净利落,也得以窥见中医学的博大精深。呼吸科工作数年,八段锦、六字诀、肺康复的健康教育已不计其数,多数患者肺功能可得到显著改善,让我甚感欣慰。我在有限的护理生涯中,回报给患者的是无限的生机和希望。

  如今,如姥姥一般端坐位低流量吸氧但仍旧呼吸困难的场景仍是不可避免。因此,在很多个患者端坐呼吸、喘憋不适的夜班里,给予对症治疗后,我也会握住患者的手,不断地安慰对方不要紧张,告诉他(她)医生护士都在身旁,直到患者渐渐放松下来。每当此时,我都会想起那个曾经紧握姥姥双手,告诉她别害怕、不要紧张的护士阿姨,我心里真正的白衣天使。

  有一种慰藉,穿透心灵;有一种举动,直击人心。夜半更深,医院的病房是安静的,是孤独的,更是温暖的。

  时至今日,每个面临死亡的时刻,心中仍难免有莫名的悲壮。我们穿着白衣,看着他们默默无言的祈祷,听着他们歇斯底里的哭喊挣扎,所有的哀怨似乎都可以在这一刻被原谅。面对躺在床上已有定数的结局,相濡以沫的爱人,陪伴多年的兄弟姐妹,还想在膝下尽赡的子女,他们眼中的无助和心中的绝望,定是我们不能感同身受的。亦如彼此换个身份,面对不能改变的事实,我们依旧无能为力。

  所以,我们似乎可以多一点理解和包容,去读懂他们号啕放声的悲伤,还有轰然瘫坐的绝望。

  从“勤求博采、厚德济生”,到“健康所系、性命相托”,从提灯女神南丁格尔到希波克拉底誓言,不断更新的所有认知、所接收的一切知识和所经历的很多工作,更让护士这个职业充满了神圣和高洁。一顶燕尾,一袭白衣,仿佛能瞬间变成异能量的铠甲,在肩负救死扶伤的重任下,常怀触动人心之真情,执着于守护生命之光,守护健康。

  时光清浅,岁月留香。我,已成为被冠以天使之名的白衣战士;你,仍是我记忆中的温暖模样。(王璐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