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天真”的国医大师

——首届国医大师、国家级非遗“张一帖”传承人李济仁的传奇人生

时间:2021-01-18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姚盛元

青年李济仁。

国医大师李济仁近照。

李济仁、张舜华夫妇与五个子女合照。

  李济仁是我国首届国医大师,也是国家级非遗“张一帖”第14代传承人,新安医学的创新者与开拓者。李老生于1931年1月,如今已90岁高龄。

  未睹李老真容前,我在心中偷偷地将他默认为一个略带高傲的学者形象。而当我真有幸得见时,我竟呆滞了一下,面前这个满脸孩稚笑容的老人居然就是李老。此时我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词就是“天真”,缓过神后,我蓦然记起,往日所见过的李老照片,没有一张是不带着这般笑容的。

  元善立志 步入医门

  李老年幼时,李家家境虽贫寒,祠堂却挂有“道德五千言门第,皇王三百载世家”对联,与春秋老子、李唐皇室颇有渊源。这便奠定了李家的家风与教育,故次子得名“元善”,寓意“善之始”“善之长”。李家虽然贫寒,但父母还是将元善送入一位晚清秀才的私塾。元善也很争气,聪敏无比,很得老秀才器重,这让元善打下了扎实的儒学根基,也从儒学中树立了立身处世的原则。元善后来改名“济仁”,走上大医精诚之道,正是贯彻了儒学的“仁者爱人”之道。后新式教育逐渐普及,元善转入新式学堂,依旧名列前茅,深得老师喜爱。李老善于求道,一生中恩师众多,皆有保持联系,并寄钱寄物以表达关心与问候,这种尊师重道的可贵品质,是李老能够成功的重要原因。

  1943年,抗日战争的硝烟并没有烧到皖南,但一场疟疾让12岁的元善不得不休学在家,父母觉得元善也学得差不多了,干脆休学跟着父亲做篾匠算了。但少年元善毕竟胸怀儒家“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抱负,怎甘心如此?

  凤逸村山清水秀,到了夜晚更是有繁星点缀,促织高鸣。元善面对着这乡野景色,在忍受疟疾的寒热往来时突然天真地冒出一个想法,小山村医药不便,自己若是学医,不就可以济这一方之世了吗?一闪而过的天真念头,却被元善紧紧抓住,从此坚定地立下了一生的志向。经过种种周折,四处打听,元善最终得以拜入当地名医汪润身先生门下。

  仅仅三年,元善便展露出了在医学上的天赋,出师之后,很快便大展身手,为不少患者解除痛苦。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噩耗传来,家中兄长因病去世。“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这次打击使元善感到无力与自责,但“仁善”的天真本性却将一切负面情绪化为继续前进的力量。元善便坚守住“以仁济世”的初心,立下了更高的医术追求。

  夜深人静,元善向最后一个患者交代完医嘱,看见不远处有灯火摇曳,那是正在“赶定潭”求“张一帖”救命的苦急患者们。所谓“赶定潭”,是指天南地北的患者不远万里来定潭找“张一帖”,完全可以说是“救命”的同义词。而定潭“张一帖”历史悠久、渊源深厚,为北宋名医张扩后裔,明代嘉靖年间得“张一帖”之名,代代相传。如此大医世家,令元善心生向往。

  张根桂德医双馨,凡是患者叩门,但无拒绝之理。张家沿河而居,半夜三更常有患者隔河高呼,声音急切,张根桂二话不说便起身穿衣,在月光下亲自操舟过河,解患者之苦。这种世代相传的仁心,正是“张一帖”成为金字招牌的原因。

  医林伉俪 相濡以沫

  张根桂之女张舜华,生于1935年1月,在年幼时便分担了诸多家务,同时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先是跟着父亲抄方,帮忙采集病情,但凭借着极高的医学天赋,耳濡目染之下,十岁的舜华竟摸到了医学的门窍,一次偶然的契机,舜华正式向父亲提出学医的请求。这件事情父亲也做不了主,“传男不传女”的祖宗之法摆在前面,舜华遭到拒绝,但舜华学医愿望坚定如一,再加上家中没有男孩的现实因素,一场僵持数年的拉锯战终于锯断陈旧的家规,前提是舜华“绝不外嫁”。如此算来,舜华学医还要早于元善。

