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南柳巷”的中医情

时间:2020-07-30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刘鉴

  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南柳巷是我儿时的回忆,因为在13岁之前我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南柳巷10号(早年门牌号为南柳巷22号)是外公购置的院子。

  庭院处处有“中药”

  小时候,我们全家包括姨妈、舅舅都住在这里,整个前院都是我们家的,一楼一共有七间房,中间是花园,植有两棵香椿树。从我记事起,这两棵香椿树就非常高,据说是1957年大舅出生时,外公亲手栽种的。

  每年春天,全家吃香椿的嫩芽,到了秋天,外公总是收集香椿树种子,送给前来就诊的癌症患者,嘱咐患者泡茶或者和中药一起煮,具有一定的抗癌作用。此外,花园中还种植有一棵丁香树、一棵白石榴树、两颗小叶黄杨树。我总是喜欢吸吮丁香花的蜜。外公也总是收集白石榴的皮,当遇到腹泻不愈的患者,他便把晒干的石榴皮送给患者,作为外公自创“莲榴汤”的一味药。莲榴汤为治疗腹泻的特效方剂,至今我在临床中仍经常使用,疗效卓著。

  因为外公只购置了前院,所以后院和前院之间自砌围墙隔开,仍留下了一处空地。外公在这里栽种了两棵香椿树和两株非常大的金银花藤。金银花藤沿着两棵近三层楼高的香椿树顺势而上,其壮硕的根茎是我至今见过最大的。金银花藤全身是宝,其花为金银花,其藤为忍冬藤。小时候我每次跌倒摔伤,外公总是摘片金银花的叶子洗干净给我敷在伤口上,一会儿就不疼了。这可能是我最早对中医清热解毒药的认识了。

  外公治病救人往事

  二楼一共有两间房,东边的小房间是外公和外婆的卧室,西边的房间要大很多,是外公的书房。中间既是连接卧室和书房的走廊,也是家里的阳台,栽种了一颗无花果树和葡萄藤,还有外公从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带回来的“毛芋子”。“毛芋子”的学名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据外公说,“毛芋子”对人的所有腺体疾病都有很好的疗效,比如乳腺炎、前列腺炎等。

  外公的书房外有一块地方,他让人弄来一些料姜石。料姜石是止呕圣药,含有大量硒元素,具有很好的防癌抗癌作用。外公经常把料姜石送给来求医的患者,嘱患者回家反复煮沸以改善水质。外公也曾经让一个癌症高发的村子都用料姜石垫井以改善水质。后来随访三年,这个村子癌症发病大大减少,这可能就是最早的净化水质的理念了。

  家里每天几乎都是人来人往的,外公只要下班回家,都会有如织的患者前来就诊,外公也从没有拒绝过任何人,总是会耐心地给患者诊治。外公每天早晨五点半起床开始看书,除了上班和给上门求诊患者诊治,直到深夜十点仍在书房看书。

  外公是一名非常善于学习的人。他总是对我们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这句话也伴随我至今。我们家族中,两个舅舅及二姨妈都是医生,目前二姨夫、表哥、表弟也奋战在临床一线。外公说自己是一个“公家人”,他从未对自己的医术有所保留,笔耕不辍,著书近200万字,最后一部著作《中医癌瘤学》于1996年出版,当时外公已是77岁高龄。外公直到79岁才因为身体原因退休。

  外公是我终身学习的榜样

  外公是我终身学习的榜样,影响了我们一家三代人。我的父亲早年习武,随针灸大家郭命三先生学习针灸“烧山火”“透天凉”手法,后随麻瑞亭先生学习,在临床中灵活运用“下气汤”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疗效颇佳。我对麻老爷的记忆,就是到麻老爷家中拜年,麻老爷给我压岁钱的场景,且家里的中医学书籍存书近千册。

  父亲也总对我说:“如果你不当医生,那就对不起我给你攒的这些书。”还记得高考那年,当我收到陕西中医学院(现陕西中医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外公兴奋地从南柳巷一口气走到了文艺路来为我祝贺。当时外公已经81岁高龄,那一幕仿佛就在昨天。这种精神力量,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这就是传承的力量。

  2008年,我在西安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从事西医儿科工作近7年后,辞去公职,应聘西安市中医医院儿科医师,开始了我的中医儿科之路。我相信外公及父亲为我选择的这条路,南柳巷的宅院如今已经拆除了,但我们的中医精神却永不磨灭。不忘初心,薪火相传,这是我所选择的路,一条中医传承之路。(刘鉴 陕西省西安市中医医院)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