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甘孜州,我们来了

时间:2020-10-23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胡洁

胡洁在甘孜州做义诊。

  2020年9月6日,中国中医科学院国家中医医疗队在四川省甘孜州开始了巡回医疗和义诊活动。我参加了此次光荣的活动。

  巡诊第一站是泸定县。85年前,中国红军在长征途中在这里吹响了飞夺泸定桥的号角。泸定县内各处抬头见山,这里有“三多”——坡多,弯多,大车多。因为当地山地、坡地多,百姓日常劳作身体负荷重,因此劳损性疾病比较普遍,医疗需求大。这正是针灸疗法可以大展拳脚的地方。

  我的义诊工作主要在泸定县民族医院针灸科开展,穿插在广场和乡镇卫生院进行。诊治过程中患者口音重是个难题,幸而民族医院贴心地安排跟诊同事帮忙翻译,诊治的过程才顺利进行。中医在泸定县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接诊的患者都积极配合治疗。

  在临床工作中,我结合当地劳损性疾病多发的特点,积极将自己常用的经筋辨病理念和筋针疗法与当地同事交流,同时也把特定部位和穴位的操作手法拿出来分享,比如合谷合刺、天突深刺等。在与当地同事的默契配合中,我也初步了解了藏医学放血疗法,受益良多。

  在泸定县连续工作14日,我身体上虽然有疲累,但是心里却是充实的。我很喜欢这片“红城绿谷”,很乐意为当地的百姓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第二站,我们来到丹巴县。丹巴工作第一天是在聂呷乡卫生院开始的。从北京出发前,有人讲海拔2600米以上就会有高原反应。去卫生院的路上有一个缓坡,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我想大声叫队友一起走的时候发现嗓子喊不出,头顶有压迫感。队友在听到我疑惑的叙述时告诉我,这就是高原反应。

  当看到卫生院门前空场上聚满的候诊群众时,我立刻调整状态,投入义诊的战斗当中。这里山地比泸定更陡峭,山上生活的群众出门就爬山,所以劳损性疾病依然高发,又是针灸疗法可以一展拳脚的地方了。我和当地工作人员紧密配合,协调治疗场地,指导患者摆体位以配合针灸治疗。

  当地群众对国家中医医疗队十分信赖,对于没有尝试过的针灸疗法愿意积极尝试。幸而我通过筋针疗法治疗没有辜负他们的信赖,很多患者治疗后即时就体会到很好的疗效,这让我十分开心,完全忘记了高原反应带来的压力。在之后的丹巴县中藏医医院义诊,这种信赖依旧让我感动,患者专门下山来找我再做针灸治疗。

  第三站,也是我们此行最后一站——康定市。这里海拔进一步升高,我们虽然逐渐适应了越来越高的地势,但是气候变化还是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这里气温比之前两站陡降10℃,昼夜温差大,风力强劲,间断阵雨,晚间阴冷的天气让我们赶紧把冲锋衣、抓绒衣和秋裤穿起来。不过,气候多变浇不灭我们巡诊的热情,当地群众对我们的关注和期待也给了我们更多动力。

  我们到达甘孜州巡诊的消息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得到广泛的关注,各地的融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这为我们巡诊做了很好的宣传。有些患者会专门从很远的乡镇县赶到我们巡诊的地点寻求医疗服务,比如我就遇到石渠县赶来的一对老夫妇。婆婆体位性眩晕,爷爷慢性肾病,两人相互扶持着来找我们医疗队治疗。我通过筋针治疗使婆婆的眩晕有所好转,婆婆很高兴。她离开诊室时用藏语说了一句话,诊室的藏族同事特意来跟我说婆婆在祝福我,我心里十分安慰满足。

  也有中医同行为了交流切磋技艺来和我们见面。从理塘县赶来的当地医生,迫切要求我在他身上进行针刺示范,详细地追问治疗思路和原理。他还特意在来之前做了功课,了解我们专家的背景和专长。从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他对这个职业的热忱和治病救人的信念。

  来到甘孜州巡诊,是我一生的荣幸,也是我永不能忘怀的经历。它考验了我的意志和信念,磨炼了我的体能和技术。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已经变成家人,一起共事的各地同行也成了亲近的朋友。甘孜州之行,感谢你给了我不断向前的力量。(胡洁 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