  一日,张根桂携女出诊,在一棵大樟树下与李元善偶遇。“根桂仙”的名号如雷震耳,元善心中既惊喜又惶恐,而巧的是张根桂居然也听说过初出茅庐的元善,元善礼貌地向根桂先生问好,根桂先生微微颔首,一旁舜华则是多看了几眼一身白衣的李元善。

  这一面之缘算是给了李元善勇气,终于在一段时间之后拜访张家,想要拜师学艺。面试时张根桂问了几个问题,元善对答如流,还能引经据典,背诵原文,先生很是满意,便收元善为徒。但张根桂又一想,这小伙子相貌堂堂,年龄合适,聪明机智,性情沉稳,礼节到位,更重要的是有一颗济世救人的仁心,而自己的女儿总是要解决婚姻大事的,于是萌生了纳婿的心思。之后经历重重考验,最终一拍即合,圆满双赢,张家得佳婿良徒,元善得佳偶良师,舜华也有了个伴。有女同车,其名舜华,医林伉俪的传奇故事便从这里开始。

  张根桂实在是太喜欢这个高徒了,将元善视同己出,倒是怠慢了舜华,舜华便下苦功夫要在医术上压住元善,而元善也被激起斗志,二人互相促进,过了三年,李元善学有所成,更是继承了“张一帖”的家传绝学,摩拳擦掌要大展宏图。

  1949年,混乱的社会归于安宁,同时充满机遇。这一年李元善出师,改名“济仁”,外出闯荡步入悬壶济世之路。“善”是个人品性,“仁”是奉献他人,仁善本为一体,从12岁立志学医开始,李济仁不仅仅是不忘初心,更是遵从本心、天真使然。

  初涉江湖的李济仁先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开了个小药店,但老乡们并不买账,毫无起色,他用这一年时间考取了医师联合会的资格证。来年,李济仁辗转来到了另一个集镇,恰巧走进了没有坐堂医生的“长春堂”药店。长春堂老板瞥见李济仁胸前的“医师联合会”徽章,便有招揽之意,伸手让济仁把脉试之。把脉对于李济仁来说是小菜一碟,立马诊出了老板多年的隐疾,老板惊喜之余当机立断,招李济仁为药店医生,甚至后来将“长春堂”改名为“李济仁诊所”。

  此时李济仁还不到20岁,但其疗效所展现出的快准狠,哪怕自称有几十年的行医经验也没有人会怀疑。一时间声名鹊起,诊所门庭若市,事业蒸蒸日上,后成立了“联合诊所”,享誉整个皖南地区。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高度重视中医药事业,召集了一批名中医共同探索新中国中医发展之路,邀请函也送到了李济仁手中。而李济仁也意识到,为医所能济之世是有限的,但为师则有可能普济天下。

  丈夫闯出了一片天下,妻子则守着另一方天下。李济仁离开歙县外出历练后,“张一帖”的医业大任也逐渐交到了张舜华手中。于是,尽得父亲真传的“女张一帖”出道了,其医术毫不逊色于列祖列宗。有张舜华稳住了家庭,稳住了根,李济仁才能毫无顾忌地在外面放手一搏。

  培育桃李 济世以仁

  1959年,李济仁正式调到安徽中医学院(现安徽中医药大学),开启教学生涯。这对李济仁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困难重重,从零开始摸索新式中医教育,又要面临临床家到教育家的身份转变,更要克服自己浓重的乡音。好在李济仁自幼聪慧,中医功底深厚,又勤学好问,很快便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教学方法,成为学院骨干教师。

  李济仁主要教授《黄帝内经》,读过的人都知道,《内经》深奥难懂,但偏偏李济仁就能将其说得生动有趣,引人入胜。最令学生们印象深刻的是,李济仁上课从来不带书本,这是因为他早就将整本《黄帝内经》烂熟于胸、倒背如流了。李济仁的教学成就很快被《光明日报》注意到并刊文赞扬,被称为全国青年教师模范人物,此后更是获得多个荣誉称号,出版了几十部专著。这一切的原初驱动力,都是“善”与“仁”的天性。

  在钻研学术教学的同时,李济仁从未耽搁治病救人的本业,凡是来找他的患者,他不管多忙也从不推辞,若是遇到经济上有困难的患者,更是免费诊疗,受益患者无数。1965年底,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严凤英严重失眠,遍访各路医家,皆束手无策,走投无路之际遇到了李济仁。李济仁细细斟酌,不拘一格,直切要害,诸法并用。第一周便能让严凤英安稳睡上四个多小时,再一周后基本解决了严凤英的失眠,使其每夜酣睡甚香。这个病例获得了医学界的关注,也使得李济仁名声大噪。

