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枇杷碎语

时间:2019-05-16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黄煌

  又到了枇杷上市的季节。院子里那株枇杷树结满了黄澄澄的果实,或两个,或五六个,聚在一起,沉甸甸,毛茸茸,很是诱人。不过这株枇杷品种不好,酸得让人咧嘴,因此每年都不去采摘,留给许多鸟啄食。

  枇杷的产地很广,我国南方大部分地区都有栽培,以江苏苏州东山的白沙枇杷、浙江杭州市余杭区的塘栖枇杷和福建的莆田枇杷最为有名。

  白沙枇杷肉厚汁多,肉色晶莹,肉质细嫩,最甜。塘栖枇杷色泽金黄,果大肉厚,汁多味甜,甜酸适口。莆田枇杷品种达100多种,其中“解放钟”果皮橙红易剥、毛茸多、锈斑少,气味香甜。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造一方物,大自然造就了千奇百态、千滋百味的植物。吃水果讲究产地品种,用中药更应该讲究道地质量。大黄是青海和四川的好,岳美中先生曾说过,如用华北大黄,吃了肚子疼。黄芪是内蒙古和山西的好,20世纪70年代我们用过本土种植的黄芪,用上一两也不如用三钱的内蒙古黄芪药力大。白术是浙江、江西、安徽的好,特别是浙江于潜天目山区的于术,气味清香,令人不饥不渴,是健脾益气的上品。附子是四川的好,特别是绵阳的江油附子,栽培历史有1300多年,炮制历史亦逾千年,是回阳救逆、补火助阳、逐风寒湿邪的好药。那些已故的老中医们,在处方上会注明“杭白芍”“云茯苓”“川雅连”“茅苍术”“台乌药”“新会皮”“潞党参”等,因为这是传统的经验,好的疗效离不开道地药材。

  不过,话是这么说,现实也令我们尴尬。处方开出去,不知此方流到哪里去配?药店到底能否给地道药材?我们无法把控。所以,我希望有自己的药房。就如当年柳宝诒先生有自己的实验药房“柳致和堂”一样,每次进药,药剂师能清楚地告知每种药材的产地、加工炮制情况、药材质量和建议用量。

  我也希望国家下力气管好中药材市场。各种中药材的品种、种植、采集、加工、炮制等环节甚多,能否有一套从田头到口头的中药材质量监控体系?政府能否出台有效的管理办法?我还希望有大的制药公司开发经方制剂,这样的好处是,我们能找到对中药材质量负责的主体,而且规范统一的经方制剂有利于开展中医的临床科研,总结的经验便于进一步验证和推广。

  枇杷是水果,吃与不吃,多吃少吃,也无所谓。中药材质量事关人们的身体健康,作为医生,不能不较真。同时,标准的中药材,也关系到中医学术发展的质量和速度,作为学者,也不能不为现状担忧。

  值此枇杷时节,碎语几句,以引众人发声。(黄煌 南京中医药大学)

(D)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