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医文化 > 民谣·诗词·故事

小时候,那位会剃头的村医

时间:2021-04-0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8版 作者:韦钦国

  20世纪70年代,笔者在乡下读小学时,村里有位村医。村医祖上行医,传到他这一辈已是第四代,按说子承父业好好行医为百姓治病就行了,但他却在行医时学会了剃头的手艺。

  那个年代村民多不富裕,舍不得花钱,尤其是孩子很少专门到集市上理发,多半是家长用剪子给剪剪。有的人不爱理发,所以头发很长,再加上不经常洗头,生虱子的不少。有一次村医给一个孩子打针时,一只虱子掉到了他手上,他扒开孩子乱糟糟的头发一看,里面有不少虱子和虮子。

  打完针,村医委婉地对孩子的父母说:“大哥啊,这孩子该剃头了,剃了头病好得快。”孩子父母为难地说:“哪有闲钱剃头,那啥,过会我用剪子给他剪了吧。”孩子已经上小学了,已懂得爱美之心,一听大人要用剪子给剃头,赶紧说“不剃,就不剃。”——他班里有的同学头发就是父母用剪子给剪的,参差不齐,长短不一,“像狗啃似的”,受到同学嘲笑,他自然不乐意自己也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村医一听就明白了,心生一计说:“明天到我药铺去吧,我用推子给你推推。”孩子愣了一下,狐疑地问:“你还会剃头?”村医咋呼了一声:“咋不会?那谁谁的头不都是我剃的嘛!”村医当然不会剃头,这是诈唬孩子的,离开孩子家后骑自行车直接去城里买了一把推子,那孩子来了以后看他还真有推子,就相信了。

  看剃头匠咔嚓咔嚓地推着不费事,但毕竟没有实际经历,村医握推子的几根手指怎么也不协调,不是夹头发了就是推着耳朵了,那孩子开始还能忍着,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吼道:“你到底会不会理发?”看着孩子青色头皮上的几道血痕,村医也心虚了,“那啥,这不是在学吗,下回再来肯定比这强。”好不容易连哄带吓地给孩子剃了头,他自己也出了一身汗,可看上去还是比用剪子剪的好看一些。从此,村医会剃头的消息就传开了,出门行医的时候他也带着推子,时间一长手艺自然就高了,成年人也开始找他剃头。

  因为增加了剃头业务,自然就多忙活了不少,有时候晚上收了工也有村民到家里找他剃头,媳妇就唠叨:“你说你穷忙活个啥,不给钱,又不给你记工分。”刚开始他不以为意,后来被媳妇唠叨烦了,就冲媳妇吼:“老人孩子剃了头,干净些,也少生病,再说了,沾亲带故的,咋能要人钱!”从此,媳妇再也不唠叨了。如今,4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村医已荣升太爷爷辈,但村医一直是村医,仍然一边给村民治病一边免费给村民剃头,只是现在找他的都是些老人,年轻人“看不上”他的手艺了。

  前段时间接到老家兄弟的电话,说村医在睡梦中无疾而逝,享年84岁,十里八村的村民自发前来吊唁,送花圈、送祭品、送挽幛。有村民算了一笔账,按照上世纪70年代每次理发五分钱、80年代一毛钱、现在十块钱算的话,这些年来村医为村民理发省下的钱足够买辆小轿车了。老人们都感叹,生前没生病,死时没遭罪,好人有好报啊!

  村医大名赵博福,一个受人尊敬的名字。 (韦钦国)

(LQ)

凡注明 “中国中医药报、中国中医药网”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中国中医药网”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