  有一位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的患者,处于深深的绝望之中,每日升起的太阳对于这位患者而言只意味着病情的日渐加重。患者任何治疗方法都试过了,却连路都走不了,但在遇见李济仁后重拾希望,最后甚至当上了体育老师。还有一位3岁的幼女高烧不退,全身丘疹,被诊断为幼年型风湿关节炎,为其诊治过的专家都认为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要与疾病和药物相伴一生了。然而李济仁仅仅用了10天的汤药,便让这位小患者的关节肿痛和红色斑疹尽数消退,一年后去西医院检查已经一切正常了。这种例子数不胜数。

  “文革”期间,李济仁受到非议与冲击,他看似随和,却有着自己的坚持,随和只是处世方式,而并不是处事方式,李济仁心中只有“仁善”的初心,并不想掺和进斗争之中。“张一帖”老宅却难以幸免,丢失了许多珍贵的医籍器物,实在令人惋惜,但李济仁、张舜华夫妇都对此看得很淡,随遇而安,顺势而为。怀抱着这种心态,二老安然度过了“文革”时期。1972年左右,李济仁调回了皖南地区,任皖南医学院中医教研室主任、弋矶山医院中医科主任。

  人虽然安定下来了,学术却是蒸蒸日上。20世纪80年代,李济仁被评为教授、主任医师,并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李济仁在学术上亦是如此,就像他的名字从“善”到“仁”一样。李济仁自身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但想要进一步“济世”,就得播撒下桃李的种子。北京中医药大学钱超尘教授曾赞李济仁为“成就显赫的育才大师”,正是因为李老教导了包括子女在内的一大批优秀人才,为中医药事业作出了卓绝贡献。

  国医堪奇 子女成材

  国医大师李济仁固然国士无双,五个子女更是人中龙凤,故有对联云:“博士不难,难则兄弟三博导;国医堪奇,更奇夫妻双国医。”

  长子张其成幼承庭训,习儒研医,为我国著名国学专家、中医文化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创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全国政协委员。张其成教授精研易学,开创中医哲学学科,出版学术专著40余部,被多所一流大学聘为客座教授、荣誉教授,可谓是著作等身。

  次女李艳在医学方面悟性极高,传承和创新新安医学,被评为安徽省名中医,为皖南医学院中医教研室主任,中医科主任,全国重点学科带头人,博士生导师。

  三子李梃,为歙县定潭世医“张一帖”诊所所长,新安国医博物馆馆长,为“张一帖”代表性传承人。他不仅传承了医术,更是传承了“张一帖”的文化,传承了新安医学的文化。

  四子李标是中国科学院物理学半导体专业博士,德国慕尼黑科技大学洪堡学者,香港科技大学访问学者,美国公司项目主管、首席工程师及高级科学家。在微纳米系统、红外技术、可再生能源等方面首创多项先进技术,享誉海内外。

  幼子李梢获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学位,继承家学,现为清华大学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为中医药网络药理学的开拓者,在网络药理学、中医药人工智能与肿瘤防治等方面取得系列成果。

  高徒仝小林,中国科学院院士,博士生导师,在多个顶尖医院、高校担任主任以及教授职务。在新冠肺炎疫情中,仝小林亲自带领团队前往武汉,在抗疫中展现了中医药的神奇力量,为抗疫作出了巨大贡献。2020年9月8日,仝小林被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称号。

  国医大师李济仁的传人都很优秀,成就实在难以写全,但论其根源都是李老的谆谆教诲。一名学者,仅仅是自己学富五车还不够,只有连后人及弟子都才高八斗,才是真正当之无愧的一代宗师。

  多年来,李济仁的事迹被国内外媒体报道,受到广泛传播,但他从不在乎这些虚名,只在乎有没有解决患者的痛苦,有没有贯彻“仁善”。2009年,李济仁当选我国首届国医大师,实至名归。如今李老身子骨依然硬朗,甚至每年都会像孩子一样闹着要环游世界,见李老如此,每一个人都被那种天真孩稚的笑容感染了。

  文至末处,我又想起李老天真的笑容,那笑容温柔和乐,洋溢着对美好人间的希冀。庄子云:“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天真就是本真的天性,而李老的天真就是“仁”与“善”,李老一生与人为善、仁济天下,不计功名利禄、只为治病救人,将之贯彻一生。李老的天真人生难以复制,但却十分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姚盛元)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