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待到重阳日 还来就菊花

时间:2019-10-0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刘琪瑞

  家乡旧俗,重阳节除了登高远眺、晒秋、郊游、敬老祈寿,大概就是赏菊品菊、喝菊花酒了。菊花味甘、苦,性寒,具有疏风明目、清热解毒等功效。民间有酿制菊花酒的习俗,由菊花与糯米、酒曲酿制而成,其味清凉甜美,有养肝、明目、健脑、延缓衰老等功效。

  人们爱菊还来自精神上的赏悦。东晋陶渊明归隐田园,其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透着超然。竹篱边,菊花丛,一壶酒,一面山,老陶就是菊花这孤风傲骨精灵的化身啊!盛唐的孟浩然隐居鹿门山时,到乡下老友家做客,酒酣兴浓,诗情泉涌,写了一首《过故人庄》,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最后还不忘重阳节再来喝菊花酒,“把酒话桑麻”。唐代后期的元稹用一首《菊花》诗,回答了文人骚客们喜爱菊花的缘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末秀才黄巢早年写了首《题菊花》,“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这首豪迈霸气的诗,一反菊花孤标傲世的高士、隐者形象,而赋予其改天换地、主宰万物的全新气概。到了黄巢再次落第后,又愤然赋诗吟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这首《不第后赋菊》的境界,比《题菊花》更雄伟、豪迈,菊花凛凛的英雄风貌与浩浩的高洁品格,不就是他自己的写照吗?

  唐代的杜牧简直像个顽童,他在重阳佳节登高时,竟高兴得忘乎所以,“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想着他满头银发插满黄菊花的模样,我不禁会心一笑。不由想起了北宋诗人欧阳修的“白发戴花君莫笑”,他也是个喜欢戴花的可爱老头儿。

  宋代的大才女李清照更是写菊的高手,“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自此,“人比黄花瘦”成了描绘闺怨、离愁、相思的经典之句。

  清初的蒲松龄也是爱菊之人,《聊斋志异》中有一篇以菊花精灵为主人公,说的是安贫守道的马子才好菊,结识了识菊、赏菊、治菊高手黄英、陶三郎姐弟俩,没想到这姐弟俩竟是菊花精灵幻化而来,一次在与邻人曾生拼酒后大醉,结果现了原形。后来,“醉陶”成了菊中极品。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毛主席这首《采桑子·重阳》也是咏重阳、赞菊花的经典之作。在重阳登高赏菊时节,重读此词,不由心潮澎湃,感慨万千。(刘琪瑞)

(A)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